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反擊職場上的不公平?

若無其事的日子,就這樣若無其事地將我們殺死,然後就這樣沒有改變,什麼都沒有發生,獨自一人鞠了躬回家 —–星野源(日本作家、歌手)

大頭嬸出社會至今,從事的行業都必須直接與人互動,所以常常可以聽到許多有意思的事情。那日,有一名女士跟大頭嬸說了她所發生的職場事件,大頭嬸聽了覺得可以分享給大家作參考。

處心積慮維持地位的同事

她說她在中央政府單位工作了十五年,這樣的年資應該算是老江湖了,沒想到還是因為調動而被新同事欺負。

「我去年申請調回北部,第一天上班,我就感受到深深的敵意。辦公室氛圍非常冷淡,當科長將我介紹給其他同事認識時,他們只是微微點頭,連嘴角都懶得牽動一下。」

大頭嬸回她:「可能是南部人的熱情慣壞了妳,台北人比較內斂,妳不習慣。」

「對,我剛開始也是這麼想,表達方式不一樣而已,我要自己不要想太多。接下來的日子,並未如我所想的只是南、北部表達方式的不同而已。我漸漸發現,那個單位6個人,加一個科長,氛圍完全掌控在其中一個人身上,那個人在那裡待了二十年,年資比科長還要久,感受得到科長挺怕她的。」

大頭嬸問:「待太久變地頭蛇了?」

「對,地頭蛇。她帶領其他同事刻意對我冷淡,吃中飯、訂東西、分享食物都會忽略我。我用”也許只是不熟,過一段時間就會好”來調適每日上班的心情。」

大頭嬸心疼的說:「被排擠一定很難受吧!」

「是很難受,從未有的感覺,因為以前上班都是開開心心的彼此分享、互相幫忙,一下子變成冷漠無情,讓我覺得好難過,是不是自己有問題,讓別人都討厭我?」

大頭嬸急忙辯護:「怎麼可能,妳那麼善良、隨和,很多人都喜歡妳啊。」

「幸好我私底下有一些好朋友,否則,我還真是沒信心了呢。那半年,我遭受冷落而且被分配到最多的工作量,日日加班到8、9點,身體疲累、心裡煎熬,幾乎要得憂鬱症。」

能者多勞對嗎?

大頭嬸問:「妳為什麼不跟你們科長反應工作分配不均的事?」

「有啊,科長說我的能力比較強,事情處理快又準確,他說能者就要多勞。」

大頭嬸狐疑:「這是什麼邏輯?」

「有一天,突然想到小時候我阿嬤常講的一句話”軟土深掘”,我想了好久,突然頓悟:這樣的窘境是我自己造成的,我錯以為委曲求全可以讓自己快速融入群體,事實上不是如此。隔天,我就去跟科長說,我的工作超過負荷,請他重新評估、重新分配工作量。」

她口氣和緩的分析每個人的工作量,並跟科長說,其他同事若有問題或需要她幫忙,在能力範圍內她都會義不容辭協助。

後來科長不得不硬著頭皮重新分配工作量,剛開始反彈聲浪差點淹沒整個辦公室,每個人都臭臉相向,不過,這次對象是科長。幸好她已經放棄刻意討好他人的念頭,只專注做自己該做的事,當下那些反彈的負面情緒皆與她無關。神奇的是,幾天後陸續有人來問她問題,沒有人會的,她會,她非常樂意分享並解答。慢慢地,她發現辦公室的寒冰一點一滴融化。

「現在會一起和同事說笑、吃午餐。至於那個地頭蛇,她是個沒有安全感的人,我讓她明白我不會威脅到她,但也不會被她欺負,現在我們可以禮貌性和平相處了。」她笑著說。

大頭嬸聽完她的職場故事,對於如何反擊不公平對待也有一些發想:

莫忘初衷

為什麼工作?目標是什麼?把專注力放在初衷,把能力擺在工作上。

適時反應

人的身心承受度有限,過份不公平得理性表達,不要讓自己當阿信。

進修專業

把自己進修得更專業,才有能力協助有需要協助的同事,取得真正的職場友誼。

理性反擊

有些人會踩著他人的背脊取得便宜,務必抬頭挺胸理智反擊,才不會給別人有機會踩背。

職場說難聽一點,是另類殺戮戰場,也許你不是發動攻擊者,但至少也要懂得自我保衛,只有讓自己身心處在平衡狀態下,工作才能長長久久。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