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故事(3/4)

「晚上吃甚麼?」回家甫打開門,她先生就丟出這句話。

她把背包拿在手上,太沉重了,終於撐不住,虛弱的將它放在茶几上。她慢慢打開背包,慢慢拿出那三張信紙,慢慢地遞給她先生。

「幹嘛?」她先生粗聲粗氣的問。

她無言以對,胸口的悶熱忽然湧到眼睛推擠出淚水,簌簌落下。她淚眼瞪著她先生,先是無聲,忍著忍著,瞬間嚎啕痛哭。

他先生看完信,手微抖,只是嘆了一口氣,彷彿遺憾她為什麼要佈公,隱藏多好。

能藏嗎?能忍嗎?

那信裡滿滿是她先生對另一個女人的甜言蜜語和不捨,叫她情何以堪?

怎麼藏?怎麼忍?

說是信,其實是她先生和另一個女人的書信往來,小三擷取一段影印,當她先生出軌的證據,上面有他先生的信箱帳號以及英文名字,裡面有她先生對小三的呵護、疼愛和柔情。他們互稱寶貝,他們每天一封信,他們在信裡談心情,分享日常瑣事、喜怒哀樂。他常常買她喜歡的糕點,送她名牌包包、衣服和首飾,不是她要求,是他先生每到一個地方就會心繫著她,信裡她先生說:「愛妳,想把妳藏在口袋裡,時時刻刻在一起。念妳,想把看到的美好都給妳。」一向面容嚴肅的先生,怎能有那樣細膩的心思?是她不懂她先生,還是她先生不讓她懂?

從昨天下午三點左右收到信,她已經反覆讀了不下50遍。她想徹底明白,那個女人到底用了什麼魔法,能夠讓她先生神魂顛倒,得到她這輩子從未擁有過的對待。每讀一次,就是一支針插入心坎,痛絕。

「你不用跟我說些什麼嗎?」她立在她先生的面前,怒聲責問。

做錯事情的人只是靜默,這如何排解她漲滿心的憤恨?

「為什麼發生?為什麼啊?你說話啊!」她怒吼。

「我無話可說。」她先生起身進入他自己的書房,靜靜的關上房門。

她的淚止不住。

她的恨漲心頭。

轟轟烈烈的背叛,竟然只給一句冷淡的回應。他該解釋一些什麼吧?他該說幾句對不起的話吧?他該想盡辦法取得她的原諒吧?怎麼可以那麼輕易的轉身離去?

除了背叛的痛楚外,她又有一種被輕視的羞辱感。被外遇的先生輕視,是多大的恥辱啊!她恨不得拿著菜刀衝進他的書房,砍了他,再自殺。

當然,她沒有那樣做,她只是蜷曲在床一隅,放任眼淚直流。內心揮之不去的是信的內容,男歡女愛的甜蜜,對她而言是酷刑。小三的目的不言而喻,就是要讓她知道自己是棄婦,小三才是先生真正愛的女人。

這算是「侵門踏戶」嗎?小三竟然可以公然挑釁元配。是小三太囂張還是男人在背後撐腰?

想到這兒,她又狠狠的哭泣,嘴巴嚷著:為什麼不愛我了?為什麼不給我理由?為什麼不道歉?為什麼?為什麼?

她一直坐在床上,用恨填滿黑夜,用僅剩的一絲希望,等待,天明。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