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只在那個遙遠的地方那個遙遠的家….?

社會階級決定民眾對社會階級的看法。——詹姆斯.洛溫

大頭嬸幫一位客戶規劃資產,聊著聊著,客戶說:「你們台灣有很嚴重的階級意識耶。」

台灣人對待外來人口或工作者有差別待遇?

大頭嬸從未想過這個問題,很好奇的問那個客戶:「為什麼妳會這麼說?」她用中、英文夾雜回答大頭嬸:「同樣的學歷,來自不同國家有不同的結果。我先生和朋友們的公司會錄取跟我一樣學經歷的西方人士,但我的履歷石沉大海,找了二年工作,現在還是無業。」

那個客戶來自馬來西亞,生長在富裕家庭,去美國上大學,在德國讀研究所。她先生是她研究所的同學,回國後立即被一家上市公司任用,同樣學歷的她,只是在家帶了四年孩子,當孩子可以上幼稚園,她能夠出去上班時,卻一直找不到相稱的職業。「沒有一家公司告訴我不錄取的理由,後來我才明白,原來問題出在我是馬來西亞人。」她既生氣又落寞的臉龐讓大頭嬸想到另一個外來人口的故事。

那個她來自菲律賓,是信義區一間豪宅的女傭,她的工作除了清潔打掃、準備三餐外,還要照顧二歲跟四歲幼兒。平常5:00她就會被孩子們吵醒,躡手躡腳哄她們,餵她們食物。有時候恍惚,她會以為自己還在菲律賓家裡,餵著自己的孩子。

她有三個孩子,五歲、四歲、二歲,一女二男。她來台灣一年半了,也就是老三六個月時,她就離開家。孩子都由娘家媽媽照顧,先生車禍後,走路不穩,沒有辦法再照護孩子們。

先生之前在建築公司當主管,收入算不錯。那時候懷有老三,先生說:「生下來,我們養得起。」她盤算盤算,孩子自己帶,多一份尿布錢而已,加上信仰不允許墮胎,就歡歡喜喜準備迎接上帝的賜與。誰曉得,上帝給了一道難題,孩子即將臨盆之際,先生被卡車撞到,生命不受影響,但一家五口的生存面臨嚴重考驗。她花光所有存款去醫治先生和生產,等事情告一段落,先生可以自行生活時,她選擇了到台灣幫傭賺錢。

是歧視?還是漠視?

仲介將她帶到一間好高、好大的住宅,進去後她只看到一個嚴肅的男人坐在沙發上。仲介恭敬的鞠躬把她介紹給男主人,男主人紋風不動,稍稍點點頭,用英語說:「妳看得懂英文嗎?」她是菲律賓大學畢業,當然看得懂。男主人揚起手,要她向前拿他手上的紙。男主人低垂嘴角看也不看她的說:「妳的工作。」他們已經將她的工作時間和內容都條列好了,洋洋灑灑三張A4紙。當時,她有種想奪門回鄉的衝動,不是那些沈重的工作內容打擊她,而是離鄉愁緒加上異地被藐視的感受,讓她瀕臨崩潰。後來,奪門而出的意念被經濟現實給壓抑下來,她想到家鄉那些摯愛,衝動瞬間冷卻。忍耐,無論如何都要忍耐,時間會過去,孩子會長大,快樂的日子會越來越接近⋯⋯。

那間豪宅的主人是富二代,夫妻倆各忙各的。先生承接家族企業,太太經營了一家有名的高級牛排餐廳。他們通常不會一起在家,若說他們夫妻最常一起出現的畫面是媒體,似乎言過其實,但也相距不遠。他們幫孩子安排了許多高貴課程,有的是老師到府教授,有的是她和司機帶著去外面上。晚上她會唸英文故事書陪孩子就寢 ,她把應該給自己孩子的愛轉移到主人家孩子身上。她幾乎完全分攤了「家庭主婦」的角色,然而,她的報酬好少,不,應該是說,她的責備好多。

男主人嫌棄她的英語口音,嚴厲禁止她教他的孩子英語。她非常困惑,她全天帶著孩子,那要用什麼語言跟孩子溝通?難不成教她們菲律賓話?

女主人嫌棄她皮膚黑,髒髒的,丟給她一瓶美白乳液命令她早晚擦。她覺得疑惑,她原本的膚色就偏黑,美白乳液有辦法改變天生膚色嗎?

男女主人共同嫌棄她衣服沒洗乾淨,床單沒燙平,窗戶死角有灰塵,菜煮得真難吃……。見到她除了漠視就是鄙視,活到三十四歲,她第一次覺得自己一無是處。

怪異的是,男女主人怎麼捨得把一雙兒女交給他們鄙視的人帶養?她覺得好不可思議,他們為什麼完全騰不出一絲時間陪伴自己的寶貝?他們為什麼光互相推責對方失職,就能花去他們相處的一半時間?

豪宅位居二十二樓,每當孩子們午睡時,她喜歡駐足落地窗前,凝視不遠處的山——她聽他們說是象山。她看到山頭那些綠意,內心深處彷彿就獲得安慰;她多思念自己家鄉那一大片熟悉的綠地和那一大片熟悉的天空,她多思念心愛的先生和孩子!常常,她的心會抽痛,生命是什麼她不清楚,她只知道,她好想好想那遙遠的地方,那遙遠的家,有她快樂的回憶和希望….。

故事說完了。有人會問那是豪宅裡面發生的事,大頭嬸怎麼會知道?是這樣的,約莫一個多月前,有一個客戶問大頭嬸外勞如何開戶,聊起來才知道她剛換到我那個客戶的家中服務。她的故事是那個客戶跟大頭嬸說的,她原來的主人極度不滿意她跟孩子說英文,於是將她開除,她才有機會換到我那個客戶家幫忙。我那個客戶跟大頭嬸說:「她在我這兒幫我好多忙,我好感激她。那對常上名人版面的夫妻,怎麼會那樣言語霸凌人家?人生而平等,不能因為有錢就傲視所有的人、事、物,感恩是人類最基本的生存態度。」那個客戶心地慈善,常常會捐款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倒是那個常上版面的上流夫妻,大頭嬸見過一面,他們對人的態度真如上面所說的,就是傲慢,他們連我們這種金融從業人員也是正眼不瞧,跟閃光燈下和善美麗的容顏相差甚遠。

2 Comments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