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升官的是他不是我?

嫉妒的人常自尋煩惱,這是他自己的敵人。 —— 德謨克利特(古希臘哲學家)

大頭嬸十幾年前的同事約吃飯,五個人各自在不同公司發展,各有各的「冤屈」,邊吃飯邊吐苦水,互相取暖互為心理治療師。

輪不到她升官,工作越做越乏力

其中一個前同事,在保險公司訓練部門逾十年,她說:「我那麼努力工作,每任老闆也說我表現很好,妳們知道嗎?我從來沒有被升等!反倒是那些大家都知道很混的、很會拍馬屁的,升了。有一個還連續2年升官,功績?哈哈哈哈…就是很會幫老闆擋酒。」

「老闆男的女的?升官的是男的女的?」大夥兒帶著三分酒意當是八卦在渲染。

「都女的啦。」那個前同事沒好氣的說。

「妳沒去找老闆談談?」大頭嬸問。

「談什麼!十年換四個老闆,之前的功勞是之前的,新來的老闆又重新以他喜歡的標準衡量績效。」她忿忿不平的說。

「妳們公司是上市公司,一定有打考績的標準……」大頭嬸還沒說完,那個前同事搶著說:

「妳是三歲小孩呀?標準是死的,打考績的人是活的。更何況我們這種工作沒有數字可以衡量,即使有數字,也不一定客觀,妳能說那個區域保費增加是因為我上課上的好嗎?有時候是,有時候不是,這如何評定?」

那個前同事又喝了一口酒說:「我們公司的標準就是,誰是老闆的人,誰就升官。」

「那妳就當老闆的人呀。」大夥兒嘻嘻哈哈起鬨,又乾了一杯。

那個前同事放下酒杯,擦擦嘴巴說:「妳們知道我沒辦法阿諛奉承還這樣奚落我,真是豬隊友。」她接著說:「最近這一個老闆,來三年,她帶來的人,三年升2次。」

「妳剛剛說過了。妳是不是喝醉了?我們這裡也只有阿梅發展最好當上協理,其他都跟妳差不多啦,妳就不要太在意,人生嘛,快樂比較重要。阿梅,妳年薪應該三、四百了吧?今天就妳買單囉…」大家轉移焦點試圖化解那個前同事的憤恨情緒。

奉承長官真的不可取嗎?

不少人會認為自己工作能力及努力是單位中首選,怎知升官名單公布時,老是名落孫山。

氣憤是第一個反應:不公平!

羞辱是第二個感覺:老闆竟然無視我的表現!

解釋是第三個念頭:老闆不喜歡我,我為什麼還要再努力!

接下來,因為個性使然,多數人又會回到原本的表現水位,混的繼續混,認真的繼續認真,留在心中的疑問倒是一致:為什麼升官的不是我?

回到大頭嬸那個前同事,那日我們沒有一個人說破她為什麼不會升官,其實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工作能力甚強的她,向上管理的能力太弱了。我們在聚會時,常常會聽到她跟每一任老闆發生衝突的故事,每次我們會藉著酒意幫她痛罵她老闆,等到清醒後又會勸她:「識時務者為俊傑,不要跟錢過不去,升官才會發財,跟老闆好好相處。」她總是回:「妳們是在唸對聯嗎?無聊耶!叫我努力工作我沒問題,要我奉承,太噁心了,我沒辦法。」

奉承你的老闆真的是一件噁心不好的事嗎?

大頭嬸以前也覺得是,懂得換位思考後,覺得事情往往不是表面所見那樣。我們試想,假設自己是有權利提拔部署的主管,我們會考量什麼?能力?服從力?領導力?哪一個比較重要?

回到我那個前同事,她的能力無庸置疑,公司的確需要她,然而,不是缺她不可。她若能功高不震主,心悅臣服的幫老闆衝鋒陷陣,假以時日,或許就會被老闆納入自己人,可惜,她老是看不順眼她老闆們的作為,不是跟同事抱怨就是擺臉色,能力再強都沒有一個老闆想拉攏她當自己人。

人類是自利的動物,在能力差不多或者遜一點也行,只要是「自己人」,多半會優先考慮給他好處。為什麼?因為老闆平時需要的是能幫他處理事情的左右手,而非處處與他做對老是擺臉色給他看的強棒,誰想高舉一顆大石頭等著假以時日來砸自己的腳?

如果想通了「有沒有升官是自己的問題」,就不會自怨自艾的過日子。大頭嬸常說,成人之後所有的選擇自己要負責任,無論結果如何,畢竟是自己在當下所做的最佳決定。怎麼負責?只有接受,無論結果多麼不如人意,依然得真心接受,否則,日子會很難過。像我那個前同事,糾結在老闆偏心、不公平,為什麼升官的總是別人,心中長期有怨懟,生活要快樂……嗯,很難!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