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終於懂得讚美她先生的優點~在他往生以後

人生有許多事情,正如船後的波紋,總要過後才覺得美。——余光中

大頭嬸從小住在眷村,那個眷村就是後來拍「光陰的故事」場景。如螢光幕所見,眷村鄰居彼此之間幾乎沒有隱私,東家夫妻吵架或者西家有孩子生日買了一個蛋糕,整條巷子的鄰居都會知曉。所以,大頭嬸從小就清楚很多叔叔伯伯媽媽們的故事。

二十年前眷村陸續改建,大頭嬸那個眷村被國防部保留當紀念館,老鄰居們相繼搬進指定的高樓大廈。

前幾天大頭嬸回娘家,看見林媽媽在中庭跟老媽聊天,大頭嬸打了招呼,隨著老媽上樓回家。大頭嬸問了老媽,怎麼林媽媽眼眶泛紅?老媽說林媽媽想念過世四年的先生。

悍婦出名的林媽媽

大頭嬸記憶中的林媽媽是個對先生既兇且悍的女人。眷村裡的媽媽大都比自己的先生年輕ㄧ、二十歲,由於娶嫩妻之故,很多眷村叔伯都很尊重太太;尤以林伯伯為最,他讓步到連當年還是稚齡的大頭嬸都覺得林媽媽太過分了。

林伯伯個性敦厚、不善與人爭,林媽媽個性急躁、凡事不吃虧。大頭嬸記得,幾乎天天都會聽到林媽媽隔著三個屋子傳來的責罵聲,不是罵孩子就是唸林伯伯。林媽媽每次遇到鄰居,聊著聊著,最愛說的就是:我們家老林啊沒用啦,一輩子就混個士官長,錢那麼點兒,要不是我,三個孩子全餓死了…..。

眷村媽媽大多沒上班,那個時期台灣經濟開始要起飛,家庭代工很普遍。媽媽們會三三倆倆聚在一起邊做雨傘架或聖誕燈泡什麼的邊八卦,一方面賺錢貼補家用,一方面打發時間。林媽媽手快,錢的確賺得比較多,她因此對林伯伯更是不假辭色,從來沒想過當眾要給林伯伯留面子。林伯伯脾氣極好,大頭嬸從未見過他發飆反擊,頂多只是嘆口氣搖搖頭,遠離林媽媽的火戰場。

折磨一輩子,辭世一下子

林伯伯發現癌症時,林媽媽除了擔憂外,對林伯伯依舊是沒好話。像:這個不能吃啦,也不想想自己的身體,你是要拖累我們啊!或者:從結婚到現在都沒有跟你享過福,你還得這個病來折磨我…。

大頭嬸有一次去看病榻上的林伯伯,被林媽媽叨唸的他,跟平日一樣沈默,就那樣幽幽嘆口氣,轉過頭用空洞的眼神注視著白色牆壁。大頭嬸立著,忽然一陣心酸,不曉得林伯伯對這輩子娶了林媽媽是否感到遺憾?

後來林伯伯撐了半年,以86歲高齡上天堂。大頭嬸去上香時,看林媽媽哭得快暈厥,心裏頭覺得悲戚,不禁浮現林伯伯生前沒有什麼歡笑的容顏。

最該溫柔對待的是枕邊人

不少人有這樣的盲點:對老闆恭敬,對同事友善,對朋友友好,對陌生人禮貌,卻對最親近的枕邊人,不是大小聲就是冷漠無言。

大頭嬸有一個親戚,相當大男人,三十幾年來,只要太太說話,他一定面露嫌惡不以為然,不管當場是否有外人,他都會惡狠狠的喝斥:女人懂什麼!有時候發大脾氣,隨手拿起東西就想擲向太太。近二年他太太因為心臟病及腦子退化,搬到女兒家住,他頓時失去依靠,驚覺從前他瞧不起的太太有多重要!但為時已晚,太太已經漸漸將他遺忘。當女兒帶他太太回去短暫探訪老家時,他對太太的溫柔嚇傻一干家人,語帶哽咽的他,忍不住讓知情者打從心底長出一句話: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追憶都是枉然

其實,幸福垂手可得,端看你想不想伸手。伸手接住別人給予的幸福,伸手給予別人幸福。

拉回林媽媽的故事。林伯伯過世後,大頭嬸聽老媽說,林媽媽逢人便說林伯伯以前有多好多好。大頭嬸聽了感覺好遺憾,這些話若在林伯伯活著時聽到,該有多好。倆人有幸才會成為夫妻,珍惜每個相處時刻,適時感恩對方的陪伴與付出,不要等待人已離去再來追憶,除了枉然還有什麼意義?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