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馬小姐惹的禍(2/2)

馬小姐,大約160公分高,無胸骨感,上班時總是一件白襯衫配上及膝窄裙和低跟鞋。她不喜歡穿制服,覺得身著一模一樣衣服的一群人像機器人,她的獨特性和專業度會被埋沒在制式印象裡,於是,當總行沒有特別要求時,她就是如上裝扮。馬小姐的臉龐素淨白皙,習慣擦微微粉橘唇色,她絕非美女等級,但清秀典雅也算佳人。對了,她的眼睛是魅力所在,雙眼皮上濃密的睫毛是她媽媽得意的傑作,加上彎彎曲線,單是微微一笑就能聚集眾人目光。

很快地他對她有了興趣。

他想知道她笑眼底下的真實世界。

他想知道她如何可以擁有盈盈笑意而不似面具。

他自己的笑容是用耐心堆砌而成,他的耐心建立於晉升上流社會目標之上,即使午夜夢迴內心空虛寂寞,日旭東昇時他依然充滿戰力,帶起笑容面具朝著目標前進。

他不承認自己羨慕一個小小理專,更不承認自己不快樂。可是,他不得不承認,隨著見面次數增加,他對馬小姐的好感度也日益增加。

「喜歡看電影嗎?」有一天他在銀行完成交易後,莫名其妙地對著面前的馬小姐蹦出那句話。

那句話是他們在一起的啟動鑰匙,禁鎖一旦打開,顧忌都變成隱形,激情像颱風下的海浪,一波波猛烈澎湃,不斷翻攪彼此心靈深處。他第一次覺得戀愛了,往昔學生戀情怎能與此相較?那些單純得似白開水,無味。和馬小姐在一起完全不一樣,如飲氣泡水般刺激有勁,讓人回味無窮。

他常往銀行跑,單單看一眼馬小姐彎彎笑眼,他就覺得那一天陽光明媚,心情好到想吹口哨。愛情真是個好東西,身心因此獲得能量,滿滿的能量讓人覺得活著好有意思。

當然,他沒有放棄當上流人士的目標,愛情享受是一回事,現實目標又是另一回事,只要保密妥當,兩者皆得就是人生最高境界,而他,自信有能力到達最高境界。

誰會想得到馬小姐竟然給他惹禍了!

「哥,我懷抱著你對我的承諾入夢,你說你會跟繆伶離婚跟我共組有愛的家庭,我好開心哦,我會乖乖等你,我好愛你。」馬小姐把他哄她的話不但記在心裡,更寫在訊息中傳給他太太。

「這是什麼?」他太太將訊息攤給他看。

她臉色鐵青,呼吸急迫,雙手發抖。

他臉色漲紅,差點兒呼吸暫停,全身發抖。

怎麼解釋?如何圓謊?

快想!

目標還未達成,他不能被打回原形,他不要那樣不窮不富,不上不下的活著。

「什麼鬼嘛!前不久她跟我告白,我嚴厲拒絕她,我說我深愛著妳,不可能接受其他女人。沒想到她那麼無恥,用這種手段報復。」他氣急敗壞大聲嚷嚷。

抵死不認,演戲要演到骨子裡,假的堅持到底就是真的。他火冒三丈,那個女人搞甚麼鬼!給個海市蜃樓還真以為是高樓築成。愛情是遊戲,怎能拿遊戲認真?他的大好前程絕對不能讓遊戲給毀了。

他太太臉色忽然緩和,吁了一口氣,笑著反過來安慰他:「你先不要生氣啦,來,坐下來,我們想想怎麼辦。」

他太太說:「明天你去把我們倆個人的錢都先匯到別家銀行我的帳戶,然後把戶頭給關閉,以後你不要再去那家銀行了,免得她對你有非份之想。」

他捏捏他太太的臉頰,說:「好,遵命。我最愛我的老婆大人了。」

他沒有用心看他太太眼睛裡的淚光,鬆了一口氣後隨即起身去梳洗身子,準備吃晚餐。

隔天九點正他立即去銀行找馬小姐。

馬小姐出來了,在銀行大廳笑盈盈的說:「您好,今天要辦理什麼交易?」

「我要關掉我和我太太在這兒的帳戶。」他嚴肅的回答。

馬小姐仍舊笑容滿面的說:「不好意思,是我服務不周到,讓您們想要關閉帳戶,希望以後有機會為您們繼續服務。來,我帶您到服務台辦理。」

奇怪,馬小姐沒有問為什麼?也沒有任何難過的表情,連他辦妥關戶後,她依舊以工作模式送他離開。即使昨晚用訊息指責她那個訊息,她也只說是傳錯人了,怎麼辦?對於他熱罵冷嘲,馬小姐都沒有回應。

算了,只要他太太不再懷疑,分手一個馬小姐有甚麼關係,下次有的是機會。

步出銀行,他感覺甩尾成功,回家路上甚是心安,忍不住嘴角上揚,這愛情啊,體驗即可,還是回到現實世界當有錢人比較實在。他腳踩油門加速前行,太太下午有個雜誌專訪,得陪她去。

停好車,他拿出卡片耍電梯,奇怪,卡片壞了嗎?沒有作用。他走到一樓管理室,問管理員:「我的卡片壞了 你幫我換新的。」

沒想到警衛說:「我們被交代不可以幫您更新卡片。」

他氣急敗壞,在大廳大吼大叫:「我自己的家我為什麼不能進去?」

不久電梯門打開,他的丈人拉著一只行李箱走出來,惡狠狠的跟他說:「滾!」

戲劇化的人生,他以為只有他自導自演,沒想到馬小姐也是演員。原來,當她無意間看到他跟朋友的對話,明白自己愛錯人且永遠無法扶正後,她用訊息報復。正宮看到馬小姐一則又一則的訊息向她交代他們交往始末時,她憤怒極了,更心痛極了,但為了他帳戶上的三千多萬,她強迫自己暫時忍住怒氣,等他把錢匯回她的戶頭,才立即讓他淨身出戶。

倆個女人的心傷,倆個女人乾淨俐落的解決了,留下錯愕的他,扼腕。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