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記憶一二事

關於春節,大頭嬸有二幕影像深刻在腦子裡。

第一幕~

大頭嬸的親媽和身為軍人的親爸四處随營而居,拗不過養母的命令,大頭嬸自出生始就被親媽放在鄉下和倆個老人相依為命。

外婆還有一個養女,跟大頭嬸相差12歲,大頭嬸叫她小阿姨。小阿姨長得白淨漂亮,大頭嬸常會黏著小阿姨,視她為偶像-當然,那時候不知道什麼是偶像,只覺得好喜歡她,長大以後要跟她一樣漂亮。

由於外婆的個性跋扈,迫使小阿姨18歲以後長期租住在外工作,只有春節才會回家。小大頭嬸特別喜愛過年的理由,除了終於可以吃到肉和零食以外,「小阿姨會回家」也是相當重要的原因。

每到除夕下午,小大頭嬸總會在鄉村路口迎接小阿姨。那年代沒有電話,根本不曉得小阿姨回家的正確時間,但小小心靈清楚,晚餐之前小阿姨一定會到達。

當小徑盡頭遠遠的出現一個人影,小大頭嬸馬上直挺挺的、充滿期待的注視前方,直至確認來者不是小阿姨,才又繼續摘摘竹葉或踢踢碎石,讓時間一點一滴拉近跟小阿姨見面的距離。

那些年癡癡地在路口徘徊等待的影像,成為大頭嬸不滅的過年記憶。

第二幕~

大頭嬸國中二年級,青春正漾,屬於強說愁的年歲。那年春節初一,清早醒來,整顆心被「沒有年味」的愁緒籠罩。現在想來這有甚麼好難過的?可那時候硬是莫名悲傷。下床漱洗後就拎著包包去好同學家想取得認同和安慰,一路上淚盈眶,到了人家家裡,同學媽媽一打開大門,大頭嬸受到鼓舞似的竟然嚎啕大哭。

「怎麼了?怎麼了?」同學的媽媽嚇壞了,把大頭嬸帶入屋內。

「大過年的,怎麼在哭呀?」同學爸爸微微不悅。

大頭嬸長大後,才曉得當年的幼稚,造成那家人多大的心理負擔。

不祥!

大年初一有人哭著來拜年,多沉重啊!

隨著歲月飛逝,大頭嬸和那個好同學各奔東西,幾十年未曾再見,倒是陸續從大頭嬸的親媽那裡得知:同學的哥哥火災身故,父親老邁死亡,母親中風,同學和同學妹妹結婚又離婚,生活都不是很順遂。

大頭嬸嬸聽了,心中不免自責:如若當年不要在大年初一去找那個同學,他們家的發生會不會變好?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