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後一切安好

一個人,在河堤上跑步,十年前如此,十年後依然,所不同的是,十年前心無掛念,十年後心頭壓石。

他是摩羯座的代言人,理智、善於專精工作、不太表露情緒。曾經是某家外商公司台灣區最高負責人,某日,總公司要他去上海負責大任,他無法離開有點自閉症且不被親生媽媽接受的兒子,遂婉拒了公司的提拔;公司總部決策很俐落,當天就將他的電腦鎖死,命人給了他一只紙箱,像電影上演的劇情一樣,打包走人。

他擁有優渥的投資部位,覺得累了,索性退休。

「你有沒有搞錯啊?才49歲退什麼休呀?浪費人才和人力。而且,你會無聊死。」親朋好友都這樣告誡他。他卻聽而不聞,這輩子從未如此任性,執意不再回到職場。他想沉澱一下,除了賣命工作以外,此生,他還能做什麼?

30歲結婚,32歲有了一個自閉症兒子,36歲老婆提出離婚要求且放棄撫養權,連每週見面都是有一搭沒一搭,40歲前妻斷線,兒子再也找不到媽媽。這種連續劇情節沒有打倒他,他將8歲大的兒子送去給住在南部的父母照顧,他留在台北繼續打拼。他早晚沉浸於工作,偶爾交交女朋友,每個月回去南部探望老小,就這樣機械式的活著,無所謂好不好,只是盡責,只是活著。

父母把兒子教養的很好,即使不若一般同儕那麼優秀,但貼心、懂事。以前見面吃飯,他會說兒子,聊父母,這次,我坐下不到五分鐘,他竟然是說:「我老婆上個月過世了。」淡淡的,像極了我認識的他,無情無緒。

「你前妻?」我訝異的問。

「我第二任老婆。」當他說出這句話時,我突然看見他眼中的液體。

我們許久未聯絡,臉書上片片斷斷的表面訊息,不足以讓彼此了解到對方的真實狀況。

原來,四年前,他在河堤慢跑時認識了一位女性朋友,她也有運動的習慣,久而久之,倆人一起運動,久而久之,倆人一起出遊,久而久之,倆人成為男女朋友。

剛認識時,她就坦白的說:「我有肺線癌,第三期,已經化療過,要定期追蹤。」他聽了,笑了笑,說:「醫學發達,沒事兒。」那時候的他,純粹安慰,沒有情感關聯,她的病跟他們一起運動無關,他仍然邁出步伐慢慢向前跑。

沒準兒,他的情感在他們日日相見下無聲無息滋長,他開始在乎她舒不舒服,他開車陪她回診,他開口緊張的問醫師他可以做什麼好讓她比較舒服。他請朋友老婆煮食適合她胃口的營養餐,要養胖38公斤的她著實不容易,胖了一公斤,他抱起她親吻,用感激的口吻說:「謝謝妳。」她眼眶泛紅,撫著他的臉龐說:「其實你不用承受這個重擔的。」

他也搞不懂自己為什麼要把這些事攬在身上?很愛她嗎?都這個年紀了,激情不再;說不愛嗎?為什麼可以心甘情願照護她?

這真的不像他。

前妻說過他自私,前女友們說過他無情,連他自己都承認在愛情圈圈裡,自己是那種只會要求而不懂得付出的男人,他總覺得女人太麻煩,不就做個愛嘛,幹嘛要黏呼呼的,像沾上強力膠似的,好難甩。

怎麼這回,人家不黏,他卻黏?人家無力付出,他卻不求回報?他甚至跟她求婚:「結婚吧,不然每次在醫院簽名都要寫切結書。」她含淚問:「我沒家產,又活不久,為什麼你要這樣犧牲?」

他抱著她笑著說:「我沒有犧牲,我很開心。」他說的是真心話,那段時間他雖然辛苦、擔心,但內心卻紮實,說不上來是什麼感受,跟之前心裡空蕩蕩相差很多。

後來,她的病情急速惡化,化療的副作用讓她虛弱得幾乎無力呼吸,而劇烈疼痛令她又不得不喘息。他眼見她受苦,心底兒難受極了,親身感受過的人,才會明白癌症有多麼可怕。

死前一天,她幾乎使勁全身力氣在他耳朵旁說:「謝謝你讓我感受到幸福。」那是她最後的遺言,隔天,她就在和信醫院急診室嚥下最後一口氣。

一個大男人,我的老朋友,一向高傲嚴謹,無情無緒,竟然在我面前搐動雙肩,淚流不止。我輕咬下唇,似乎懂得他的心情:這2年多表面上看來都是他在付出,事實上,她的溫柔、她的體貼,反倒是他心靈成長的養分,她謝謝他給她幸福,其實他更謝謝她,讓他終於明白如何活著才會幸福。

和他分手前,我拍拍他的臂膀,謝謝他跟我分享他的故事,這些經歷悸動了我。我也在心中默默祝福我的老友,往後一切安好。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