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遇男的自白(2/3)

有人說,孩子是甜蜜的負擔,也有人說,孩子是人生的修煉。修煉之說倒是傳神,夫妻之間因為有了孩子,摩擦次數倍增,倘價值觀相似還可以溝通舒解,若迥異如我和我太太者,那日日磨刀霍霍、咬牙切齒的心情,要不是忍字擋住,我家朝暮鐵定都是腥風血雨了。

忍字到底就是修煉。

要不是想著孩子需要平和的家,面對太太的潔癖:「你手洗了嗎?」、「衣服換了嗎?」、「噴一下酒精再抱孩子。」「你看你又把奶瓶水漬留在桌上了。」、「拜託你的毛巾掛整齊不行嗎?不要碰到孩子的。」……,我怎能不動怒?

要不是想著孩子需要平和的家,面對太太的自私:「我要去做瑜珈了,孩子你要記得換尿布,11點要餵奶。」、「你去你媽家快點回來,我一個人沒辦法帶孩子帶那麼久。」、「你看你拖的地,根本是敷衍,上面還有好幾根頭髮。」、「你跟褓姆說,要等你開完會去接孩子,多出二個小時算加班。我接?我繞路耶,先生。」……,我怎能不動怒?

要不是想著孩子需要平和的家,面對太太的比較:「我覺得好丟臉,人家生孩子先生送一台車,你送我什麼?」、「林莉她先生每晚都會幫她按摩,說她帶孩子太辛苦了,你呢?」、「人家都讓孩子上私立小學,我不管哦,我們家的也要。」……我怎能不動怒?

我試著在跑步機上忍住怒氣,我試著在書本中忍住怒氣,我心中的情緒垃圾桶越換越大,蓋子越壓越緊。

除了面對孩子以外,在家裡的時刻,我,怕是比尚未有孩子前更沉默吧。

我和我太太在沒有孩子以前,幾乎是君子之交,淡淡的問候,少少的溝通,各做各的事,雖然無趣倒也相安無事。沒想到生完孩子後的她,用挑剔打破沉默,用抱怨挑釁忍讓。

我們夫妻床上該辦的工作,幾乎全是我心中滋生虧欠了,才用想像完事,回回都是機械動作配合演出,上油、進入、出場,我一刻都不想多停留。看到這兒,你們會以為我太太長得醜陋我才沒有性趣。哦,並不是,她不醜,甚至有好些人說她高挑的身材和瘦削的五官,長得像張曼玉。是我自己有心理障礙,我就是沒辦法將愛和性分離,我根深蒂固以為,無愛如何用心親吻?無愛怎麼溫柔撫摸?你們知道嗎?那種沒有內涵的抽動,令人好空虛。因此,我盡可能的逃避,即使她主動撫摸我,我也常常裝睡不予理會。

我懂你們要說的。

是的,那樣非常殘忍!

是的,不愛就不應該結婚!

是的,我真的很差勁!

我不是敷衍的知錯,而是在回顧中,我發現每一個決定都是一個錯誤因子,那些錯誤因子慢慢累積成不幸的結果,我傷害了跟我結婚的她,傷害了後來和我相愛的她,以及我摯愛的兒子。尤其是我兒子,他從小就在寒冰中求生,父母相敬如冰,可憐的他,這19年的心情是多麼痛苦!而我,只看到自己的不滿和委屈,完全忽視我的兒子比我更孤單,更無助,更痛苦。難怪,他在國中畢業後就主動要求出國留學,遠遠離開無愛的父母。

孩子離家,家已不是家。

我突然不知道自己此生所為何來?只是賺大錢的工具?只是工作的機器?只是奉養老媽的孝子?只是某人要嫁的男子?只是享受幾年父子之情的爸爸?或者,我根本什麼都不是,只是吃飯、睡覺等待死亡的中年男人而已?

我依然認真上班,認真回去陪伴我媽,認真在家做家事,認真看著TIME雜誌,認真讓自己以為生命就是如此。

然後,那一天,那個時分,命運讓我遇見了她,一個讓我性、靈悸動的女人。

(未完,待續)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