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故事(2)

和閨蜜們道別後,她選擇走路回家。六站的車程,鐵定無法讓她確認面對先生時該怎麼辦,只不過稍稍延緩面對的時間。昨晚,她先生深夜到家,她假裝睡著;今天,她早早起床,在她先生未醒之時出門。

她變成鴕鳥了。

平常吱吱喳喳的麻雀,怎麼就變成鴕鳥了?

她不是應該要吵或鬧嗎?她不是應該要哭或罵嗎?

一向急性子的她,這會兒被沉重的步伐拖累,慢慢慢慢才挪得動身子朝著家的方向前進。

她努力回首婚姻路,其間到底做錯什麼事,如今至此?

結婚十二年,他們一如平常夫妻,上班下班、吃飯睡覺、生孩子養孩子聊孩子。聊孩子?對了,十一年來,他們真的只聊孩子,她說的話題他沒興趣,他講的主題她聽不進去,唯一的互動是孩子相關問題。幸好他們夫妻在一起的時間很少,一個孩子的事情剛好填充相處時的距離。

可單就孩子的教育,他們的想法也南轅北轍,一開頭是陳述事實,不到一分鐘,倆人就會各自維護自己的價值觀,接下來總免不了口舌之戰。她時常當著先生的面怨嘆,為什麼別人的先生都那麼溫柔體貼,她嫁的卻是一個自私又固執的大男人?!先生怒火爆筋,嘴巴緊閉關進書房是熱戰結束,冷戰開始的啟動模式。

為了避免爭吵,她一再縮短跟她先生相處的時間。她學瑜珈,認識了幾個好友,假日有這些閨蜜輪流陪伴,日子才漸漸有了色彩。唯獨一件事稍微染黑了生活顏色,那就是每個閨蜜的先生都好疼她們,常常會送包,會安排出國旅遊,而且凡事都聽老婆的。每當聽到她們描述自己先生時,她的笑容就會立即塑化,變成模子掛在臉上。她們擁有的,對她而言是幻想;她的自尊心卻不容許她的姐妹淘看出這是幻想。

「我昨天回家看到化妝台放著這個包,我們家那口子很討厭,不親自拿給我,刻意放那裡讓我嚇一跳。」她心虛的讓幻想成真。

彼時,閨蜜們拿起她給自己買的新款名牌包驚呼。

「天呀,妳先生好浪漫哦。」

「這包我在雜誌上看到時就好想要哦,妳先生搶先一步送了妳,呵,我可不想撞包,讓妳了。」

「妳先生又帥又體貼,好棒哦。」

她常常以此迷惑自己,讓自己漸漸相信擁有一個人人稱羨的婚姻並不難。反正,她可以接受先生的沉默,能夠忍受先生的冷漠,只要不讓閨蜜知道就好。

幸福是比較出來的還是自身體會?

對她而言,兩者皆是。

她絕對不肯輸在比較,也不願意承認體會不到幸福,矇眼過日子有甚麼關系,能過,順順的過,就好。

她萬萬沒想到有人會不長眼,硬要撐開她的雙眼,逼迫她看清楚她想掩蓋的事實。

皮包裡裝著那封長達三頁的信,沈重的壓在她心頭上,她忍耐著不思考、不想像,把昨日看過信的記憶從腦袋裡放空,迎風甩甩頭,假裝她的生活仍舊無恙。

她,努力向前走,帶著那三張信紙,回,家。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