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他愛上我的她(1/2)

他是我的先生。

她是我的閨蜜。

當我的閨蜜第一次見到我先生,毫不遮掩的驚呼:「妳老公怎麼這麼帥呀!」我內心充滿驕傲,微笑著跟她擁抱道別:「再約哦,See you.」

我和我先生都是喬治亞大學研究所畢業的,我讀傳媒,他唸公共行政,我高中就到美國當留學生,他國立大學畢業服完兵役才出國。那時候,他端著「都是台灣人」的藉口,平時找我一起吃飯,放假找我一塊出遊。我剛跟美國男友分手半年,創傷未癒,對談戀愛沒什麼興趣,即使感受到他喜歡我,我也假裝沒這回事,純粹當哥兒們一起在異地混生活。

畢業之後他回台灣當立法委員助理,這是他進軍政治的第一步:實習。其實他是政治世家的第三代,那位立法委員是他小叔,接班是他的使命,他得逐步了解政治生態,慢慢融入政治環境,才有能力接下家族所賦予的重責大任。

我留在美國工作,擔任某家時報社亞洲新聞部採訪記者,得經常出差,追尋亞洲各地第一手新聞。每次回台灣,我會找他出來吃飯,抱怨一下自己的「流離顛沛」。他總是勸我回台灣發展,說甚麼台灣需要妳啦,自己的國家生活比較踏實啦……什麼鬼的,我都以大笑敷衍,只當他在搞笑。最後一次,他深情款款的說:「為什麼妳不回來?這兒是妳的家,有人在等妳。」。

多年哥兒們的情誼,因為那眼神、那句話,終於轉化成男女之情,我從感動、愛戀至出閣,只費時一年。再回首我才發現,這一年,竟然是他最愛我的時光。

婚後,為了議員選舉佈局,我隨著他搬回南部生活。南部沒有傳媒相關工作,他跟我說:「我們家又不缺錢,妳要多少我給妳,不要上班了,專心生孩子,而且,之後競選也需要妳。」反正我不是很喜歡上班,在家調養身體準備養孩子也不錯,於是,我頂著留美碩士頭銜悠閒的在家當主婦。

有一天我在市區逛街,路上有人叫住我,我回頭一看,喜出望外,小跑步過去大叫:「楊梅子,妳怎麼會在這兒?」楊梅子是我高中同學,同是台灣人的緣故,新生認識起我們就變成死黨。我們超有話聊,每年暑假回台灣,還會輪流去對方家裡住宿,整天粘在一塊兒,我媽常笑我們:「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妳們是同性戀呢!」同學間的確有這樣的傳言,我們私下常自我戲謔:「我們是同性戀耶,我愛妳。」高中畢業後,因為唸不同州的大學,距離和時間沖淡了我們之間的親密感,漸漸各過各的生活,直至完全斷了音訊,對她的訊息停留在大學畢業後她要回台灣工作。

我拉著她的手,問她:「妳最後給我的訊息是要去新竹科學園區上班,怎麼妳會在這兒?」她看起來不像遊客。她回我說:「我早就換工作了啦,來南部三年,我蠻喜歡這裡喲。」她說她還單身,她說她一個人住一層房子,她說她非常想念我……。我說我結婚了,我說我和先生以及肚子裡三個月大的寶寶同住一層房子,我說我好想好想好想她……。

我們興奮極了,雖是久別重逢,話匣子一開仍然止不住。找了一家咖啡廳一聊就是三個小時,直到我先生打電話給我,我才驚覺時間飛逝。不久我先生來接我回家,我介紹他們彼此認識,我先生客氣笑著說:「很高興認識妳,我聽過妳的事。」,而她,則甜甜笑著回應:「我也好高興認識你,我剛剛才聽過你的事。」。

那是他們第一次見面。

後來我才知道她對他一見鍾情。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