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請注意!當被離婚成為晚年隱憂時,你該怎麼辦?

日本明治安田生活福祉研究所曾於2019年做了一份網路調查,高達28.1%的有孩子妻子,正在等孩子獨立後準備離婚。

我有一個客戶跟我說:「這些是我的私房錢,我以後獨立的養老金。」

她是一家會計師事務所的會計師,先生在中央機關當不小的政務官,有兩個孩子,都二十出頭歲,一個在美國唸碩士,一個在台灣讀大二。

「若不是因為孩子,結婚三年後我就想離婚。」她幽幽的說。

我好奇的問:「為什麼?」

她說:「因為我不快樂。」

原來,她先生是個講求實際且掌控慾極強的男人,凡事要求精準,幾點幾分要做什麼,假日要做什麼,都他說了算。教育孩子也是由他主導,嚴格控制是他的準則,孩子和她都得聽命行事,說一不能做二,小至外出聚會,大到買房子、投資,都要經過他的核可。她不下一百次掙扎、抗爭,他總是說:「我都是為你們好!妳是婦人之仁,孩子是無知,哪有能力辦好事,如果沒有我,妳和孩子們會很慘。」

明明她也是專業人士,在她先生眼裡卻是個失敗者,菜煮得不好吃,孩子教得不好,會計師只是因為運氣好考上,混口飯而已。她被他嫌棄到失去信心,漸漸覺得自己很沒用,尤其是孩子小時候做錯事情被打時,那哀嚎的樣子,讓站在旁邊的她深感心碎和自責。

孩子終於大了,可以離開這個獨裁的家,她也開始萌生不如離去的念頭。她等孩子都有穩定工作後,就要離婚展開新生活。

「哈哈……不曉得他會多麼憤怒!但無論如何,我都要離婚,歲月所剩無幾,我要為自己而活。」

我不止一次聽到這樣的聲音,夫妻狀況不一樣,相同的是,妻子忍讓和壓抑已經達到飽和點,支持她們活下去的竟然都是“等孩子獨立就可以離婚了”。

據說,日本越來越多遲暮離婚的夫妻,當妻子提出這樣的要求時,先生多半驚訝到說不出話來。“為什麼?”是他們的疑惑,不是好好的嗎?幹嘛離婚?以大男人角度來看,不愁吃穿,有甚麼不滿意的?但以女人的心情而言,努力配合了幾十年,失去自我,事事要看先生的臉色過活,再怎麼委屈求全,也有個期限,孩子獨立自主時,就是期限到了。

男人會大抱屈:「受委屈要說呀?我怎麼知道妳受委屈?我怎麼懂妳的心情?」

女人會說:「我說了無數次,你不是聽不到就是反駁或是嗤之以鼻,久了,我也乏了。現在你喊冤,那我呢?我幾十年來被壓抑的冤屈找誰討?」

台灣教育和日本類似,偏向將男生養成情感內斂的大男人,父親多半威嚴,教導孩子,尤其男孩子,甚是嚴格,像是不許愛哭,不許軟弱,不許八卦……,很少孩子會被教育如何表達情感表達愛,遇到需要情感交流的對象時就會瞬間傻眼、呆滯,長成大男人後,防護牆更加堅固,另一半要花許多精力和眼淚,或許攻破或許棄械。

多數女人希冀和先生水乳交流,夫妻倆可以談心,彼此分享生活中的喜怒哀樂。我相信有不少女人經歷過對牛彈琴的窘境,興沖沖跟先生訴說趣事或氣沖沖跟先生抱怨在外面遇到的衰事,先生要不嗯嗯敷衍、無言以對,要不鄙視嘲弄,搞到女人慢慢不再有熱情分享,甚至三緘其口,老娘就看你演默劇。

妻子已經漸行漸遠,男人卻還遲鈍的自我感覺良好:我的家庭真美麗。當被離婚後,一切都來不及了,妻子已經斷然離去,孩子早就展翅高飛,只剩下孤獨擁簇著大男人從掌控舞台落寞的下臺。

男人啊,你,有沒有可能被離婚?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