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婆婆生重病,報復時機到了?

“現實生活中,婆婆最吝惜給兒媳一聲誇獎;兒媳最吝惜給婆婆一點肯定。”—佚名

張太太是大頭嬸前同事的客戶,家住豪宅區,100多坪,就一家三口住。張先生心臟不好提早退休,將公司交給兒子管理,兒子不負期待,接手後公司的訂單逐漸擴增,張氏夫妻深深以獨子為傲。

兒子優秀,媳婦沾光?

那時候大頭嬸還在那個單位,見到張太太時,她總不忘在眾人面前亮亮自己的身家,抬抬自家的身價。

「像我們這種人家,其實很低調,妳看過我炫耀過什麼嗎?我連Hemes的訂製包都擺在家裡,不像有些爆發戶或者像那些個藝人愛拿出來秀。她們那些又不是限量版,好意思上新聞……。」

張太太喜歡貶他人以彰顯自己的層次,前同事已經見怪不怪。反正服務業就是這樣,客戶開心最重要,聽她吹噓又不會少塊肉,適時反應,有人捧場,對方就滿意了。

有一天,張太太說她兒子要結婚了,前同事都還來不及道恭喜,張太太隨即抱怨:「我可是很不滿意!她沒喝過洋墨水,土死了,家裡又沒什麼財產,連個像樣的嫁妝都沒有。」

前同事心裡想:「願意嫁入這種刻薄的家庭,勇氣可嘉;勇氣無價。」

張太太自顧自的大聲說:「女生的爸爸在南部一個鄉公所上班,老職員。我的天呀,要不是我那傻兒子以搬出去住逼我,我是絕不會答應的!妳想想那窮人家,教得出優秀的女兒嗎?巴上我兒子,還不是想沾光。」

銀行大廳有不少客戶紛紛聞聲回望,坐在等待區的張太太不願意進去理財室,似乎有意無意想讓別人知道她的「委屈」,音量不減的連續抱怨了一個小時。終於要走出銀行大門時,丟給前同事一張喜帖和一張衛生紙兌換券,指示她:「有空幫我去兌換衛生紙,放在警衛室就好了。」

「我真不想服務這種自以爲高等的人,膚淺得要死,竟然把兒子所愛的女人貶得一文不值。」大頭嬸好脾氣的前同事竟然會對張太太生氣,神奇了。

一直以來張太太把前同事當下人使喚,一會兒買豆腐、買水果,一會兒兌換咖啡、衛生紙什麼的,前同事心地善良,都會一一滿足她的需求。看在大頭嬸眼裡,非常不可思議,老是勸前同事適可而止,「軟土深掘」耶,前同事總是笑笑帶過。那次會如此氣憤,倒是嚇到大頭嬸了。

後來,前同事喝完喜酒,又氣呼呼的說:「那個媳婦好可憐,婚宴上就被修理。若是我女兒,說甚麼也不讓她嫁!」

原來,婚宴上婆婆臭著一張臉,敬酒的時候竟然說:「委屈你們來參加婚禮了,這個媳婦跟大家期望的不一樣。」

大頭嬸前同事說:「旁邊的親家滿臉通紅,看得出來在忍耐。新娘子則眼眶濕潤,應該覺得對父母很抱歉吧?」當然,這些都是我們這些外人猜測的,心裏的酸甜苦辣,只有她自己明白。

娶完媳婦,張太太每回到銀行,又四處抱怨媳婦,說她出身低微,家境不好,飯煮不好吃,地拖不乾淨,臉頰無肉,生不出孩子……,那時大頭嬸看著張太太嫌惡的雙眼想像她媳婦委屈、受傷的身影。

上蒼很公平,再富有的人也會老、殘、病

大頭嬸調離那個單位以後,許多年沒有跟那個同事聯絡,有一天在臉書相遇,約了喝咖啡。開心的聊著聊著,聊到那個勢力的富婆婆。

「二年前她中風了。」前同事雲淡風輕的說。

「是喔,嚴重嗎?請菲傭照顧?」大頭嬸也不大在意的問,畢竟,那不是我們的朋友。

「全癱,不能說話,她媳婦和一個外勞照顧。」

「什麼?」大頭嬸注意力一下子集中,身子從椅背上彈直,不可置信一個被冷嘲熱諷、被折磨多年的媳婦,願意在婆婆重病時出手照護,先生家裡那麼有錢,送去高級安養院就好了,幹嘛住在家裡繼續折磨媳婦?該不會是她公公或她先生的指令?

「有一次她先生來找我,問一些稅法相關問題,我隨口問了他媽媽的狀況,他說的。那次他說了不少話,可能是悶太久了。」聽到前同事這樣說,大頭嬸更加疑惑,為什麼要善待一個曾經虐待自己的人?

前同事說,那個兒子一直很生氣他媽媽虐待他老婆,多次為此母子翻臉,結果非但沒有改善張太太對媳婦的態度,反而把氣全出在婚後就不准去上班的媳婦身上,日日惡言相向,時時刁難,張太太媳婦常常偷偷哭泣,她的不告狀讓張太太兒子更心疼。他曾經下定決心搬出去住,是他老婆哭著阻止,她不希望他變成不孝子。他充滿敬重和愛意的說:「我老婆時常笑著跟我說,挫折都會過去,不要緊的。」

張太太兒子說:「我媽全癱後,我老婆要跟外傭一起照顧,翻身、洗澡沒有2個人不行,我爸心臟裝支架,也不能出力。我老婆說我媽若去住安養院我爸會變成孤零零的,很可憐,她會心裏不安。」

張太太應該未曾想到她不到60歲就會全癱,更難以料到,照顧她的會是被她折磨了三年、窮人家的女兒。

「張太太得到報應,張太太的媳婦卻沒有報仇。」大頭嬸前同事開玩笑的說。

大頭嬸想,張太太媳婦是個聰明且善良的人,她知道過往已死,何須抱怨,何須報仇。她只要做該做的事,心安理得,日子就能快快樂樂的過下去,就如她說的:「一切挫折都會過去。」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