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妳…妳聽到了嗎?

女人是用耳朵戀愛的,而男人如果會產生愛情的話,卻是用眼睛來戀愛。——莎士比亞

一個近六十歲的男人,在大頭嬸面前流下懊悔的眼淚,他說:「這幾年,我一闔上眼睛就看到她跌落山谷的那一幕。」

後悔的不是死別,而是生前給的不夠

大頭嬸眼前這個男人只是見面第三次的客戶,聊天聊到「太太」時,男人先是呆滯,眼神空茫的望向大頭嬸背後的白牆,良久,似乎一分鐘或五分鐘,正當大頭嬸後悔多嘴之際,男人開口了:「她死了,前年死的。」

大頭嬸啊了一聲,弱弱的說:「對不起。」

男人說沒關係之後,又是一幕無聲場景。大頭嬸看著眼前的客戶,把原本要銷售的商品忘得一乾二淨,嘴巴緊閉,雙手交疊,恭恭敬敬的等待男人說些什麼。男人眼眶泛紅,吞嚥口水後清了清喉嚨,說:「我欠她一句話,那句話日夜折磨我,我後悔以前為什麼那麼偏執,不說就是不說。」

男人接著娓娓道出後悔的故事:

我們是透過同學介紹而認識的,她是個開朗活潑的女人,不是很漂亮,但有種傻傻的可愛魅力,我第一眼就決定追求她。跟她在一起正好彌補我內向寡言的缺點,她帶著我認識這個世界,真的,不誇張,因為她我才開始走入人群,享受朋友所帶來的歡樂氣氛。她喜歡幫助別人,人緣非常好,每個假日我都跟著她上山下海或參加聚會,日子過得好快樂。

她是個善良體貼的女人,即使我們吵架,她還是會早起為我做早餐和便當。她常對別人說她命好,嫁了一個好老公,老實說,她生前我也覺得自己算是很好的老公,不抽菸、少應酬、很顧家;她一死,我才明白自己其實是個不夠格的老公,她跟我要的,我從未給與。比如說,她要的浪漫,我無法給;她要的溫柔,我嗤之以鼻;連她求我說一次「我愛妳。」我都吝嗇說出口,我總是推託:「妳很無聊。」或是翻翻白眼就走開。我那時候以為,真正的愛是無需說出口,她怎麼那麼幼稚,那三個字有甚麼意義!

她死後,我彷彿被雷劈到,瞬間懂得她的感覺:愛不說出口,對方怎麼知道?

為時已晚的我愛妳

那日凌晨,我們準備攻頂,她開心的在我旁邊嘰嘰喳喳的一直說話,我眉頭微皺,說:「小聲一點啦,還有人在睡覺。」她馬上噤聲。她一向很聽我的話,而我,卻大男人的關閉雙耳,只做自己想做的事,也命令她做我認為對的事。

我們常常會在凌晨攻頂,比這次危險的都安然無恙,這次只是短短的一段稜線,怎麼會?……走在我眼前的她,突然驚叫一聲,就永遠無聲了。

隊友們拉著鐵鏈回頭,彼此大呼著該如何處置,妳一定不相信,我呆呆站在原地,我不知道怎麼反應當下的狀況。驚恐,對,就是驚恐,那種事怎麼可能發生在我身上!?等到我恢復意識時,我抱著斷氣的她,眼淚潄潄流著,我深深的抽噎,幾次覺得吸不到空氣。

幾分鐘前她還說:「攻頂後你要跟我說那三個字,一輩子就這一次,好不好?」,我回她:「妳有夠無聊。」,那是我的錯覺嗎?昨天她要我拍照,我按了幾次按鍵不耐煩的說:「好了吧,拍那麼多幹嘛!」,那不是真的嗎?上週她幫我買了一件外套,我說:「幹嘛浪費錢,我還有得穿。」,那事有發生過嗎?二個月前她和上高三的兒子密謀給我生日驚喜,我只淡淡的說:「謝謝。」那是夢嗎?去年她說可不可以一起去歐洲旅遊,我說:「等退休再去啦,現在要好好工作好好存錢。」她失望的神情是我的幻想嗎?

她躺在我懷裡斷氣,我只看過電影情節有這一幕,我不曉得……我不曉得原來人生真的如戲,我只是喘氣,只是流淚,很久很久以後,我才能夠放聲痛哭,緊抱著她,眼淚、鼻涕、口水和不甘心淹沒了我的臉頰,滴在她的頭髮。我好恨啊!恨我自己,為什麼以前總是粗聲粗氣?為什麼以前不懂得珍惜?為什麼只有三個字我都吝嗇給與?我一直哭一直哭,我一直說一直說……我愛妳,我愛妳,我愛妳……妳聽到了嗎?

One Comment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