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婦難為?到底是誰為難了媳婦?

大年初一,我從婆家後庭院走到前廳,有一位陌生客人來拜年,公公示意我稱呼他為阿伯。我聽話的照做,心裡卻犯嘀咕,這人年紀只大我一點,頂多叫阿兄,為什麼是阿伯?

「他是我堂姐的兒子。」客人走後,公公跟我解釋他的身分,我秒懂。

鄉下老一輩的人還是尊從古早“男尊女卑”的禮俗,在親戚家族中,當媳婦的都要矮一等級,比如先生的姑姑,要稱呼為姑婆,不能跟著先生叫阿姑,那樣會被公婆責備。老一輩的公婆以媳婦乖巧聽話為榮,如若媳婦不按照古禮嘴甜尊稱,當公婆的就會覺得非常沒面子,很難再有好臉色對待媳婦。

我嫁給我先生的第一年,因為“稱謂”的問題和我先生大鬧脾氣,我憤怒的說:「為什麼我要比你矮一截?我是你太太,不是你們家傭人!」我先生回我:「妳自己可以選擇什麼是對錯,選擇要不要做。」

那時候的我沒有自信,害怕公婆和他們家人討厭我,害怕被婆家左鄰右舍說閒話,害怕娘家因為我的作為而喪失面子,甚至害怕我先生從此不愛我。我萬分委屈地尊稱那些親戚,心想,當媳婦的真是難為,要下廚房、要做家事,還要被貶低,這婚姻怎麼算都不划算。

起初我以為僅僅身為鄉下老一輩的媳婦才會難為,有一次我遇見一個大企業的媳婦,她跟我說了許多深宮怨,其中一段:「我公婆有三個媳婦,兩個嚴重胃潰瘍,我還好,只是覺得緊張。」原來,他那相當有名氣的公公,受的是日本教育,平日不苟言笑,家規甚嚴,每早兒子、媳婦必須穿戴整齊到他住處請安並陪吃早餐,除非出國,否則不得缺席。他邊吃邊聽兒子們的公司日程,以及媳婦們的家庭報告,包括經濟支出和孫子教育。由於他犀利嚴格,大小事都是他說了算,等於媳婦們要看公婆臉色過日子,難怪會緊張到得了胃潰瘍。

到底是什麼因素讓有些上流和平民的媳婦都感到難為?

1.經濟能力不足

“沒有經濟就沒有發語權”是不少媳婦共同擁有的經驗,家族大事會視媳婦有無舉足輕重而決定其是否能夠參與,靠先生吃飯等於靠夫家吃飯,一句話,人微言輕。

2.自信心不足

這有2種狀況,一是自覺原生家庭不如婆家,氣勢不如人只好彎腰服人;另一種是愛情比重,自覺愛先生比先生愛自己多很多,深怕先生因此不愛自己,只能忍氣吞聲。

剛結婚時的我兼有上述2種不足,經常怨天怨地怨他人,就是沒有檢視自己哪裡有缺漏。所幸幾年後我認真出去工作賺錢,花自己的錢養自己的膽,加上不斷進修養知識增見聞,跟我先生平起平坐、內心真正享受自由自在。這幾十年來回婆家,仍然多加一階稱謂招呼先生家親戚,我老早不會糾結是不是矮一截,這有點相似謙和的富有人家,不必再以名牌特意彰顯自己富足一般。

話說到底,媳婦之所以難為,絕大多因素是媳婦自己有所不足;既知其不足,就要從缺口逐漸補足。我有個名氣不小的設計師客戶,是某家大企業的二代媳婦,她說她喜歡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無需看公婆或先生的臉色,所以寧可靠自己努力賺錢,也不要拿婆家一分一毫。她經濟獨立,充滿自信心,跟前面那三個緊張媳婦完全迥異,她不用報告家庭開銷或教育方向,她生的三個孩子她自己做主,公婆不敢過於干涉。

不一樣的選擇,有不一樣的人生,當媳婦的也一樣,好好選擇自己要的生活方式,讓往後的媳婦生涯再也不會為難。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