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小姐番外篇

我姓馬,很多人稱我為馬小姐。

我談過三次戀愛,前二次是我覺得沒有愛了,要求分手。最後一次我是別人的婚外情,也就是大眾口中的小三,我在濃濃的愛戀中,狠狠的製造分手。

有人說會成為小三者,都是處心積慮。

開始發覺自己對常來分行的他有情愫時,我的理智和善良告訴我要閃、要躲;但一想到他帥氣的身影以及深情的眼眸時,我的情感和壞心眼則不斷咬我耳朵說要即時把握。良心與壞心左右不斷拉扯,我的心情時而苦惱時而甜蜜,煎熬了兩個月後的某天,他問我喜歡看電影嗎?當下,我的理智斷線,單單一場電影的時間,我和他的不倫之戀就鋪天蓋地襲捲著我的黑夜與白天。他進駐了我的心房,但他是別人的男人,我想他,念他,我不一定見得了他。偷偷摸摸的約會,剛開始既刺激又甜蜜,幾次之後,發現不能在大馬路上手牽手,不能在假日出遊,不能隨意聯絡,我開始鬧彆扭,早想到這般狀況,我絕對不會願意當小三。

我不曉得這樣算不算處心積慮?

也有人說會成為小三者,出生都有問題。

我出生於中部一個尋常人家,父母親高職畢業,原本在同一個公司上班,結婚後,父親接手阿公的文具店,收入剛好夠我父親養家糊口,所以我母親就辭職努力生養孩子。我是老大,下面有倆個跟我差距一歲和三歲的弟弟。父親要我們努力讀書,他會盡一切努力供給我們到研究所畢業,我和倆個弟弟都很聽話,一路領獎學金念到國立大學研究所。

我不曉得這樣的出生是不是有問題?

又有人說會成為小三者,打心眼兒就是貪圖他人富貴。

我研究所畢業以後進入一家銀行,從頂級客戶理專的助理做起,二年後,才正式成為理財專員,照樣服務那些比VIP更高級的人。我有許多五、六十歲的客戶,一直要我跟他們的孩子或親戚相親,我總是推託、婉拒,笑著說自己不夠格進入富豪門戶。我真心不想攀附權貴,只想要一個有愛的家庭,跟我母親一樣,生養三個健康可愛的孩子,平凡和樂的過一輩子。

我不曉得這樣算不算貪圖富貴?

我無意成為小三,卻當了小三,我以為自己可以不要承諾,卻漸漸地要求他做出承諾。他說他不愛她,她只是他蹬上上流社會的踏板,遇見了我他才明白什麼叫愛情。他說三年,給他三年的時間,他就會娶我,他要跟我生養三個孩子。我守著那個美麗的承諾,耐心等待,釋懷所有當小三的苦楚,心想再忍忍,我就會擁有【有三個可愛孩子的有愛家庭】。

直到有一天,我們在旅館內,他在洗澡,他把手機放在床旁桌上,我坐在床邊,不經意看見手機亮了,跳出來一則訊息,上面寫著:【怎麼又不接電話?跟小三在一起吼?你不是說只是玩玩?不要花太多時間啦,快回電,James 有正事要談。】

我像小偷似的趕緊轉移視線,心碰碰跳,腦子一片空白。不久他從浴室出來,要我快去沖澡,說他等不及了。我進入浴室,怔怔地注視著蓮蓬頭灑出的水花,上面都是玩玩的字樣。我心好揪,我的真情只是他的遊戲嗎?

「怎麼沖那麼久?」他敲了浴室門問。

我走出去,他訝異的說:「妳怎麼還穿著衣服?」

我突然一股怨氣,問他:「我們什麼時候結婚?」

他瞪大眼睛,沒好氣的回:「怎麼又問這個!我已婚妳又不是不知道,要離婚哪有這麼容易啊!妳不能有耐心的等著嗎?才多久妳就跟我逼婚?」他惱羞成怒的解開浴巾,換上衣服,逕自走出旅館。那一天,我們不歡而散。

當晚,我把看到訊息的事用文字跟他說,問他是真的嗎?只是玩玩而已嗎?結果他已讀不回,我苦苦追問,他都不理不踩,最後甚至封鎖了我。我由苦悶到氣怒,為什麼他可以如此戲弄我的感情?他憑甚麼來去自如?我不明白愛情何以如此難堪?諾言何以變成謊言?從希望到絕望,我一天比一天痛苦。

我終於按奈不住絕望的氣焰,傳了一則簡訊給他老婆,故意讓她知道他外遇的事實,而且,那個小三是她也認識的我。我一定是發瘋了,才會這樣做,那些字眼足夠佐證我們通姦,她一提告,我是逃不了的,只不過那時,我祇有玉石俱焚的念頭。

一個多小時以後他老婆回我訊息,上面寫著:「什麼時候開始的?妳告訴我的目的是什麼?」

我把真實情況交代得非常仔細,包括他說他不愛她,只是利用她……到我被他甩了。我老實跟她說,我的目的只是要他也不好過,如此而已。

「賤人!」她打電話過來,劈頭就罵這句話。

「我可以毀了妳,讓妳沒有工作,告妳妨害家庭,讓妳被眾人唾棄!」她怒氣沖沖的大聲說。

該說的我都在訊息裡面交代了,對於她的責罵我無言以對。

「妳一點都沒有愧疚感嗎?」她在電話那頭怒聲問我。

我仍舊無語。我要說對不起嗎?我已經做了,再說對不起不是矯情?更何況我真的沒有愧疚感,愛情是雙向的,我並沒有死纏爛打,我為什麼要愧疚?至於我會得到什麼報應,我倒是會誠心接受,因為,那是我該付出的代價。我持續無聲,她在詛咒我不得善終後,才憤恨的掛斷電話。

第二天,他就來銀行銷戶了。

那日,我開著工作模式,用笑意迎接他的冷漠,當時我並不清楚他老婆的決定;他們的婚姻會如何以及我會受到什麼懲罰,我似乎不那麼在意,我只是不斷的在心底兒為自己歡呼:我,馬小姐,不再是小三了!我要繼續朝著擁有三個孩子的有愛家庭努力。

銷完戶那天下午,他跑來銀行對我咆哮,說他因為我而失去一切。我雖然驚訝,還是努力保持微微笑意,看著他鬧事,看著他被警衛架開。他離開後我馬上遞出辭呈回到中部的家,不說不笑,只是吃飯睡覺。我父母非常著急,以為我中邪了,到處求神問卜。

那期間,他老婆沒有對我提告,可能是怕上報影響名聲。

我整整休息了一年才回到職場,當我聽到第一聲熟悉的“馬小姐”時,我方敢確認自己已經可以笑盈盈的展開新生活了。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