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她知道女兒是蕾絲邊那刻,淚水似火山般噴發….

我是幸福的,因为我爱,因为我有爱。──白朗宁

大頭嬸以為,人生最大的意義是懂得愛人與被愛,每個人都有親子、朋友之愛的需求,以及對愛情的渴望。沒有人會將親子、朋友之愛侷限在何種性別,唯獨愛情,大多數人卻只允許異性相戀。

她是個很開明的主管

她是大頭嬸很久以前的同事,平時會跟大頭嬸聊聊八卦和心事。有一次倆人喝下午茶,暫時停頓聊天模式,各自滑了一下手機,看即時訊息有無需要處理的事情。

她邊看邊讀了當下一則新聞,說:那些同性戀的人真可憐,談個戀愛還得讓眾人檢視。大頭嬸放下手機,心有同感的說:對呀,若是自己的孩子該有多心疼。

大頭嬸那個同事心地善良,行事作風相當開明有效率,她帶領的團隊向心力極強,因為她聽得懂新人類的語言。她的部屬們都覺得她是個跟得上潮流的老闆,有些人私底下甚至將她當作張老師,常常會跟她分享私事。

她是個很開明的媽媽

她也是個開明的媽媽,二個孩子教育得既獨立又有想法,老大是男生,那時候剛去當兵,老二是女生,據她形容是個快樂的大學生,即將畢業,還沒有男朋友。她半開玩笑要大頭嬸注意一下周邊客戶有沒有合適的人選,大頭嬸故意回她:都是五、六十歲的老男人耶。她聽了邊捶大頭嬸邊說:他們的兒子啦。

她常說只要孩子健康快樂,嫁給什麼人她不會干涉。大頭嬸的兒女才高中,對於嫁娶這件事還沒有想法,倒是對孩子們的期待跟她是一樣的,平安健康快樂就好。

人們有時會錯估了自己的價值觀

那日,她和她先生高高興興的去參加她女兒畢業典禮。拍照時,女兒拉著一群女同學來跟他們合拍,大女孩們笑著、鬧著,最後依依不捨的道再見。

留下一個女孩和對方的家長,她微笑點頭打招呼,心想那個女生應該是女兒常常提到的死黨之一。後來,對方的媽媽過來拉著她的手說:謝謝妳。我們先離開。

她正納悶對方媽媽為什麼跟她道謝時,先生走過來說該去餐廳了,公公婆婆還有其他家人都已經在餐廳等著了。她女兒是家族裡的公主,阿公、阿嬤疼愛不說,連姑姑、表哥、表姐都寵她。

她女兒徵得他們的同意,帶著死黨一起出席家族餐會。吃完甜點,她女兒突然站起來,先深吸一口氣,接著緩緩說完一句全家都不想聽到的話:我們倆個是蕾絲邊,她是我愛的人。

阿公、阿嬤搞不懂蕾絲邊是什麼意思,但後半句他們聽得很清楚,瞬間,倆個八十歲老人氣得全身發抖。她先生面色凝重的請那個女生先離開,她則痛哭失聲。她跟大頭嬸說:當下她才知道,之前為同性戀者抱屈的她,事實上只是事不關己的隨意說說而已。

她像被宣判得癌症一般,腦子揮之不去的就是為什麼;為什麼是她女兒?為什麼她女兒會這樣?為什麼老天爺要讓她遭遇如此重大的挫折?

出櫃後好像重大刑犯

她女兒的痛苦並不亞於大人。這是很久之後她懂得換位思考而理解到的。她說同性戀者能容身之地太少!首遭社會排擠,再來朋友遠離,更心碎的是,家人嚴重不諒解與疏離。只不過愛的對象不同,他們就如犯下重罪般被叱責、被冷漠、被譏諷。

雖然她女兒之前極度受寵,結果亦如大多數出櫃者,不,應該是比其他人更糟糕。傳統家庭,阿公、阿嬤由愛轉為埋怨,見笑歹誌,傳出去一輩子的名聲都給糟蹋了。他們怪大頭嬸的好友,是她沒有教好女兒,才會讓她走歪了。她先生雖然沒有厲聲指責女兒,但每日冷漠的表情,也扎扎實實刺傷了女兒的心。她是她的生母,她捨不得女兒走這條路,哭著要求她回頭。女兒無淚、無笑,僅僅回應她:妳也回頭不要愛爸爸好嗎?妳能嗎?

用愛了解、用愛化解

那段好長的時間,職場女強人面容憔悴,身體嬴弱,上要背負教養不力的罪名,下要忍受女兒孤獨離家之痛,加上先生不言不語的壓力,讓她差點憂鬱成疾。

大頭嬸勸她先安頓好自己,至於其他人,得由他們自己處理自己的心。她去找了心靈治療師,透過抒發、省思和冥想,不斷來回練習,她慢慢將處於高壓水位的自己拉回平地,身心回歸原位後,她才得以放寬眼界,看看這一切發生到底是怎麼回事?真的是壞事嗎?為什麼是壞事?她到底在害怕什麼?有什麼事比兒女的快樂更重要的?是面子嗎?還是骨子裏只是害怕女兒走這一條好艱辛的道路,會受到傷害?如果是害怕女兒受到傷害,那為什麼當媽媽的她要先傷害女兒呢?

終於,有一天,她豁然開朗。想了一年,痛了一年,她這開明派的女人,忍不住在捷運車廂裏笑了出來,女兒只不過愛上一個對的人,有什麼過錯之有!什麼事都沒有,愛就是愛,幸福的事,無關男女、男男或女女。

她幾乎是吹著口哨去找女兒,她要開心的和女兒擁抱,祝賀她找到相愛的人。

2 Comments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