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原來不幸福

幸福──是沉醉的春風,失望──是瓶裡的殘花。—— 楊華

她坐在大頭嬸面前,席地,盤腿,右手食指輕輕摩擦穿著牛仔褲的大腿。靜,好靜,連她的貓咪都沒有起身走動,大頭嬸彷彿聽得到貓咪呼吸的聲音。

自以為幸福的婚姻

剛剛,她把心裡的話都說了:

那年,他追求我,花了很多心思。去文具店買信紙,很夢幻那種,一天一封情書,用郵寄的。我第一次收到時,瞬間覺得他就是我要的那種男人。當然,我沒有立刻答應當他女朋友,一方面還有其他人追我,另一方面我想確認這種心動的感覺是否真實。

後來,每天收信變成一種依賴,有一天,郵差沒有送信給我,我竟然心慌,我已經無視其他追求者,甚至言明我心有所屬。連著三天沒有他的信,我睡不好,工作時恍惚得厲害,心裡不斷臆測他是不是改變主意,不再喜歡我了?

我想發簡訊給他,說我想他。

我想打電話給他,說我想見他。

我想直接去新竹找他,說我要當他女朋友。

我撐到下班,沒有心思吃飯、睡覺、工作,覺得好失落。然後,我看到他站在騎樓邊,笑著看著我。我楞了一秒,只有一秒,便迫不及待的、激動的、歡喜的跑到他面前。

我們在一起了,很快樂,好幸福。他常常製造驚奇讓我歡笑,他說他最喜歡看我笑。我們的愛情像小說那般浪漫,我的心總是漾著暖意,我還記得那種幸福到要飛起來的感覺。

半年後他跟我求婚,我多開心呀,我即將有一個幸福的家庭;我要生三個孩子,他說都要像我,像我這麼漂亮。我的世界充滿氣球、玫瑰花和笑聲,我想像往後的三個寶貝,我們一家五口,在氣球、玫瑰花和笑聲裡追逐嬉戲,每想到這兒,我的嘴就快咧成上玄月。

原來他給的幸福別人也有

婚後,氣球慢慢消氣,玫瑰花逐漸凋零,我們的笑聲一天比一天少。哦,不是,我們沒有吵架,是太忙了。他經常需要加班,竹科上班不都是這樣?高薪是用超時和腦力壓榨換取的,我能理解,所以,我乖乖的自己吃晚餐,自己去產檢,甚至,自己去醫院待產。

他特別請了2天假在坐月子中心陪我,他握著我的手,噙著淚水,說我辛苦了。我的心又暖暖的,我依然覺得自己好幸福。

我辭去工作在家帶孩子,我喜歡帶孩子,真的,我並不覺得委屈。我還學習烹飪,把菜煮得漂漂亮亮的,擺在高雅的餐桌前,我抱著我的寶貝看著美麗的菜色,幸福就是這樣,不是嗎?我有人可以等待。

幸福就是這樣嗎?我笨得跟豬一樣。

她在大頭嬸面前流淚。

她在一個月前簽字離婚了。結婚未滿三年,她發現先生2次外遇。

她先生第一次外遇是在她剛懷孕初期,也就是說她在孕吐以及坐月子時,她先生一直在享受戀愛,可笑的是她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妻子。若非小三打電話跟她說,孩子都一歲了她還不知情。小三之所以打電話給她,是為了報復她先生要切斷外遇戀情,她心有未甘,一種「要痛苦大家一起痛苦」的概念。她掛完電話,像被雷劈到,腦子轟轟隆隆,全身無力似癱瘓。

後來,她先生哭著說就是因為內疚,想要保護家庭所以斬斷畸戀,請她給他一次機會,他會用生命好好愛她。她相信了,重拾自己很幸福的感覺……即使那是種有著陰影的幸福。

直到某天,她先生國外出差,她趁二歲孩子讓娘家人帶去公園散步時,下樓去停車場想幫先生整理車子內部。她用吸塵器清潔,吸著吸著,發現一支用過的口紅,不是她的。再笨的女人都會起疑,她忽然靈光一閃,將記錄器拆下來帶上樓,打開電腦後她知道自己已經把幸福的黑盒子打開了,有個女人在她先生車上偷襲她的幸福。

痛定思痛,她用眼淚把記錄器連同假象的幸福一起丟到垃圾桶,她終於接受:氣球破了,玫瑰花死了,她的幸福沒了~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