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了,醫美。」為什麼我不再接受醫療整型了?

帶同事去拜訪一個客戶,60好幾的年紀看起來不到50歲,她笑著接受我們的讚美,很誠實的說:「拉皮的啦。」她不說,我們也看得出來,天生和人工還是有分別,即使呈現出來更年輕更漂亮,看的人心裡仍然有數。

我想到不久前和我媽去旅遊,她突然跟我說:「幾年前妳去整型吼,妳以為我不知道嗎?我只是懶得說。奇怪捏,我明明把妳生得清清秀秀的,妳幹嘛學人家去整型?,那些假假的臉,哪裡好看啊?妳看妳,把臉整得這樣,回不去了,妳………。」說話的是我媽,70幾歲的人了,罵人的肺活量依舊驚人。

為了阻止我媽的連珠砲,我急忙陪不是:「我知道我錯了,我不該破壞妳的作品,求求妳不要再唸了,妳看我好幾年都沒有再亂花錢了。」

老實說,回想起那些年的「醫美事蹟」,我自己是挺後悔的,這是我人生中少數幾件「如果可以重來,一定不會這麼做」的事。

缺乏自信,無法接受歲月痕跡

那個時期,四十好幾,有著跨越半百的恐懼,時常攬鏡心慌,哎呀~魚尾紋又多了一條,眼袋又鬆了一點,法令紋又變深了一些,木偶紋……天啊,隱隱約約了。

我覺得自己變老變醜,怎麼看都不順眼,多年以後才明白,那不是外在的問題,而是內心深處的匱乏,沒有自信所衍生出來的恐懼,害怕青春一去自己的人生就會變得毫無意義。

我鼓足勇氣到醫美診所,第一個處理的是下眼袋,動完手術,眼周腫脹充血,事先不知情的家人嚇死了,他們的眼神充滿不解與氣怒,我像個做錯事情的孩子,不敢吭聲也不敢正眼注視他們。

三天之後去上班,也嚇到同事們,他們一直問:「妳怎麼有勇氣啊?很痛吧?」

手術效果果然不錯,這也正式開啟了我的醫美之路,盲目地追求所謂的「留住青春美麗」,我像被下蠱似的,經常搜尋醫美訊息,直至有一次埋線拉皮,被「名醫」給「做壞了」,我才大夢初醒。

那次,醫師不曉得是太累還是技術太爛,將我的臉拉成馬鈴薯樣,家人一看大驚,怎麼好端端的一個女人變得又醜又可怕。我自己更是嚇到魂魄四散,怎麼辦?怎麼辦?以後我要如何見人?不能見人就沒有工作,沒有工作就不能養活自己,那我活著還有意義嗎?

懊悔油然滋生,看著案頭過去的相片,五官端正,笑容親和,為什麼要如此整自己?

為了別人的稱讚?

為了滿足虛榮心?

為了掩飾自卑感?

當下,我望著鏡子出神,徹底省視自己,我,宋紫菱,到・底・怎・麼・了?

我隔天就去診所要求醫師調整,接待的小姐說要排時間,一個禮拜以後才能勉強安插。我苦等一週,準時到達診所,卻因個案太多,又等了六個小時。

削骨的,隆鼻的,割雙眼皮的,坐在一室聊心得,我看著覆蓋紗布或滿臉繃帶的她們,突然心頭一震,原來,我就是她們。

她們聊著自己的傷以及過往的整型歷程,30、40、50歲的年紀都有,其中2個是從大陸和馬來西亞專程來的,聽她們的聊天內容,知道個個都有好多年整型經歷。

「削骨很痛吧?」我忍不住加入話題。

「痛死了!我這已經一個多月了,好太多了,第一個禮拜簡直要我的命啊,不過,值得啦,水腫慢慢消退,我的國字臉不見了,超開心的。」我根本看不出她的下巴,也看不出她的開心,因為繃帶環繞住她的臉龐,像極了電視劇中出大車禍躺在病床上的人。

「我做過啊,去了半條命的感覺,沒辦法,我們這種人呀,整習慣了,痛過以後繼續下一個部位。」有個跟我一般年紀的女人說。

這算心理疾病嗎?

我隨即搜尋「過度整型」是病嗎?網路給我的答案是「身體臆形症」

身處一室的五個女人,或許不到精神疾患的程度,但週而復始的整型過程,代表著對自己的外表極不滿意,仍然有某種心理問題存在。

那六個小時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經歷,心裡頭除了濃濃悔憾外,慢慢浮現的清晰思路取代了情緒欲望。

透過省思,轉化思維

我在害怕什麼?

我會因為老化而變得沒有價值嗎?

除了整型,我還有其他方式能讓自己看起來更有活力更優雅嗎?

除了確定是身體臆形症者,需要專業醫師幫助外,單單只是害怕老化變醜如我者,或許可以跟我一樣,透過不斷的自我問答,慢慢轉化思維。將內心的糾結一絲一絲抽出,撫平恐懼與擔憂,另外,以生活中其他成就感增強自信心,削弱對外表的在乎程度。

我花了二年的時間適應被整壞的相貌,以及養成能夠強化活力的諸多好習慣。當然,看到從前的相片還是免不了有一些遺憾,怎麼硬是把自然的秀氣容顏搞砸!但事情已發生,虛心接受應該是最圓滿的結果。

再見了,醫美。

我再也不會去整型了。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