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前就該思考的問題:你有退休玩伴嗎?

她說:「我跟你們說,我怕陌生人,每次要跟不熟悉的人說話,我都會不自在。」她從事業務工作20餘年。

另一個她說:「哦,我更怕生,陌生環境下多半不說話的,很難交新朋友。」她,記者出身。

第三個她說:「我也是,很內向,怕生得很嚴重,沒什麼朋友。」她是國外團導遊。

第四個她忍不住大聲告知世界:「那我也是,我絕對是,怕生又很挑,交新朋友非常困難。」她是業務開發主管。

「請問一下,妳們怕生的定義是不是和一般人不同?」這四位女性其中一位伴侶疑惑的問。明明一個比一個聒噪,為什麼說自己怕生不好交到朋友啊?

一陣笑聲爆裂空谷。

笑完後,四個女人都有了歸屬感受,原來有人跟我一樣,平時是為了工作才不得不扮演活潑大方的角色,骨子裡實在是不喜歡和陌生人說話。

這裡是營地,能讓一群好朋友開心搭帳,互潑冷水,彼此笑鬧的歡樂場地。這幾對夫妻組成來源是:她是他們的朋友,他是她們的同學,然後,所有的朋友都變成大家的朋友。好大一群人,有喜歡爬山的,有喜歡露營的,也有既喜歡爬山又喜歡露營的,有人在群組吆喝時,有空的人隨意跟團,都是熟人,玩起來自在舒服。

這群人是退休前養成的退休玩伴。

退休後時間會多很多,一大段空白需要自己排“課程”填補,想像沒有一群玩伴的情形下,獨自(或和伴侶)醒來,沒有任何新鮮事,吃早餐,做做運動,買個菜,吃午餐,下午時間漫漫,翻翻書,聽聽廣播,罵罵另一半,然後然後……手工肥皂昨天才做好,畫筆上的顏色凝結成塊還沒洗,應該幹些什麼,又能幹些什麼?無所事事,無所期待,想到隔天又是一模一樣的生活,內心不禁起了一陣陰霾。

無聊無趣的生活會啃噬生命力,讓身心逐漸萎靡。

記得小時候和玩伴嬉戲的歡樂嗎?

那時候的自己是不是充滿期待和快樂?

為什麼退休後不能重返兒時狀態,期待每次和玩伴的聚會時光?

有期待而有活力,有活力而有生命力。

很多人說,退休後有時間再找玩伴,退休前要全心投入工作。然而,玩伴是需要被養成的,從陌生到熟悉到自在,需要時間和用心,另一個問題是,退休後,當別人已經有固定玩伴時,自己是否還有耐性去融入別人的群體?所以,如何於退休前找到退休後還能一起遊山玩水、談天說地的玩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那要如何養成呢?

分二個階段:

第一階段:單點培養

工作忙碌或不擅交友,導致朋友稀少,那就藉由一次又一次的“點單培養”,先擁有契合的朋友吧。

我就是那種怕生不擅長交朋友的人(有人在咳嗽?呃…我只能說心事要知心人才懂。),一開始,我鼓勵自己積極參加同事或同學聚會,在每次的場合中試著找人聊天,感覺有話聊的人,下次聚會我就特意坐在她附近,幾次之後,換我主動舉辦聚會,郊外踏青什麼的,感覺契合,當下再約下次檔期。無數次聚會後,我遂漸漸有了一、二個可以玩在一起的朋友。

第二階段:呼群引伴

人需要不同形式的生活方式,獨處、伴侶陪伴、知心好友閒聊、玩伴歡聚……等,都是不可或缺的一塊人生拼圖。

談得來的好朋友相處起來自在,磁場相近的情形下,他們的好朋友是不是也有極大可能性相處起來舒服?試試看,邀約一起聚會,一起吃飯聊天,一起郊外走走,或者露營,露營是個很棒的選擇。

有露營過的人就曉得,一到營地,認識的不認識的露友,只要是同一夥人,都會互相幫忙,互助搭營帳,互助煮飯,聚在客廳帳內分享食物,隨意聊時事和八卦。那個時空下,沒有什麼壓力,邊做邊聊,即使遇到無話可說的人,也不會覺得尷尬,頂多默默移到別的地方找另一種樂趣。

透過以上二種方法,我有了好朋友,再經由好朋友認識另一批好朋友,我的好朋友也認識了不同的好朋友,呼群引伴的結果,我們有了一群玩伴。這群玩伴不全是我的知心好友,但能在聚會時提供許多笑話,震動了我的身體細胞,活化了我的心靈養分,讓我的生活添加不少色彩。

我已經逐漸養成我的退休玩伴,你呢?你有嗎?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