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友柏婚變干我們什麼事?

不得不承認,大頭嬸是個膚淺虛華的人,每回看到新聞報導所謂的世紀婚禮,就會跟身旁不變的那個人嘆著氣說:「唉,好羨慕哦,有錢有容顏又有地位,他們的人生怎麼那麼幸福呀!」

身旁那個不變的人通常會冷冷的回應:「當下幸不幸福,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人生幸不幸福要蓋棺才能論定。」

大頭嬸轉頭給了身旁那個不變的人一個白眼。沒有讀過童話故事的男人,怎能暸解「從此王子與公主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這個經典句子是多少女人的渴望!

「那是白日夢吧!結婚典禮只是一刻,婚姻生活卻是一生,怎麼用一刻去斷定一生?」身旁那個不變的人就是太理智,老愛潑大頭嬸冷水,讓大頭嬸像隻狗一樣,抖著身子才能甩掉渾水。

某一天,身旁那個不變的人在餐桌旁說:「好像有一個童話故事中的王子和公主離婚了。」大頭嬸知道他說的是宋仲基和宋慧喬,馬上悠悠的說:「我腦子裡還深刻記著他們如夢似幻的婚禮畫面,為什麼那麼快就各奔東西了呢?我以為他們一定會相愛到老的。你說,為什麼他們會離婚?」

別人家的私房事,大頭嬸問「為什麼?」。

犯傻了,簡直。

對方無聲,必然。

之後又是情歌女王梁靜茹婚變。

「他們是誰?」身旁不變的那個人邊扒飯邊問。他對非政治人物極度陌生,大頭嬸花了不少時間解釋,那頓晚餐都是大頭嬸的聲音。

「我以為梁靜茹很幸福。」大頭嬸八卦的說。

「妳憑光鮮亮麗的外表斷言一個人幸不幸福,會不會太無聊啦?」大頭嬸竟然被訓斥。

「話不是這樣說,我的意思是,他們外在資源比我們豐富,應該有機會比我們一般人幸福啊。」大頭嬸腦子堵塞,隨便胡謅。

「幸福是一種感受,要有心才能體會。妳說的資源是指錢和容貌吧?再多的錢,再美的容顏,無心,還是不會幸福。」老學究附身,大頭嬸還是閃遠一點。

最近有蔣友柏的新聞。

「蔣友柏,你總認識了吧?我一直覺得他就是好老公的理想典範,有錢有事業又帥氣又體貼。之前看到他的新聞都是正面消息,一個努力工作、用心陪伴孩子和妻子的好男人,我一直覺得他們是神仙眷侶,怎麼結婚十幾年後就變調了啊?」大頭嬸接著又說:「報紙上說,幾年前他就說累了,公司、家庭一直線,他感覺好無聊。為什麼他會這樣覺得?」

身旁那個不變的人無語無表情。

大頭嬸最氣的獨角戲開始上演了。

一秒、二秒、三秒……大頭嬸默數,火氣隨著秒數增加而增加。

「婚姻沒那麼簡單,不是表面看起來的那樣。好比妳現在心中的小劇場,不是又在累積憤怒嗎?假設我都不開口,接下來妳會怎樣?問題說開來,解決了,心裡的積怨會消失;反之,悶著,不溝通不處理,怨會變成恨,恨會變成無情,無情後,婚姻留著幹嘛?」身旁不變的那個人緩緩的說。

大頭嬸尷尬的又翻了白眼,被身旁不變的那個人了解得實在太透徹了,連心裡小劇場上演哪齣戲碼他都一清二楚。不過,他說得倒是沒錯,夫妻間不能卡問題,問題不解,就算當下沒有發作,日積月累後終究要爆發。一旦爆發,接下來就是互相指責對方的不是,過多的指責會讓感情越來越淡薄,淡薄的感情會讓彼此話不投機,話不投機會減少夫妻間的交流和分享……最後,婚姻就會變成一張無聊的契約。

「名人有名人的壓力,比一般人經營婚姻更難。名人的喜怒哀樂與我們無關,只能聊聊,不足以羨慕,也不能批判,那是別人的人生。」身旁那個不變的人又說教了。

名人的喜怒哀樂確實與我們無關,蔣友柏婚變也是他們自己的私事。只是,這個八卦新聞除了讓一般人當閒聊話題以外,是不是有一些提醒作用:自己的婚姻有沒有需要調整的地方?免得婚姻一場,落得無聊。

2 Comments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