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不喜歡老闆跟快不快樂有關?

欣賞是一件很棒的事;它讓別人的優點也成為我們自己的。——伏爾泰

大頭嬸眷村時期的好朋友乃文,嫁到台中,一直跟大頭嬸保持著聯絡。前陣子她從台中來找大頭嬸吃飯,說心情不好,要吐吐苦水。

她對每個老闆都有意見

她跟大頭嬸抱怨,剛換了工作,原以為面試時看起來脾氣很好的老闆應該不難相處,才一個禮拜,她就後悔換公司了。

乃文常說她之前的老闆非常神經質,凡事囉哩八嗦,一個案子要好幾個人分別提案,討論的會議多又冗長,往往無成效且浪費時間。她曾經建議老闆,專案就放由每個PM(產品經理)從頭到尾負責,結果再向老闆報告,老闆若不滿意,再召集大家討論給予意見即可。專案專責,讓每個人回歸自己的專項,一方面提升專案品質,一方面縮減時間成本。老闆立即變臉回她不可行,因為她要大家都清楚每個專案的進度,隨時可以接手,以防個別人員刁難或離職。她聽完覺得好無言,讓每個人都攪和在一起,簡單事複雜做的用意只是為了防範人員離職風險?

乃文還說,她老闆很喜歡問她意見,大小事都要聽她的說法。剛開始她還以為老闆特別倚重她,內心隱約有些驕傲。不久,她恍然大悟,原來神經質老闆只是純粹求安心,並不是要答案。她老闆還喜歡時不時呼喚她,大抵都是芝麻小事,諸如:「乃文,開會的資料在哪裡?」她站起來走到老闆面前說:「我已經印出來放您桌上了,您手壓住的這疊就是。」或者「乃文,妳有看到我的水杯嗎?」她站起來回過頭提醒主管:「會不會在會議室?我去看看。」,還有「乃文,妳跟誰誰說…」而那個誰誰明明就坐在老闆左前方。

乃文抱怨:「一天被叫個七、八次,一次浪費十分鐘,累積下來很可怕耶。」她因此得把工作帶回家繼續完成,這讓她非常不開心。她說:「整天緊張兮兮上班,日日超時工作,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型態。」乃文批評她老闆:「她是個沒有管理能力的神經病,越來越討厭她!」

因為討厭老闆,一到收假日前一天,乃文心情就非常糟糕,不想上班的念頭堵住整個心窩,悶到極點。

有一天被老闆氣死了,當天廣發履歷。一個月後丟出辭呈,她打電話給大頭嬸,開心描述之後的老闆有多友善有多成穩,她說她即將脫離黑暗的日子,迎接燦爛的陽光。大頭嬸當時誠心恭喜祝福,但內心隱約不安,揮別過去陰霾不代表未來必定光明。大頭嬸一直覺得乃文上班不開心,不全然是老闆的問題,重點在於乃文自己,若乃文對老闆的心態沒有改變,那結果應該依舊。果不其然,她又發現新老闆的缺點,上班又再度不快樂。

永遠要去喜歡你的老闆

大頭嬸有另一個相反情節的故事。主人翁是大頭嬸認識三十年的知己,他研究所畢業後,從底層業務一路升遷至外商公司的副總。無論哪個時期,他都不曾抱怨過他的上司。每次聊到他的工作,他總是神彩奕奕分享他的想法和做法,大頭嬸未曾聽過他遭遇挫折。

有一次忍不住問他:「很奇怪耶,老天爺特別眷顧你嗎?我們老是遇到工作上的困境,為什麼你不會?」

他訝異的回應我:「我時常有困境啊,為什麼妳會那樣以為?」

大頭嬸說:「怎麼可能!認識你幾十年,沒聽過你批評你的老闆或抱怨你的同事。你是神啊?都沒怨言的哦?」

他笑了笑,問大頭嬸:「我應該批評什麼?抱怨什麼?可以讓我的工作更出色?」

大頭嬸耍賴的反問:「好吧,那你說說你都怎麼應付老闆的,工作才能如此平步青雲?」

他微微一笑,說:「我從來不應付老闆,我很尊重每個老闆,而且,每個老闆都讓我偷學了不少他們的優點。」

大頭嬸不相信,小人之心脫口而出:「歷任老闆總有討厭的吧?你不批評是怕傳到他的耳朵,有礙你升官對嗎?」

他保持嘴角上揚,跟大頭嬸說:「其實,我是個自私的人,我不喜歡自己處於不快樂的情境中,所以,我會自己創造舒服的情境。上班要有舒服的情境,首先要喜歡自己的頂頭上司。」

他話還沒說完,大頭嬸即刻沒有禮貌的打斷他:「怎麼可能!老闆沒有能力,神經兮兮,反覆無常…..,要怎麼喜歡?」

他沒有翻白眼,繼續說:「為什麼他是老闆,而我是下屬?這有很多因素,比如年資、能力,能力有好多種,他可能神經質,管理能力不強,但仔細觀察,他的橫向、縱向溝通能力極強,這就厲害了,我喜歡這樣的能力,進而喜歡這樣的老闆。至於他的弱項,可以經由我來協助他,久而久之,我學到我要的才能,他得到他要的結果,我們都很有成就感,雙方一起創造了舒服的情境,他信任我,我欣賞他,上班很愉快,哪裡會想抱怨?」

大頭嬸不死心,他必定有隱藏什麼負面情緒,為了男性尊嚴而不願意透露。「如果,你的老闆不喜歡你,你還會喜歡你老闆嗎?」大頭嬸拿針戳他,見了血,看他如何拭去血跡。

他不疾不徐笑著說:「有可能啊,我曾經就被新老闆狠狠K過。」大頭嬸賊賊的笑著,看吧,還以為多厲害,原來是為了面子壓抑情緒,從未透露。

「那個老闆從美國調來台灣,一來下了我一個大馬威,指著我的鼻子吼我,叫我不要太臭屁,他是副總,我只是協理,台灣的事還是他說了算。我聽了很狐疑,覺得怪怪的,他一定誤會了什麼,我想找個時間約他吃飯好好聊聊,他總是不友善的拒絕。我心想,先擱著,依然用心做我該做的事情。」他慢慢的說。大頭嬸又迫不及待想挖掘出他深沉的黑暗能量,問他:「老闆都那樣對你了,你不會厭惡他?」

他笑著說:「是有點委屈,不過不會厭惡,我反倒是想清楚了解那個老闆,他一定有我不及的地方,慢慢我發現他處事果決,對業務成長很有影響力。我喜歡看他如何開會,如何做決策…..,上班很有樂趣的。」

大頭嬸知道,三年後他那個老闆在調回美國前推薦他升任副總,接他的位置。

大頭嬸這倆個好朋友,分別對老闆抱持不同心態,衍生不同結果。一個持續討厭老闆,上班不愉快,升遷有阻礙;另一個,總是找得出老闆的優點,懂得學習老闆的長處,懷抱喜歡老闆的心情工作,難怪從未有怨言。

大頭嬸也從他身上學到:喜不喜歡老闆真的跟快不快樂有關。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