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故事(4/4)

星期日清晨,窗外的天空一片湛藍,陽光隱隱約約在東邊綻放。她用淚乾的雙眼望向充滿希望的景象,恍惚以為自己只是做了一場惡夢;其實沒有小三,先生只是早起去河邊運動,等一下會帶早餐回來叫她起床。

可是,她一夜沒有入眠啊,何來惡夢?

她甩甩頭,讓現實重新上心頭。

現實刺心,痛絕。

她挪動癱軟的身子下床,一起立就搖搖晃晃,緩緩踱出房間,她先生已經不在,只留下一屋子的寂寞和憤怒啃噬著她。

她想她先生接下來會怎麼辦?

離婚嗎?

她自己想怎麼辦?

離婚嗎?

結婚二十年,只為這個目的?

她回想他當年求婚時怎麼說的?一句「一起過幸福日子吧。」就將她圈進婚姻關係中。後來,她和他,有了一個兒子,一間房子,以及……以及什麼?她訝異極了,就這樣而已嗎?她和他共同擁有的只是這樣?這樣算是幸福日子嗎?

兒子小的時候,他會規劃旅遊行程,自從兒子高中以後,每到假日,他們一家三口幾乎是各過各的。她先生回去陪伴他媽媽 ,兒子跟同儕在一起,她不是回娘家就是跳瑜珈。晚上一家三口才會聚在一起,吃一週一次的家庭大餐,她不擅長煮菜,家裡從來不開伙,通常是各自在外解決。

是因為外食,先生才會外遇嗎?

她想著想著又掩面哭泣了起來。

大門突然打開,她先生回來了。她淚眼迷濛、嘴巴微張的望著她先生,她先生低著頭脫掉鞋子,走進客廳坐在單張沙發上。

她雙膝抵著下巴,雙手環抱小腿,想說些什麼,卻說不出什麼。她先生則抱頭,彎腰 ,久久才嘆了一口氣,說:「我跟她分手了。」

什麼意思?然後呢?

她眨了眨殘餘的眼淚,注視著她的出軌男人。

她呢?他打算如何處理?

「對不起 ,我沒想到她會這樣做,傷害了妳我很難過。」

她聽得出她先生的懊惱,也聽得出他懊惱的是「怎麼讓她知道了」,而非「為什麼自己竟然外遇」。假設她不知道,就不是傷害了嗎?就沒有愧疚了嗎?

「我做錯什麼了嗎?」她從牙縫裡逼出這句話。

他只是一逕搖頭,有些不耐煩的說:「我的錯,好嗎?我們讓這件事情過去好嗎?反正我跟她沒關係了,妳放心,我保證不會再見她。我們就照舊過以前的日子,不要再提好嗎!」

她緊皺眉心,眼淚又似線。

照舊過以前的日子?

他少說了幸福二字。

是不是從此她就沒有了幸福的日子?

面對不忠的另一半,離婚還是不離婚比較幸福?

她開始煩惱這個問題,心中時不時就會左右為難:離婚之後的孤單如何在閨蜜們面前立足?如果不離婚,腦子裡那些她先生呵護小三的畫面,如何消除?

日子一天天過去,她一天天老去,幸福,一天天散去。

她如常去上班,如常做瑜珈,如常在閨蜜面前談笑 ,不一樣的是,她經常陷入離婚、不離婚的漩渦中而無法自拔。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