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不會也太貪心了?

人真正的完美不在於他擁有什麼,而在於他是什麼。 —— 王爾德(愛爾蘭作家)

有一個漂亮的太太,年過五十仍然風韻猶存,每次見到大頭嬸,她總是抱怨過去婆婆多麼虐待她,她的先生多麼愚孝,她多麼痛苦。

貪心的少奶奶?

「出嫁以前,我爸媽把我捧在手掌心,出門有司機接送,唸書的時候每個老師疼我疼得要命,國中開始,別人叫我校花,一直到大學,我身旁都有很多追求者。大學畢業,我媽說不要上班,好好物色一個好男人嫁才是正途。那時候那個誰誰誰來提親,他是我們家世交,我當時沒眼光,竟然拒絕了他,現在後悔死了,妳看看他現在的名氣。」她霹靂啪啦說了之前的故事,這不是大頭嬸第一次聽她這麼說,她當初如果選擇現在名字常出現在報紙上的政治人物,她應該會好命一百倍。

「政治人物忙死了,他根本沒時間陪妳。」大頭嬸務實的說。

「我覺得自己真是命苦,好好的大小姐,跑去當別人家一輩子的女傭。受氣啊,妳不知道,我婆婆多麼欺負我,我先生根本不管,總是說事情沒那麼嚴重。廢話,苦不是他受的。」漂亮太太氣呼呼的說,完全不理睬大頭嬸剛剛說的話。

「拜託,妳要是命苦,那台灣百分之百的人都好可憐。」大頭嬸不死心,再度直言。

「妳不懂啦,我以前被虐待,要洗衣服,要煮飯,傭人都比我有地位,我現在想起來就一肚子氣。」她撫撫自己的胸口。

「大部份的主婦不都要燒飯、洗衣服?那我們也是命苦哦?」大頭嬸不覺得那樣是命苦啊。

「不一樣!我不一樣。」漂亮太太非常堅持。也是啦,她漂亮、有錢又有閒,是真的不一樣。所以呢?她有權抱怨?有權不快樂?

「那已經過去了啦,重要的是現在,妳先生很疼妳耶,這項鍊、戒指不是他送妳的新貨?」大頭嬸想將她從命苦的漩渦中拉出來。

「漂亮吧?」她果然被轉移焦點,把手伸出來展示。

「好漂亮,好幾十萬要吧?」大頭嬸旁邊的小女生眼睛發亮的問。

「我是說我的手指。」漂亮太太拍了一下小女生的肩膀繼續說:「妳看看我命是不是苦,這麼漂亮的手指,怎麼是用來拖地的!如果當初選擇那個人,我就是飯來伸手的少奶奶,哪裡像現在窮死了,還天天被我那嫁錯的老公酸,氣人哪!」

心注定命苦或命好?

大頭嬸在心裡翻了一百次白眼,好樣的,這個漂亮太太太厲害,隨時隨地都可以轉回自怨自艾的頻道。

其實,漂亮太太家住豪宅,有三個孩子,個個爭氣,不是台大就是哈佛。先生是科技公司高階主管,年薪近千萬,每個月先生都會給她一筆零花錢,她只要練練瑜伽,喝喝下午茶,日子輕鬆自在。大頭嬸實在搞不清楚她命哪裡苦了?

不過,她常生氣倒是真的,生氣的人是不會快樂的。即使她已經擁有那麼多了,她依然深深覺得不足,眼睛所見、耳朵所聞、嘴巴碎念,都是缺失的那一小塊。

大頭嬸年紀越大越能體會:快樂和「心」有直接關係,與外在物質、地位相對比較無關。不是有句從小聽到大的老話「知足常樂」嗎?年輕時無感,現在覺得好有智慧。快樂是一種感受;覺得自己擁有很多,常常覺得好滿足,好感恩的人,快樂感受會多很多。相反地,就算富豪,若整天忙於計算、比較,也不會感到快樂。

大頭嬸說的不是小確幸,而是感恩已有的一切,然後繼續創造更好的未來。懊悔已逝過往或停滯不前或抱怨不足,都是快樂大敵。大頭嬸的婆婆一輩子當小工人,人生經歷無數次無情挫折,她仍然勤奮努力,微笑看待她的人生,她總是覺得自己好幸運,好幸福。

再看漂亮太太,物質、地位、容貌都是優勢,她時刻在意的,是錯身而過的姻緣,是想像中的幸福,遺憾、抱怨佔去她太多時間,笑容和快樂被她遺忘在窄小的心角落。也許有一天她明白了快樂的秘訣,不貪心了,她才能真正感受屬於她自己的快樂。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