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O的小三

出身卑賤的小人一旦大權在握,就會比誰都兇殘。——克勞德蘭納斯

那天,有人跟大頭嬸說了一個關於他們公司的故事,大意是:小三掌握公司大權,老臣紛紛求去的危機。

小三耀武揚威的主政

那是一家上櫃公司,科技產業。當年三人創業,以出資比例劃分,A最多,理所當然他當CEO,決策權完全掌握在他的手裡。初時,他的專業在業界稱道,一上櫃股價隨著當時市場需求不斷上漲。彼時訂單滿線,工廠24小時運作。

其他倆個合夥人,負責歐美線洽談、接單,台灣管理都交由CEO獨自下判斷,做決定。三個人是同學,相知甚深,其他倆個人非常放心的將經營權交給CEO。前幾年人事營運順暢,CEO懂得下放權利,各階層主管戮力打拼,每個部門績效表現皆極為出色;相對的,足額分紅讓每個主管和員工都心悅臣服的用心盡力為公司付出。

公司美好的時光持續了八年,直到CEO有了小三,一切才脫軌運行。

CEO五十出頭,不曉得從何時起,他所到之處都有她,連股東大會她都列席,雖然沒有表決權,看起來倒像她才是CEO,久了,公司老臣們逐漸明白原來她是CEO背後下決策的人。

小三說話犀利,發言不會顧及任何人尊嚴,業務檢討會議她說的比CEO多。

「我要你做什麼!成本控制得一塌糊塗,你太老了,腦子不清楚。我希望你能給後輩一個機會,不要佔著茅坑不拉屎。」她指責財務長。後來,財務長換成她的閨蜜,一個會計系畢業的女人,四十多歲,從傳統業小公司會計直升上櫃公司財務長。原本不到五十歲的財務長被調動到總務處當承辦員,不久後他就丟出辭呈離去。

「你還有臉請假?我不管你家誰誰誰怎樣,花錢請看護就好了,你的案子一點進度都沒有,一個部門都帶不好,你等著好了,隨時有人可以遞補你。」果然,一個月後的人令,那個部門主管異動,被善於對CEO小三「說好話」、「陪灌酒」的副主管頂替。原部門長他沒有接受調動,直接到對手公司上班,職務和薪水都高升。

「案子被搶走?你的屬下都吃XX嗎?混嘛!你有在管嗎?不要告訴我理由,一個小時後給檢討報告,如何改進?交不出來就滾,公司不需要混蛋!」混蛋沒有寫報告,直接打包回家,搖著頭說:「公司遲早要敗在那個女人手上。」

重點不是她的身份而是她的能力

「執行長都沒有意見嗎?」大頭嬸不可置信的問。

我們CEO通常坐在旁邊,身子斜後靠椅背,左手撐在扶手上,右手食指和中指微微敲打桌面,面色凝重的允許一切事情發生。也許是他的意思,也許是他被說服,我們不知道,只曉得人事一直異動,不只部門主管一個個被換掉,連工廠廠長、主任也接連跳槽。

「不是還有倆個合夥人?」大頭嬸不解的問。

他們如何想我們底下的人不得而知。尾牙的時候,我看他們喝酒狂歡,CEO當場摟著小三,小三當眾指名罵一個老臣,那個老臣變臉,拂袖而去,他們三個男人也只是笑著繼續喝酒、繼續談笑風生。看在我們這些陪著公司十七年的老人眼中真的好痛心,我們無法理解公司何以讓一個空降又沒有理科或管理背景的女人為所欲為?我們在乎的不是她的身份,而是她是否有能力治理一個公司,讓公司越來越好?人員頻繁異動對公司一點好處都沒有,研發部門的專才一走,影響的不是短暫的進度停滯,而是技術他移,雖然有保密條款,但是……唉!

小三是否有罪,屬於民法和CEO的家事問題,但讓一個只會指責員工卻沒有專業的人,去帶領那麼大的公司,著實對不起一干投資人。財報每下愈況,訂單時不時取消他移,等到股票變壁紙時,CEO的小三已經賺夠錢,享受夠頤指氣使的有權有錢生活,還會管公司員工的死活嗎?

跟大頭嬸抱怨的人憤恨說完,接著說他現在每天上班不像以前快樂的奮力工作,他只是心不甘情不願的邊敷衍邊找工作。

不久後,他果真到敵營效勞了。

大頭嬸聽說,那個CEO的小三目前還在任意揮灑她的任性,一點也沒有因為人才流失或財報下滑而節制。大頭嬸忍不住也嘆氣,那三個創辦人怎麼了?怎麼可以讓一個不專業、情緒化的女人毀掉手創的公司?投資人還是快閃得好,那家公司遲早要倒!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