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貴婦的反思:為什麽不早一點離開那個不屬於她的家庭?

人們可支配自己的命運,若我們受制於人,那錯不在命運,而是在我們自己。——莎士比亞

那天,她坐在大頭嬸面前,趁她婆婆離開上樓開視訊會議時,在豪宅一樓圖書室,她跟大頭嬸分享了她的災難人生。

曾經當貴婦是她的夢想,如願以後,才知道貴婦的代價太大了

從小,她媽媽告訴她:「好好讀書,好好練鋼琴,妳長這麼漂亮,一定會嫁給有錢人家當貴婦。」那時候還小,不懂得讀書、漂亮和當貴婦有什麼關係,只意識到「當貴婦」應該是她這輩子的使命。

研究所畢業後,她憑藉著高顏值和認真的態度,很快就從記者晉升為新生代當紅主播。她知道主播這個頭銜是很多富二代的選擇,既有容貌又有內涵,帶得出場,說得出嘴。果不其然,不久,她就有富二代追求。開著瑪莎拉蒂的富二代,眼睛被橫肉推擠成一線天,普通鼻樑上的金框眼鏡,稍微遮擋了閃爍的眼神。身高169公分,上下都有名牌昭告別人,他是有錢人。

被有錢人追求的感覺真的好棒!每天進口鮮花等著她簽名,羨煞死同事;常常有新款名牌包包當禮物,嫉妒死同仁。連衣服鞋子,富二代都幫她準備好名牌款式。同事們酸她:「飛上枝頭囉。」她不以為意,甚至覺得很得意,攀龍附鳳她比誰都快,這是她的能力,她有種高人一等的痛快。

富二代的外表有些抱歉,同事們又酸她:「這樣也不錯啦,不會有外遇,妳嫁給他很安全。」

她不會理會同事們的酸言酸語,她的目標明確,她就是要當貴婦,至於那些說酸的人,她根本不放在眼裡,她們本來就不是同一個水平。

真假貴婦還是有差別

如她媽媽所願,她果真嫁給富二代,當起了無需朝九晚五的貴婦。只是她媽媽沒想到,貴婦有兩種:ㄧ種是財富自由備受寵愛的真貴婦,另一種剛好相反。很不幸的,她是後者。

她跟公婆住在一百多坪的房子裡,連她就四口人,哦,不,後來她發現這四個家人不包含她,她是外人,另一個家人是已經出嫁但日日回家的大姑。公公是醫學中心的醫生,婆婆是三家公司的總負責人,決策都是婆婆獨大,頂多聽大姑一些建議,她先生沒有置喙之地。

她嫁進去,大姑一點都不做作,直接下馬威說:「這個家是我媽說了算!」

當下她深吸一口氣才回話:「我懂。」

其實她不懂。

她不懂為什麼她要做那麼多的家事?

婆婆列了一張家事清單給她,幾點買菜煮飯、何時打掃清洗,婆婆規劃得清清楚楚。不是有煮飯、打掃的歐巴桑嗎?未婚時她來拜訪,有看到的呀。婆婆窺出她的問號,馬上說話:「為了讓妳熟悉這個家庭,我特別辭退歐巴桑,以後由妳持家。」

她按照清單做事。晚餐時婆婆淡淡的說:「妳媽媽沒教妳怎麼做家事嗎?」

她很想大聲回答:「是啊,怎麼了嗎?」像以前在辦公室回答同事那樣。然而,她卻虛虛的說:「對。」

她真的沒做過家事,她們家雖然不是非常有錢,但也有打掃阿姨定期去清潔。廚房的事她媽媽不准她碰,跟她說:「妳的手是貴婦手,要保持纖細柔軟。」她知道媽媽很遺憾自己不是貴婦,把所有希望都放在她身上。與其說「當貴婦」是她的夢想,不如說「為了幫媽媽圓滿,她夢想當貴婦」。

她不懂為什麼婆婆要限制她的自由?

婆婆說公司忙碌,蜜月去日本五日即可。先生二話不說,只管點頭。到日本,她終於放鬆,跟先生撒嬌:「老公~人家不想當煮飯婆….」話還沒說完,先生翻身下床,邊抽煙邊說:「妳跟我媽說去,她說了算。」她瞠目結舌,懷疑自己是不是把自己送進牢裡了?她是在跟獄卒祈求自由的鑰匙嗎?

婆婆假日只准她出遊一天,而且是闔家出遊。婆婆說:「星期日要收心,不要出門了。」星期日,她先生和大姑的先生會關在書房裡打電動,婆婆、大姑以及二位熟悉牌搭,在麻將室裡磨心機。她則穿著圍裙張羅吃喝、打掃,像女傭,卻不如女傭,女傭還有假日。有一次,她已經一個半月沒回台中娘家,想回去,婆婆冷言:「可以啊,不要耽擱家事就好。」

她不懂婆婆為什麼要把錢看得那麼重?

除了婆婆給她的「薪水」三萬元,其他的花費她都得記帳,連一顆茶葉蛋都不能忘記,錢兜不攏,婆婆會臉色凝重不發一語,就讓她站在她面前,像小學生犯錯一樣,站著反省。直到婆婆開口:「賺錢不容易,以後不能這樣亂花,知道嗎?」天曉得,抓帳的數字通常是百元上下。她的憤怒在心中慢慢墊高,跟先生哭訴,相同的答案,婆婆說了算。

她不懂同樣是女人為何要折磨女人?

婚後半年,她害喜了,她以為終於可以休息,婆婆卻無此意。婆婆說:「當年我懷妳大姑吐的比妳多,還是照常不眠不休地衝事業。」孩子生下來,月娘來做月子,15天就被喚走。婆婆說:「自己來,快點上手,以後輕鬆。」婆婆說話永遠簡潔,沒有贅言,讓人無縫可以插針。

她不懂明明是她生的孩子,婆婆要搶著教育?

孩子一歲以後,婆婆說:「孩子要教育,我培養了二個成材的孩子,比妳有經驗,我來教。」婆婆下班回家,幾乎不離孩子寸步,連哄孩子睡覺,都由婆婆接手。她感覺敵人完全佔領自己的領土,瀕臨崩潰。每夜,她都期待天亮,白天孩子才是她的。

她先生除了老話,更加不言不語,對孩子甚是冷淡,任由婆婆強取當父母的權利。

她不懂自己為什麼如此忍耐?

她感覺自己快要瘋狂,偷偷去看醫生。醫生問她:「妳覺得自己要什麼?得到什麼才會快樂?」

她瞬間閃過的念頭是:「我要離開那個家庭。」

她在醫生面前狂笑又狂哭。自己所為何來?媽媽自小的夢想,變成她人生最沈重的負擔,造就她虛幻的想像,成就她即將崩潰的人生,最後,因為孩子而進退兩難⋯⋯。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