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在哪裡?3/3

聽話的路程竟然如此艱難,她走著走著越來越孤獨,越來越不快樂。

「媽媽,為什麼妳笑起來好像在哭?」雙胞胎國小六年級時這樣問過她。

她獨自纜鏡試著微笑,看見了雙胞胎女兒說的感覺。已經僵硬的肌肉線條,硬被拉扯後呈現一種令人不舒服的苦樣,當下她悲從中來,咬著唇、抖著肩膀,壓抑嚎啕大哭,只讓熱淚直線流下。

那是她第一次面對自己,喃喃自問:「我是誰?我的快樂在哪裡?」

她是誰?

她是媽媽聽話的乖女兒。

她是公婆聽話的乖媳婦。

她是先生聽話的乖太太。

但是,他們對她都不滿意,他們認為她不夠好。他們無視於她為他們而活的努力,他們吝嗇給與她半句鼓勵。

從小媽媽就灌輸她一個觀念:「當別人沒有稱讚妳時,就表示妳不夠好。」她很少被她媽媽稱讚,即使她高興的跟她媽媽說:「老師在全班面前讚美我的作文耶!」她媽媽也只是冷冷回應:「是別人水準差,不是妳表現好。」她瞬間由自信又落回自卑,到底要怎麼表現才會得到媽媽的認可?她越發努力,她不相信她無法得到媽媽的讚美;那是一條佈滿荊棘之路,她得到滿身是傷。

自從那次面對自我後,她一次次解析自己的人生,到底錯在哪裡?她越來越迷惘,越來越痛苦,若不是雙胞胎女兒支撐著她,她實在不想再活下去。所幸,雙胞胎女兒生性樂觀,就算爸爸不愛,阿公阿嬤不疼,她們仍然笑口常開,時常跟她分享學校大小事,甚至會勸她:「媽媽,妳要跟我們一樣啦,好好玩,開心玩,多笑笑。」

她非常訝異自己能生出這2個開心果,莫非是老天爺賜與她的禮物?或許老天爺要她從中學習,起初,她摸不着頭緒,漸漸,她拉到線頭了,一捲再捲又捲,她終於明白核心問題:她失去自我。

打從有記憶起,她完全照著媽媽的期待過日子,她的人生是她媽媽的。結婚後,除了她媽媽的指令外,多了公婆和先生的嚴格要求,她的人生又多了幾個人的。她自己的人生操控在別人手中,她彷彿成了傀儡。

當她意識到這些,心中開始產生掙脫枷鎖的念頭,一年增加一點,一年學習一點,經過幾年後,有一天,她去找她媽媽,說:「媽媽,我今年五十歲,雖然遲了,但我很高興的要與您分享,我長大了,我不再是您那聽話的小女孩了,我要按照我自己的意思做決定,我的第一個決定是,我要離婚。」她看著她媽媽發飆,丟東西,嚴厲指責她,她已經無感,起身跟她媽媽說她要離開了,頭也不回的踏出大門。

她感到無比的舒心,滿滿的能量在身體迴轉,她彷如重生,生命頓時充滿希望,她有好多好多自己的想法要實現,即使半百又如何?她還有時間當她自己,就算只剩一天,她都要好好享受。

原來,快樂就在這裡,好好當自己。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