爭功諉過的主管好可憐

強者,強在將人舉起,而非把人壓下。
–– 邁克爾.沃森 (英國拳擊手)

大頭嬸有一個好朋友,外表秀麗親和,內心平穩堅毅,對於挫折總能冷靜面對、妥善處理。那日一起吃飯,她跟大頭嬸分享過去七個月,在辦公室裡發生的困境和處理方式。

主管歇斯底里欺負礙眼的她

好友在一家知名上市櫃公司上班,負責產品企劃行銷,工作表現一向有口皆碑,深受內部高層欣賞,幾度欲提拔她當部門主管,她都以孩子還小需要接送而婉拒。她的想法是,升遷很重要,孩子更重要,她要多花一些時間陪伴孩子,等到孩子上高中以後,她才會考慮升遷。

半年前,公司找不到除她以外的合適人選擔任部門主管,於是空降了一個學經歷俱佳的人。大頭嬸的好友滿心歡喜的期待著,希望往後能多學一些專業知識。

主管剛來,一一將部門成員叫到辦公室內閉門談話。換到大頭嬸好友,門才帶上,主管話就出口:「聽說妳是這裡的地下部門主管?」

好友心驚,這是什麼標籤?

「老闆,我不清楚您的資訊來源,但事實是:一·部門主管只有一個,就是您;二·我不會搞小圈圈,以後您有任何疑問,直接找我,我一定會做好我該做的事。」好友不卑不亢的說。

「好,希望是誤傳了,不過,有人想興風作浪我也不會放過。」部門主管板著臉說。

好友為了能準時下班,上班時間盡量埋首於公事,很少跟其他同事一樣走動聊是非。她著實不明白部門主管怎麼會那麼在意她?

為了讓主管安心,她小心翼翼辦事,提醒自己任何細節皆不可逾矩。可惜的是,部門主管已經有偏見,幾乎日日拿她開刀,連同事們都感受到部門主管對她的嫌惡,紛紛問她:「妳到底什麼事得罪老闆?」什麼事?好友苦笑搖頭,心裏倒是明瞭,三個字:「莫須有」。

有一次一項非常重要的產品即將上市,副總級以上相關高層都出席那次廣告企劃案說明會。好友為了那次簡報,被部門主管折磨了二個月,來來回回一改再改,最終版竟然是好友的最初版。最初版被部門主管罵得狗血淋頭:「妳做這什麼屁啊!新人想的都比妳有內容 。妳這是便宜行事,隨便一份爛簡報就想敷衍,不要解釋,我沒空聽 ,重做。」

當時她只說到第五頁,部門主管即拂袖而去,留下簡報紙本被摔在桌上的聲音。好友邊收工具邊想,內容有錯嗎?如何更好?

「謝謝總經理,這個企劃提案內容,是我個人花了二個月親力親為,今天能讓總經理認同,我倍感榮幸。」部門主管在高層會議中做了這樣的總結,讓坐在備詢席上的好友略感訝異,那份提案每個字都是她的產出……。

「你沒有部門成員嗎?自己這麼辛苦啊?」總經理笑笑,起身帶著秘書先行離開。

不卑不亢陳述事實完勝歇斯底里

事後,部門主管隻字不提提案報告的事,照舊雞蛋裡挑骨頭,時不時為難她。

忍到第七個月,好友退到底線已無可退,在一次部門主管又把錯推給她後,她終於抬頭挺胸直視對方,緩緩的說:「老闆,您先冷靜 ,您這樣毫無邏輯道理的罵我,事情根本無法解決。」大頭嬸聽到這兒瞬間瞠目結舌,好樣的,果然是大頭嬸敬佩的好友。

部門主管嚇了一跳,果真閉上嘴巴,瞪著面前那個不知死活的部屬。

「在我的價值觀裡,無論職位高低,只要是人,就該互相尊重。我承認自己的能力不如您所願,我也努力在加強,您指示的任何一件事情我都認真看待並全力以赴。您是我的主管,您本來就有權利命令我或修正我的錯誤,但是,我不覺得您有權利可以那樣無止盡的謾罵我。於私,我們或許無法當朋友;於公,則不管您喜不喜歡我這個人,我們都必須合作而且要共好,而且,既然是合作,彼此都該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好友以一貫沉穩的神情陳述事實。

「我又沒有對妳怎樣?妳要告我啊?」部門主管無厘頭的丟出一句話。

「老闆,我自始至終沒有想過要告狀。不過,您剛剛提醒了我,往後您若再無理辱罵,我倒是會考慮提告。謝謝您。」好友轉身離開,立刻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專心工作。

「主管因為面臨威脅而不喜歡妳,妳的心情完全不會受到影響嗎?」大頭嬸心疼好友的問。

好友說:「會呀,會有一點難過,覺得賺錢好難,要有成就感更難。只是一點啦,因為我會調適,換位思考之後,我反而同情我老闆,每天生氣,每天都不快樂。妳不是說人活著就是要快樂嗎?我幹嘛跟快樂過不去?」

聽好友說,最近那個部門主管可能怕被告,態度收斂不少。大頭嬸覺得那樣的人果然可憐,怕被比下去,不快樂;不敢負責,不快樂;生氣,不快樂;怕被告悶著,應該也不快樂吧?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