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她覺得人生好苦?

妙婷的一天是從2個鬧鐘開始的。兩個各設了一個懶人時間,第一個時間響了,她反射性按掉,昏昏沉沉再睡五分鐘。第二個響起,一樣又賴在夢鄉,直到第四個五分鐘結束,她才慌忙起身梳洗。

接下來,她會站在鏡子前,看著穿在身上的衣服發呆,這套不好看、這件看起來好老、穿裙子好了……一換再換……直到上班快遲到了,才丟下滿床凌亂的衣服,匆匆忙忙地奪門而出,心煩氣燥的點燃引擎開進車陣中。

每天都覺得衣櫥少一件衣服,她好煩惱,一再添購新衣依然無衣,真是奇怪。

「妳有錢一直買衣服和包包,為什麼家用妳都不出一分錢?」婚後半年她老公忍不住對她抱怨。

「錢是我自己賺的,當然是花在我身上,你是男人,養家理當是你的責任,幹嘛凶我?」那時候她幽怨的回答。

到了辦公室,她氣喘吁吁的打卡,老闆從遠處飄來狐疑眼神,示意著:「早五分鐘到達辦公室有這麼難嗎?」

妙婷刻意忽視老闆的鷹眼,左手打開電腦,右手撥開散落在桌面的文件,然後鄭重的放上早餐,她吁了一大口氣,正準備夾起蛋餅時,後面一陣陰森:「上班時間請不要進食。」老闆說完冷颼颼的從她身旁飄走。她低下頭狠狠的咬了一大口,心不甘情不願的將早餐放進抽屜。

十點半,快遞送了一個大箱子問:「林妙婷小姐在哪裡?」她舉手快步去簽收,嘴角不禁上揚,氣炸鍋終於來了,大家都說好用,她怎麼可以錯過。

「妳不是買了水波爐,幹嘛又買氣炸鍋?而且,妳根本沒開伙。」同事小茹問。

「妳不懂啦!有了氣炸鍋後,我就會開始做飯給我老公吃。」上次買水波爐、上上次買雙人牌鑄鐵鍋、再上上次……她都是這樣說,但,那些器具通常只用一次,就塵封某處。

「拜託妳把不要的東西都整理掉好嗎?我們家快變成垃圾場了。」她老公不止一次提醒她,甚至發怒,妙婷就是無法克制自己的購買慾,即使信用卡已經在繳循環息了,她仍然斷不了手。

下午,她問其他同事要不要網購櫻桃,老闆剛好走來,問:「明天我要開會的資料完成了嗎?麻煩拿來給我。」

妙婷支支吾吾的說:「呃…再等我一下,我馬上完成。」

她拿著網購單衝回座位,速速完成簡報。

「林妙婷!妳可以用心一點嗎?我不是跟妳說……。」老闆霹靂啪啦的臭罵她一頓,把簡報丟回去,要她好好修改。

妙婷忿忿不平,暗自碎念:「當主管了不起啊!這樣寫,那樣寫,還不是一樣。」她坐回堆滿文件和私人用品的位置,極度不悅的工作著。

「我老闆就是看我不順眼,處處刁難我,連吃個早餐她都要唸。老公,我想離職。」晚上她跟她老公訴苦。

「妳去年也是這樣說妳前老闆,我看是妳自己為難妳自己。」她老公頭也不回的走進浴室。

她很生氣,連她老公都和她作對,這半年常常表現得相當不友善,他們才結婚一年半就如此這般,往後要怎麼一起過下去?

「你是不是有外遇,你老實說。」她打開浴室門準備打破砂鍋,怒聲瞪眼,一副準備接招的氣勢。

她老公緊皺眉頭說:「我很累,不想吵架。」用力將門關上並鎖住。她氣死了,一肚子憤怒無處發洩,一定得找人吐吐苦水,否則會爆炸。於是打了電話給好友莉亞,莉亞沒接,她又撥給大學同學秀絹,秀絹也沒接,她再撥給同事小茹,連小茹都沒接。她整個崩潰失聲痛哭,為什麼所有的人都和她作對?為什麼她的日子過得如此勞累?

她攤在床上,痛苦難熬,持續哭泣。

她老公洗完澡出來,無聲無息的躲進書房,擺明懶得理她。

她又放聲大哭。

她覺得工作好苦,婚姻好苦,人生好苦。

哭累了,她在淚水中沉沉睡去。

天一亮,她又要周而復始的生活。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