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扶正的女人就不夠格當小三

終究,外遇不如內人—大頭嬸

有一個男性坐在大頭嬸面前,娓娓訴說他目前的情感困境。他說,他想結束兩年的外遇回歸家庭,可是對方不放手。

男人一時情迷,女人一直癡迷?

「妳懂一見鍾情嗎?」他問大頭嬸。

不待大頭嬸回答,他緊接著說,他在一個朋友的慶生會上遇見她,第一眼,他就覺得自己已經淪陷。一件黑色的及膝洋裝裹住凹凸有致的身材;V領剪裁微微露出頸部以下白皙的皮膚;淡褐色的長髮襯托五官立體突出;修長的手指配上嫩粉指甲,舉手投足盡是風情。

「我怎麼可能不被吸引?!」男人合理化自己外遇的動機。大頭嬸注視著他,靜待故事下文。

他把右手放在桌面上 ,手裡拿起大頭嬸桌面的名片,翻來復去。

「剛開始我傳訊息試探她,邀約她一起去看展覽,她馬上答應。第二次看完電影,我們就在一起了。那時候,感覺天旋地轉,心窩充滿了愛戀,生命充滿了意義。」他喝了一口咖啡,繼續說:「我每天去陪她吃早餐,去接她下班,一起吃完飯再送她回家。我們好快樂,在倆人世界裡,相濡以沫……可以這樣形容嗎?或者,惺惺相惜,身心靈都好契合。」時間瞬間停滯,他在回味過往美麗的悸動。

大約五分鐘吧,就在大頭嬸不耐煩要開口問「然後呢?」之前,他又描述:「相戀前半年,我感覺自己變得好有活力、好年輕,每天都想吹著口哨讚美主、讚美老天爺、讚美菩薩。我跟她說,她是我這輩子唯一的真愛。」

大頭嬸忍不住問:「你老婆呢?當初你為什麼娶她?她不是你的真愛?」

「哎呀~妳就是掃興。當時她是唯一的真愛沒錯啊,時間過了嘛。妳就不能安靜聽完我說話嗎?心理醫生會這麼吵嗎?」大頭嬸又不是心理醫生,也沒收費,好奇插個嘴問一下合理吧!

「那為什麼外遇?」大頭嬸還是忍不住咄咄逼人,可能是正宮危機,把焦慮都集中在言語上。

「幹嘛那麼兇呀?」他坐正身子,放下名片,說:「我又不是妳先生。」

大頭嬸意識到自己情緒沒控制好,道歉後恢復傾聽者角色。

當激情消退,現實浮現時,世界開始吵雜了

愛情最美好的時刻在於荷爾蒙旺盛時期,可以旁若無人,眼中、心裏只有彼此,甚麼道德禮數、現實生活,都是荷爾蒙漸漸退場時才會突然覺得重要的事。

「半年後我們就開始爭吵,她嫌我熱情不再,我說她疑心病重;她哀怨我陪她的時間太少,我氣她不夠貼心……一年以後吵得的次數比我跟我老婆吵的還要多,哇,我開始頭疼,一個老婆叨叨不休就夠我受的,現在又多了一個愛哭愛鬧的,真夠煩!」他從美麗回憶突然掉進現實深坑,身子再度斜靠椅子扶手,手又拿出一張名片揉捏。

「我真夠傻的,找一個未婚的來折磨自己,除了爭寵還要爭名份,一直逼問我何時兌現諾言。」他喃喃自語。

「你給她承諾?那你老婆呢?你要離婚再娶?」大頭嬸幾乎怒目逼問。雖然大頭嬸跟他老婆不熟,但同是正宮,義氣油然滋生。

「我怎麼可能離婚!我有倆個孩子耶,我老婆也沒做錯什麼事。再說,我也不願意我的財產被我老婆拿去。」他振振有詞。大頭嬸內心起了憤怒,這自私的傢伙,想到的都是自利。那為什麼對人家承諾?

「情不自禁啊。那時候愛到骨子裡了,覺得她那麼溫柔、那麼有靈氣、那麼有內涵,像朵解語花,該說話的時候說話,該安靜的時候安靜,不像家裡那個,總是氣呼呼地責問這個,指使那個。好歹我也是公司的部門主管,回到家像隻狗。」他把過錯推給他老婆,這傢伙真可惡。

「那你就娶小三啊。」大頭嬸咬著牙說。

「她如果維持像前半年那樣,我一定娶她,誰知道女人都是演員,我老婆以前也是既溫柔又體貼,結婚以後,馬上露出兇悍霸道的本性。外面那個也一樣,一天比一天不講道理,逼著我要娶她。煩都煩死了。妳是專家,有沒有好的辦法可以解決?」他嘻皮笑臉的說。大頭嬸已經氣到語塞,只是搖頭,連話都懶得再多說。

大頭嬸想到幾個當小三的女人,最後都是被分手,心靈受創不輕。她們的經驗相似,聽到的諾言亦相同。已婚男人的外遇老梗為什麼一再奏效,追根究底是女人太天真,當他們說「我跟我老婆已經沒有感情了。」或者「妳是我這輩子夢寐以求的女人。」或者「妳是來拯救我的天使。」……,皆是氛圍下的「心得」,千萬不要信以為真。暫且不談破壞人家家庭的罪名;想結婚的未婚女人,何須浪費青春在只想吃糖而不想粘牙的男人身上?既然他們的承諾只是遊戲,何須將能夠幸福的時光虛擲在玩遊戲者身上?除非,妳真真切切不想要快樂的、真實的婚姻生活,除非,妳也是遊戲高手。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