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說的,助人為快樂之本

對於一個即將離開的人,他最大的榮耀、最大的榮譽,莫過於在內心深處感到這世界因為他的存在而變的更好。—–– 羅伯特·阿伯特 (出版商)

每天,每月,每年……時間倏忽即逝,無關乎社會地位高低,每個人都是有限生命,我們到底要如何讓生命內容更充實更快樂?

喜歡助人的他

他是大頭嬸朋友們的朋友,是另一個群組的靈魂人物,大頭嬸跟他不熟,僅僅點頭之交。有一天,其中一個朋友問大頭嬸:「妳家有全新但無用的家具用品或衣服鞋子嗎?」

說到這個,愛亂買東西的大頭嬸,每年都有用不到的東西要出清,原想打包送去給需要的單位,後來覺得太麻煩了,乾脆捐款比較方便。所以,大頭嬸立即防衛性的說:「我有,但是不方便帶出來。」

朋友笑著說:「妳這懶惰蟲。我那個朋友大同,他想要募物資送去台東給偏遠地區弱勢家庭。」

大同就是「他」,一位開業律師,圓圓胖胖醜醜的,看不出來那麼有愛心。

「妳很以貌取人耶!我們那群朋友都知道他平時非常照顧弱勢團體,三不五時會為他們奔走爭權益,只是他還不是太有名氣的律師,所作所為沒有新聞。他也不是為了名氣,所以沒差,對他來說,只要有越來越多人因為他而讓日子好過一些、快樂一點,他就開心了。」大頭嬸的朋友說。

「你把他說得像聖人,會不會太誇張啊!」大頭嬸不以為然的說。

「他哪裡像聖人,充其量是剩下的人……哈哈哈,他很幽默,很會說故事,下次妳要好好認識他。」朋友接著說:「老實說他是笨蛋,把時間花在別人身上,自己沒時間交女朋友,平日應酬權勢,假日就走入偏鄉,唉,應該也沒有女人想跟他。」

「他不是同性戀哦,他說話和姿態都像耶。」大頭嬸又犯了八卦的毛病,完全沒有在聽重點。

「是又怎樣?是同性戀會讓他的善良變質嗎?同性戀就不是人嗎?」朋友惡狠狠的瞪了大頭嬸一眼後,粗聲粗氣的說:「他不是啦,我認識他快三十年了,他的一切我都很清楚。」

人沒事不要八卦 ,大頭嬸被臭罵很活該。

「上次名文說他辦公室裡的員工都是原住民?」大頭嬸趕緊轉移話題。

「是呀,他提供了不少就業機會,他也會把人才介紹給其他朋友。」朋友回答。

助人的熱情從哪裡來?

大頭嬸對於大同有點好奇,還是沒有機會熟識他。那日約了也在附近上班的朋友吃中飯,特意問大同的事。

「妳缺故事吼?變成包打聽了。」朋友取笑大頭嬸。

「我故事多著呢,只是好奇他為什麼能夠花心力在一群陌生人身上?妳不是跟他也熟?」大頭嬸確實不明白,大同的動力是什麼?大頭嬸連把物資送出去都很懶,大同的熱情打哪兒來?

「我也很敬佩他。我們這群朋友,就他最怪。有錢,就拿去給偏鄉的人當醫療費;有閒,就跑去偏鄉交朋友。人家恨不得高攀,他是水,往下流,流向需要灌溉的地方。」大頭嬸這個朋友當公關做活動慣了,說話果然不一樣。

之前大頭嬸狗眼,光憑外表就斷定人家如何如何,真是汗顏。

「他為什麼有那麼多的熱情去幫助別人?」大頭嬸像狗仔隊的成員了。

「他小時候單親,父親很早去世,留有不少債務,媽媽當清潔工賺得不多,他和媽媽以及妹妹相依為命,日子過得很辛苦。他國中就開始幫忙家計,到處打工,還是無法應付那些討債的人。」

「啊?那怎麼辦?」大頭嬸好像看到電影中那些凶神惡煞。

「能怎麼辦?一直賺錢,一直還錢,一直被罵,一直吃不飽。」經朋友這樣一描述,大頭嬸頓時心生尊敬之情。

「後來他努力取得很好的文憑,獲得很好的工作,債務終於還清。他媽媽因為太操勞,十多年前就上了天堂,妹妹有自己的家庭,無需他操心,他就把多年所受的苦當作動力,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這樣很累耶,台北、台東,相距好遠,這樣熱情不會減弱嗎?。」大頭嬸懶惰,凡事想來都很累。

「他很開心啊!做自己想做的事是很快樂的,既然快樂,就可以長久。那小子還常常自做主張的幫我們排班,跟著他下鄉。」朋友笑著說。

大頭嬸聽完故事,想著國小老師說的:「助人為快樂之本」。小時候不明瞭,有了歲數才漸漸懂得:有能力付出讓人快樂,真的是一種福氣。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