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文章,是心痛

不就是半年前,你掩不住驕傲的神情跟我說:「季啊,我女兒真神經,規劃三天韓國自由行,還坐紅眼班機,她們簡直忘記她們的老爸已經五十歲了,還這麼折騰我……不過,管它的,衝了……呵呵呵。」

我嗆你:「老什麼老呀!女兒們真孝順,願意帶著父母一起出國,好好享受啦。對了,為什麼才三天?多請幾天假啊?」

「哎喲,沒有人力,要業績,我不好意思啦,不用不用。」你邊說邊離開我的辦公室。

出國當天,近8點,你還拿案子給我簽。

「神經啊,你不是11點的飛機?你不用準備嗎?你怎麼還在辦公室?」我不可置信的問你。

你說:「事情還沒做完……。」

「交代啊,跟我說啊。吼,拜託,你快走,你們家人應該很著急了。」我實在搞不懂,公與私你各放的比例是多少?

從韓國回來,短短三天,你卻興味盎然跟我說:「她們姐妹就是要累死她們老爸……不過,還真是好玩。」

我一直都知道,你非常疼愛家裡的三個女人。

「她們一撒嬌,我就心軟。呵呵呵…。」你露出一貫憨憨的笑容,笑容裡溢出甜蜜的味道。

可是我不懂,有你疼愛的女人在家,為什麼你總是不到8點就上班,不到9點不下班?

「季啊,我們才幾個人手,做不完哪。要手收、要放款、要處理貸後,真的做不完。」你搖搖頭說。

看著你越來越駝的背,我自責找人的效率。

有一天,你倚著門框,說:「季啊,晚上都睡不好,身體一直覺得怪怪的。」

「快去看醫生啊!」我自始至終都覺得身體是所有事情當中最重要的,工作有人可以接手做,業績有人可以繼續衝,自己的身體壞掉了,卻無人可以代替承受。

「你要為你們家那三個女人好好保重。」

誰會在乎你?誰不能沒有你?只有你的家人!

「還好啦,也沒那麼急。」你看我快要開罵,表情瞬間轉為嘻皮笑臉。

「請假去,現在。」我已經聽你抱怨不舒服有幾個禮拜了吧,怎麼那麼皮,就是不去。

「好啦,好啦,我事情處理完再說。對了,我下午要去簽那個五百萬的投資型保單。」你開心的說。

「哇,真有你的!可是,身體先顧好,拜託。」我眼見你越來越虛弱的身子,內心其實很生氣,為什麼你不去看醫生?!

「去看醫生了嗎?」

你記得我問了你幾次?你記得你拖了多久?

後來,我自私的丟下你們,不再與你們一起奮鬥,我幾乎忘記過去種種,包括你的身體健康。

然後,他們跟我說你住院了。

「什麼原因?你看你,一直拖。」我去看你,問你也罵你。

免疫力的問題?身體自我攻擊?那是什麼鬼?是壓力太大嗎?

我連珠砲似的問你,你虛弱的搖著頭:「不知道。」

你瘦了好大一圈,明明沒力氣,你還是撐起笑容。

然後,我依然每天收到你的早安圖,開朗的、喜悅的早安,原本是我最覺得無意義的事,卻成為這段時間的希望,我開始用心的跟你問安。

「想再去看你。」我說。

「不要來,醫生怕我被感染。」你回我。

我不能去。

直到他們告訴我什麼生前告別。

我突然哽咽,一上計程車就哭。

你不是我什麼人,只是同事。

「季啊,相處就是有緣。」你曾經這麼說過。

你以前常常坐在我的桌前,跟我說故事。什麼故事,我聽了就忘,但你說故事的表情和笑容我就是忘不了。

是你的善良?是你的溫暖?是你的誠懇?還是你的全力以赴?讓我把你放在心上?

沒有,我也沒真的放在心上。

你幾天前就沒傳早安圖了,我沒有注意。

是不是?我總是跟你說誰會長期在乎你啊?

只有家人,家人才會時時記掛著你。

而你,卻時時記掛著工作。
你這當人家老公和老爸的,怎麼可以不負責任的只為公司賣命,賣到連家人你都要撒手?

老實說,在你面前,看著無法張開眼睛的你,我不曉得要說什麼,好像演戲忘記台詞一般難堪,只會淚流。
我多麼希望你能睜開眼睛再叫我一聲說:季啊……
記住好多人愛你!

如果時候未到,你快點戰勝病魔,說故事給我聽。

如果,真的到了,你要開心的去另一個國度等我們。

季啊始終相信,最終,我們都會再相見。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