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裡當公主?妳找死。

有公主病的,大部分不是公主,只是有病。—-蔡康永

大頭嬸從小就有公主夢,肖想有華屋可住,有美服可穿,有傭人伺候,有眾人可以使喚,有……,唉,畢竟是夢,在腦海中編織編織罷了,真的擺出公主架式,鐵定被當成笑話。

公主和公主病不一樣

據大頭嬸自己的想法,公主夢有兩種:一種是壓抑型,像大頭嬸,只有在手帕交聊天時才會提起;另一種是表現型,無時無刻都要別人知曉她就是公主。

表現型女人下場也有兩種:有人伺候叫公主,無人理睬叫公主病。另外,當公主有二項基本條件:一是外表漂亮,二是青春正盛,換句話說,長得漂亮的女人在三十歲以前,有機會當公主。

文章至此,相信有不少人質疑大頭嬸歧視,不開心的問:「為什麼體態臃腫、五官不正、年紀老大的女人不能當公主?」

大頭嬸眼睛不眨嚴肅反問:「無人想伺候的女人還算是公主嗎?」

大頭嬸之所以壓抑公主夢是有自知之明,套句大頭嬸老媽的名言:「沒那個屁股千萬別吃那種瀉藥。」社會上偏偏有人自我認識不清或者從小被寵壞,導致長期罹患嚴重公主病。大頭嬸很久很久以前,就曾經和一個這樣的女人共事過,大頭嬸一想起那段日子,就忍不住感謝老天爺,人生當中只有一年的時間需要跟這種人相處。

那一年的每天每天,假公主時不時就會在辦公室大聲嚷嚷,諸如:「我老公昨天真的很可惡,叫他出去買個宵夜他說他很累,氣死我了。」

「氣死我了,我老公越來越不像話,叫他往東他偏往西。我叫他送我Chanel包,他送Coach,他明明知道我不喜歡Coach,太cheap了,拿出去很丟臉耶。」

「我命好苦,要上班,要做這些鳥事。」

「煩死了,這些事你為什麼不去找誰誰誰做?找我幹嘛!」

「有沒有搞錯?討厭死了,你們收這麼爛的案子,我怎麼處理啊?」

「可惡,老闆對我很不公平耶,總是對我有意見,欺負人哪,請個假也要問東問西的。」

假公主失去婚姻又丟了工作

公主有人服侍,夜再深,路再遠,想吃碗特別的豆花,一定有人立刻跑腿,而那跑腿的人大多心甘情願,甚至倍感榮幸。反觀假公主,只有病沒有青春美麗的容顏,身旁幾乎不會有護花使者,所以,當她們撒嬌時,女人起雞皮疙瘩,男人冷眼旁觀。大頭嬸認識的那個假公主,工作上一遇到石頭絆腳或瑣事,她的標準詞彙就是:「什麼嘛,這怎麼那麼難啦。組長,你可以幫我嗎?」組長做了說明後還是請她自己拿回去做。

她最喜歡吩咐別人幫她做私事:「哎喲~XX,你最好了,幫我買去買杯熱拿鐵。」被點名的同事都會以在忙或上班時間不方便推辭。

假公主會嬌嗔的說:「我沒喝咖啡頭好痛,頭痛不能做事,都你害的啦。」把過錯往別人身上推,是假公主的長處。

那年,大頭嬸部門新上任一個老闆,他對於假公主的存在深感頭痛。假公主常便宜行事,每件事情都說處理好了,檢查起來都有瑕疵。客戶抱怨不斷,她不但不會道歉,有幾次還跟客戶在電話中槓起來,搞得老闆得親自南下去行禮致歉。老闆當然會罵假公主,假公主嬌弱無辜的說:「人家不是故意的。」

老闆不吃這一套,當眾痛罵她:「公司請妳來做事,不是請妳來當公主!」

假公主通常會上演一齣自憐的戲碼,咬唇、深吸一口氣,眼淚在眼眶中轉啊轉,然後,發現沒有人看戲,索性大聲抽泣。有一次大頭嬸腦中閃過,年輕美人淚流叫「梨花帶淚」,那假公主被老闆洗臉而哭泣要叫什麼呢?「以淚洗面」?

對,大頭嬸不是好人,一句安慰的話都未曾對假公主說過。大頭嬸浮現的都是她平日對同事們的頤指氣使以及自私自利的推託態度,對她根本無法產生絲毫同情之意,沒說「活該」已經是大頭嬸最有教養的反應了。

有一次,假公主不曉得是太天真還是腦子發燒,她竟然當眾問路過的老闆:「Jason ,您可以幫我找律師嗎?」

聽到的人都抬起頭來往她的座位望去。

「為什麼?」老闆回她。不知道是回幹嘛要我幫妳找還是為什麼要找律師?

「我要離婚。」她笑著說。

聽到的人嘴巴大都呈現O字型,不是對於她要離婚感到訝異,而是,竟然有人將離婚當作美好的事情以這種方式公佈。

「我不認識律師。」老闆冷冷的回應後隨即轉身離去。假公主嘟著嘴巴坐回位置,將文件拿起又重重放下,辦公室在她製造的吵雜聲中恢復各自忙碌的狀態。

大頭嬸不久轉換了公司,關於假公主的消息都非親眼目睹,所聽到的事件與大頭嬸在的時候大同小異,顯然公主病不會因為年紀的增長而減輕。最後,有關於假公主的消息是:她受不了她先生,她終於離婚了;同時間,假公主發生一件工作上的重大瑕疵,讓公司損失慘重,老闆受不了她,她終於被資遣了。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