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家暴了,我該怎麼辦?」高嘉瑜們,除了勇氣還需要什麼?

「妳又把地板弄濕了。」她老公突然站在她旁邊說。

她嚇了一跳,急忙回答:「對不起,等我洗完菜馬上擦乾。」她低頭看了一眼地面,洗菜時噴出的二滴水珠,躺在地板上提醒她快擦,不然……,還沒想完,他先生果不其然粗聲粗氣低吼:「那麼大的人了,怎麼會把水濺出來?為什麼妳做事總是那麼隨便,難怪孩子教不好!」

她趕緊把水滴擦掉,結果水滴跑到她的雙眼,她轉轉眼珠,試圖轉掉委屈。

結婚十五年,生了一男一女,先生任職國營企業高階主管,她在一家中小企業當財務主任,每到假日先生都會帶著她和孩子出遊,她的手機相簿裡滿滿是旅遊記憶。臉書上好多人羨慕她,先生高富帥,孩子聰明可愛,簡直是人生勝利組。

外在是勝利組,那內在呢?她笑容裡的哀愁算什麼?

每天早上她會幫自己催眠:「我好幸福。」來強化臉書顯示的真實性。不是說「假做真時假亦真」嗎?婚後這一招倒是管用,像一層薄霧,模糊了真實世界,即使本質潛藏危險,至少表面美麗,讓人開心。

只是,開心的人是誰?

似乎不是她。

她是名稱職演員,用各種演技取悅她先生,他是她人生中的男主角,她卻只是他的配角,讓他能呼風喚雨,使喚教訓的重要配角。他要她和孩子乖乖聽話,順他心,一團和氣,相反,就翻天覆地。先生人前謙和有禮,樂於助人,她的人脈都來自於他,這暗黑的一面能跟誰訴?別人會相信嗎?

平時,他溫柔體貼,買手機買車子給她,會接送孩子上下學,準時回家吃晚餐,飯後削水果給家人吃……,再再都是好男人舉止,只可惜了會暴怒,會磨人,那種突發性的恐懼讓一切美好都蒙上陰影。她時時擔心何時會激怒他?何事會令他脾氣爆裂?太陰晴不定了,以至於她算不準,突然一聲怒吼常嚇得她和孩子全身僵硬。犯了什麼大錯嗎?其實沒有,諸如孩子玩具忘了收,她的手機不小心放錯地方,地上有一個掉落的果皮……等,都足以讓他情緒失控;又或者像:「我要洗澡。」明明她已經進入浴室且褪去衣物了,他還是固執的在門口重複:「我要洗澡。」一直到她開門讓他先洗為止。

從戀愛開始,她先生就弱化她的生活能力,舉凡薪水要交給他打理、購物他去、吃什麼煮什麼他決定、家飾擺設他說了算、旅遊餐廳他安排等,種種控制行為,她都以他好體貼解釋,每次他暴怒,她會以「平常他很好」來帶過自己的情緒,她把那些不舒服不快樂的感覺一直壓抑一直壓抑,以為無所謂,沒想到十五年後,在「二滴水滴」爆發了。

那晚她拒絕他的求歡,他大怒,幾乎是整晚不讓她睡覺的折磨她,持續怒吼:「為什麼?」她說:「我好累。」他不理,像壞掉的機器不斷地重複著:「為什麼?」最後,一邊嚎哭,求她愛他,一邊用蠻力將她壓制在床上放任獸慾傷害她。

日光起,她平躺在床上冷冷的看著鐵窗外流動的白雲,她好想像白雲一樣悠遊自在。

以上是我一個客戶跟我說的「她朋友的故事」,我加了想像寫出來的。

我聽了相當不捨,一個身處暴力家庭的可憐女性,如何重新找回美好生活?

我憶起二十幾年前,當時有個朋友在忍受長達8年的家暴蹂躪後,終於成功擺脫施暴者恢復正常生活,那件事情讓我學到:

改變需要堅定的意志,堅定的意志帶來勇氣。

唯有自己才能解救自己

脫離家暴若沒先有堅定的意志,外人再多的鼓勵與支持都不會有作用,因為改變期間會有諸多阻撓,包括施暴者柔情攻勢(我愛妳,好愛妳,再也不會有人像我對妳那麼好,我會改,我一定會改……。)自己對自己的懷疑(我是不是不知足?我是不是太挑剔?我是不是太糟糕?是不是我怎樣他才會……?),對現實生活的遲疑(經濟怎麼辦?孩子怎麼辦?別人會怎麼看我?我有能力自己生活嗎?沒有他我怎麼生活?……?)。

有一部影片叫「Maid」,劇情就是講述被情緒暴力(情緒暴力也是家暴)的女主角,如何帶著幼女偷偷離家出走直至成功回歸正常生活的故事。其間女主角內心萬般糾結,男友三番兩次示弱或耍狠,害怕、質疑、失望、孤單以及現實挫折,讓她忍不住回去與施暴者再次生活,她差一點在溫柔和暴怒中輪迴,幸好她及時清醒,才有後來的柳暗花明。

身心從柔弱到獨立,著實是極難突破的障礙,要不,聰明才智皆過人的高嘉瑜,怎麼會任由男友暴力相向,其中一定有許多愛恨糾葛,無法輕易說走就走,若非意志堅定,否則受害者往往會走回頭路,繼續沉淪於窒愛漩渦之中。

求助醫師、家庭庇護所、律師……等專業人士,一起穩固身心狀態。

支援會循著求助聲到來

無助應該是所有被害者共有的心情,應該及時找尋專業求助,慢慢增強自信心,慢慢穩固身心,為正常生活預先做準備。

看心理醫師,一方面讓治療積存已久的心靈傷害,一方面留存紀錄,以備日後提告時證明之需。

受害者內心極其脆弱,常會有創傷後症候群,甚至有些人已經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對於施暴者沒有譴責只有心疼,會合理化對方,這時亟需專業人士加以治療。

庇護所因人需求而異,一般是弱勢婦女,沒有自己的房子或無法自行支付租金,就可以暫時到庇護所。不過,根據資料顯示,到庇護所的婦女,七成以上不到二星期就跑回家,繼續以前的生活模式。原因是這些弱勢婦女較少親友支持,在缺乏愛的滿足下,動搖原本要逃離暴力家庭的念頭,錯以為未來渺渺,窒愛總比孤單好。

撕破漂亮帷幕勢必會引起極度反彈,務必要有心理準備,此時,找一個認真專業的律師,為自己爭取應得的權利,包括孩子、財產等。

親友的支持是往前邁進的能量

愛是力量

親友提供彈藥但無需介入戰局。

怎麼說呢?當受害者痛苦無助時,接納、傾聽和陪伴是彈藥,而尋求專業或是和施暴者如何協商則是戰局,親友支持,受害者面對,才能有效解決困境。

有些親友心疼受害者,不問受害者的需求,氣憤難耐的找施暴者理論,甚至拳腳相向,以暴制暴的把局面弄得更加混亂,對受害者沒有助益,反而讓其更加痛苦。

親友安,受害者才能安。

溫暖的陪伴就能產生能量,受害者不孤單,神智更清晰,對未來更有想法,才能避免徘徊在愛與暴力間。

家暴事件不是「別人家的事」,也許周遭的至親好友正遭逢此種苦難,礙於面子問題或是情感因素不能曝光,假設能多一點關心,多一些傾聽,或許,就能少一些家暴受害者。對於正身陷其中的受害者,再次提醒:唯有堅定意志,尋求專業協助,接受親友支持,才能脫離家暴重回自由美好生活。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