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薪四百萬的工程師,為什麼會被資遣?

身段只會把你綁起來——佚名

大頭嬸認識一個科技菁英,今年四十八歲,在外商公司擔任資深工程師,年收入四百多萬。他原本以為自己會經濟無虞的待在那家公司直到退休,沒想到,去年七月在沒有任何心理準備下收到資遣信,那封信讓他的世界瞬間分崩離析。

後輩人才濟濟,他卻氣焰囂張,最後被迫黯然離開。

台灣以科技代工揚名國際,資訊相關系所如台、清、交或留學回台的專業人士,一波波如浪潮湧入各大科技公司。一、二十年前站在浪頭上取得高薪,如今名片上掛著資深工程師的,莫不心慌慌,深怕自己的知識落後這些新人類新腦袋,隨時工作不保。妙的是,那位菁英自恃自己領域的專業能力無人可取代,日日安安穩穩坐擁高薪,從未心慌。

多年前他就有機會轉換至管理職,不過,他認為自己有技術,管好自己的工作就好,管別人太累了,掐指算算機會成本划不來,加上他太太也極力反對,說年薪沒有加太多,無需那麼拼命。於是,他堅持獨善其身,陸續推遲兩次高層的勸進。一年前,第三次機會向他招手,他當場毫不考慮的拒絕。

不久,空降了一位主管,年紀比他小七歲,跟他一樣喝過洋墨水,不同的是,那個新任主管喝的是常春藤的墨水。那主管看起來相當有能力,對「那個菁英驕傲的區塊」非常熟悉,才上任就很有邏輯的安排流程和在職訓練。遲鈍如他者,仍舊持續冷眼旁觀,心想新官上任只有三把火,燒燼後,又是死灰。

他想不到的是一個月後,他就為自己的選擇而懊悔。事情是這樣:他覺得那位常春藤主管對他有偏見,每次開會討論,常春藤主管會對著他嚴詞厲色,並用英語飆他,責問他到底在幹什麼!以前從來沒有主管這樣對他,他的技術多年前還算「寡占」,他驕傲自己的能力,無時不沈浸在公司非我不可的思維裡。他不想當主管承擔更多責任,私底下他對其他同事的態度卻是主管之姿,有意無意呈現出一絲傲慢。之前的主管對那個技術沒有那麼專業,凡事都得依賴他,久而久之更助長他的氣焰。那個常春藤主管顯然不同,非但沒有將他放在眼裡,還時常挑他毛病,他著實嚥不下那口氣,乾脆用那口氣化作怒氣回飆常春藤主管。

這個常春藤主管是那個領域的專家,比他擁有更先進的思考能力與技術,那個老「菁英」之於他不是那麼重要。若態度謙和、工作配合,常春藤主管倒是很樂意留他在公司。如若無法放下身段,只會是公司發展的絆腳石,公司沒有理由砸錢買一大塊石頭橫梗公司內部。所以,被資遣,是必然發生的事實,可惜老「菁英」不懂為什麼發生。

身段是快樂的緊箍咒

他像電影中突然被資遣的身影一樣,電腦很快被鎖,人資很快結清薪水和資遣費,他很快就抱著紙箱回到還有高額貸款的豪宅。當他那養尊處優的太太開門看見他,狐疑問說:「你幹嘛請假?」等了解實情後,他太太臉色鐵青的說:「貸款怎麼辦?」他回:「先用定存還啊,我擁有專業,妳怕什麼!很快又有工作了。」

可惜,他沒有很快找到工作。

那位菁英是大頭嬸前公司同事的朋友,為了喘口氣想申請只繳息。聊著聊著,他就把他的豐功偉業和外商的現實手段說給大頭嬸聽,大頭嬸才會知道他過去的點點滴滴。聽前同事說一年過去,他還沒有找到合意的工作,要嘛沒有被錄用,要嘛他嫌人家薪水只有他之前的四分之一,老子不幹。待業中的他逢人必講那些過去史蹟,前同事說,好多朋友已經在躲著他。

大頭嬸大概能體會他的感受,職場上一路順暢,突然一個轉彎失速翻車,從高處墜落山谷,命留著,尊嚴卻魄散,只能藉由訴說從前光榮種種,來安定自己目前的不安。這是很典型的放不下身段案例,也是人類最常導致不快樂的因子之一。

身段是人類給自己銬上的枷鎖,就像印度種姓制度,一旦擁有那樣的身份,就無法卸任。印度種姓制度是整個文化的枷鎖,要解鎖很難。而無階級制度的國家,要卸除身段枷鎖,只需個人意願。人生無法一直處於高處,再紅的明星都有過氣的時候。如何接受世俗標籤下調,破除身段障礙?大頭嬸看盡人生百態,悟到三個重點:

  • 接受當下的事實:過去多榮耀,已是雲煙逝去,千萬不要追憶,活在過去的人最不快樂。
  • 調整自我的心像:沒有人完美,也無需完美。金錢、地位、權勢皆是表象,它們都會帶來快樂,但是短暫。長久的快樂是從心滋養,不會因為表象消失而消失。
  • 從零開始再出發:每個當下都是最好的時刻,歸零,再來,又是一番美好風光。

 那個菁英因為沒有工作收入,房貸無法申請只繳息。他那棟還有四千萬貸款的豪宅,跟他的身段一般,目前都是他的枷鎖。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