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討厭你!”……你要忽略還是解決你對同事的厭惡感?

生活是一面鏡子,我們夢寐以求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從中辨認出自己。—尼采

大頭嬸喜歡找問題問周遭的親朋好友,從不同人的身上發掘不同的見解和故事。日前問一位心靈甚為豐足快樂的老友:「假設有一個同事言行舉止非常囂張,妳內心忍不住起了厭惡之感,妳會如何處理?」

討厭同事的感覺影響到上班情緒

大頭嬸之所以請益,是因為有一個在某家銀行任職的前同事來找大頭嬸吃飯,吐了一些苦水。她說半年前他們部門調來一位資深同事,行事風格相當自利,非但不會主動協助處理事情,還會在旁邊冷冷的說:

「我才不在乎業績。」

「這個我不會,叫別人做。」

「不關我的事,問我幹嘛。」

前同事說,那個人每天的情緒像波浪,高興的時候打招呼,不高興就臭著臉,連直屬主管叫喚,都可以惡聲回應。

「你們主管沒有說什麼嗎?主管沒有發覺會影響團隊士氣嗎?」大頭嬸好奇的問。

前同事嘆了一口氣說:「她有靠山。」

原來那個人的好朋友是總經理的親戚,只要她一聲抱怨,直屬主管就會接到電話關心,所以,每任主管都不敢得罪她。多數團隊成員清楚那個人的惡勢力 ,紛紛帶槍投靠,有樣學樣,除了聽那個人的話以外,漸漸連主管的指令都聽而不聞,聞而不做,整個部門淪為地下主管管轄。

相對正直不願意靠攏的同事,內心遂升起了不舒服的感受。前同事說:「主管在背後痛罵那個人,一轉身,笑容可掬,而且放任她的所作所為。」前同事對此甚為不滿,除了更討厭那個人以外,對直屬主管也產生質疑,認為他因不敢得罪有力人士而降格,把主管之權踐踏於地,是一件令人可恥的事。為此,她也瞧不起她主管,討厭起主管。

人生沒有完全的公平?

前同事忿忿不平的說:「真的很不公平!」

大頭嬸沒有回話,只是抿著嘴深思,什麼叫公平?

「我很不快樂。」前同事美麗的臉龐被氣怒扭曲,似如一片朗朗晴空,陰霾侵略後,無能為力是唯一可以形容的詞彙。

「我想離職。」前同事接著說。

「新工作如果又是如此,妳該怎麼辦?再離職?」大頭嬸問前同事。

她身子往後靠,低頭,雙手交握,靜默。

大頭嬸清理思緒,忽然感到糾結,於是有了請益的後續發展。回到心靈豐足的朋友對話,她說:「事情的發生只是一種現象,對現象的解釋才會產生感覺,也就是,我們無法改變發生的現象,但是,我們可以解釋現象。」

她繼續說:「我們用負面定義去解釋,感覺就是負面,反之,就是正向的感受。我個人的想法是,把所謂的不公平看成是上蒼或宇宙給的功課,用感謝的心去接受,去面對。像妳說的那種情形,事實無法改變,就接受,不但接受事實也要接受自己憤怒的情緒,用心觀察,為什麼自己會為此憤怒?是因為自己沒有背景,無法囂張而憤怒?還是因為自己沒有獲得注目而憤怒?眼睛看的,心裏想的,其實都只是表象,深層意義才是癥結。」

「那要如何恢復平靜快樂的心?」大頭嬸問。

「很簡單,專注自己當下該做的事,感恩當下的發生就好了。比如說,專注吃飯,專注睡覺,專注看車外風景……。感恩自己和家人都平安健康;感恩有工作有收入;感恩妳可以看見藍天白雲、山水林間……妳看,那麼多美好的事值得感恩,哪來的時間計較公不公平?」難怪大頭嬸這個朋友時常處於快樂情緒當中,因為她懂得如何快樂。

大頭嬸懂了,我們不能左右事情的發生,但是,我們可以自己下定義,這個定義會決定我們當下是否快樂。

像我前同事,她無法改變她同事的做為以及主管的心態,她能做的就是管理好自己,接受事實後,專注當下,好好工作,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好好休閒……。至於討厭同事、主管的情緒,只要接受它的存在,無需刻意關注或漠視,讓它自由流動,慢慢的,它或許依然存在或許消散失,任由它。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