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人真苦!」然後呢?

close up photography of hand near window
Photo by Renato on Pexels.com

我聽朋友說他有個同事,天天愁眉苦臉的去上班,不是說兒子不聽話、先生霸道就是娘家鳥事一堆、婆家沒一個正常的,還有,抱怨公事永遠辦不完、老闆不公平、薪水不夠用……等等,最後都用「當人真苦!」做總結,朋友苦笑:「其實,我也覺得當人好苦,為什麼老天爺要安排她坐在我旁邊?」

別人的苦我們當笑話聽,呵呵呵無關痛癢。回過頭看看自己的人生,啊?原來我們也不好受,只是沒有說出口而已。

每天每天,為了五斗米折腰,努力讓老闆滿意,努力擠進同事小圈圈,深怕一個不小心績效落後,或被孤立沒有資源。

每天每天,為了孩子的未來折腰,急忙找好的學校、好的補習班,急忙督促孩子勇往直前,急忙想方設法讓自己的孩子成材。

每天每天,為了婚姻折腰,委屈接受配偶的要求,委屈配合配偶原生家庭的要求,不敢破壞氣氛,不敢面對殘缺。

累積每天每天,忽然發現:身子虛弱,心理憂悶,感覺活著好累,彷彿再也找不出絲毫喜悅,最終只能以「當人真苦」帶過。

然後呢?

「苦就苦還能有什麼然後?」有人霸氣的這樣說。

人生感受是由諸多解釋組合而成的,不同的解釋會產生不同的感受。

我跟我媽說:「妳覺得妳的人生好苦,是因為妳想要受苦。」

我媽非常不高興的回我:「我是傻子嗎?還特意去找苦吃?」

不管我們承不承認,人類就是愛找苦吃,雖然主觀意識上,我們都許願希望獲得快樂的人生,現實做法卻常與這個願望互相違背。不相信,我舉個例子:

「早上跟老闆打招呼,他漠然的從我身旁走過,……。」我們如何解釋老闆的行為就會如何影響自己的心情。一是解釋成:「他一定是認為我的能力不好,不喜歡我。」接下來我們的心情就會因此鬱悶不已。二是解釋成:「他在思考事情,沒注意到我。」那麼心情就不會受老闆的行為影響,仍能維持平靜無波。

我們要如何練習「中性解釋」?

可能由於基因或者是文化,腦子已經習慣「負面解釋」,它時時刻刻都會向我們推播令人心煩氣躁的畫面。那要怎樣訓練腦子脫離習性趨向「中性解釋」呢?

第一步驟:確定自己是否做錯事?(真做錯事,面對,補正就好。)

第二步驟:確定沒有之後,就告訴自己沒事,無須啟動任何情緒反應。

要是對方是惡意攻擊或是冷暴力該怎麼辦?

處理自己可以控制的事,不能控制的就隨它去吧!

日常生活中只分兩種事:自己可控與自己不可控。可控的事情,自己想出辦法就能迎刃而解,無須煩憂。不可控的事情,再多煩憂也無解,那幹嘛費心?不如放下,接受它的存在,事後我們就會發現,時間是這類不可控事情最好的解方。

我跟我媽說:「過去發生的事情已經發生了,妳無法控制它變成『符合妳要的那個樣子』,妳能做的就是接受它,放下它,不要再拿過去的遭遇折磨現在的妳。」

我媽堅持:「妳不懂啦,妳不曉得那有多苦!」

因為曾經苦,我們就要一輩子揹負這樣的苦?哦,不,上一秒所解釋的苦不該由下一秒再揹負。錯誤的解釋已經傷害自己一次,何苦再因放不下而二次受傷?

人生的苦,十之八九都是我們自討的,事情的發生原本都是中性,是我們採取負面解釋影響了我們的心情,讓情緒低落成為習慣,遂覺得人生真苦。改變習慣,回復事情中性調性,不做過度臆測導致負面解釋,處理自己可以控制的事情,不可控制的就要放手,慢慢練習,長此以往,我們的心就會越來越平靜,平靜的心比較能夠感知幸福,幸福感越多,我們就不會再感嘆當人真苦了。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