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獨語(1/2)

我把那封信用掛號寄出去以後,心中頓時解脫。

寄信給他老婆這件事,在我心中已經醞釀了一段時間。有人會以為我是在爭主權,老實說,我的目的只有一個,逼自己無期待、無退路,一刀就了斷跟他的關係。我知道用這種傷害別人的方式解決問題,的確可惡至極,然而,我別無選擇。愛情被現實折磨得不成形,我累了,他也乏了,倆人卻都沒有勇氣分開,我得趁還有愛情餘韻時,乾淨俐落的結束這段理不清的苦戀。

經歷過這一年的愛恨洗禮,我的名字從簡單的三個字「趙予浵」,變成複雜的「不要臉的小三」……這六個字是他老婆打電話給我時對我的稱謂。

事情倒著說好了,反正這不是筆錄,無需順序。老天爺給我的愛情也沒有邏輯順序,祂讓對的人在不對的時間與我相戀,我不曉得該怨祂作弄還是感謝祂賜與?

回到正題,我印了幾張加註了我的姓名、電話的過往情書,寄到他老婆公司後,她當天就撥了電話給我,劈頭怒喊:「不要臉的小三!」

那刻,我感覺自己的手微微發抖,靜靜的等著她怒罵。

她,在話筒那頭喘息;我,在話筒這端無語。我們都沒有掛斷電話,任憑怒刀氣劍在線路中傳遞,約莫堅持了三分鐘,她補上一句:「妳真的很不要臉!」後,電話始終止。

我放下手機,覺得喉嚨好乾,嚥了嚥口水,慌張地到處找我的水杯。同事好心問我:「妳怎麼了?臉色發白,要不要去看醫生?」我強顏歡笑說:「沒事,找水杯。」

即使我預想過千百回會發生的畫面,當下也難耐情緒波動;「妳真的很不要臉」像萬刃割劃我的心,好痛。

活該,賤人。

全天下的人妻應該都會這樣罵我吧!

活該,小三。

全天下還沒有結婚的男男女女都會這樣罵我吧!

活該,不上道的女人。

全天下習慣外遇的男人都會這樣罵我吧!

是的,我是小三,我是全天下的罪人,但,當罪人之前,我真的料想不到自己會走上這條路。

那天,我一如往常的在週末運動,從住家跑到大安森林公園的途中他攔住了我,莫名其妙的說:「我想認識妳。」

我喘著氣,邊擦拭臉上的汗珠,邊問他:「為什麼?」

他漲紅了臉,一張帥氣的中年男子的臉,抿嘴,鼓頰,緊張的神韻讓我不禁暗笑,好蠢的搭訕。像這樣被搭訕的經驗我從小就有,一直到結婚、生子、離婚後,偶爾還是會發生。

他說不出話來。

我只好問他:「你是賣保險還是做直銷?」

他急急的解釋:「不是不是,都不是。」

他拿出名片證明他的身份,說:「我單純的只想認識妳,希望沒有嚇到妳。」。

他又說:「妳可以打電話確認,這家公司是不是有我這個人。」

「有可能是你撿到人家的名片,我打過去當然會有這個人,但不是你呀。」我故意揚眉瞪著他。

「這是我們公司出入證,妳看,有相片。」他又從電腦包裡拿出公司證件。

「也許妳可以給自己一個機會,認識一個優質的朋友。」經過幾分鐘緩和,他不再羞澀,反而帶著俏皮的嘴角,和善意的眼神,堅定地等我回覆。

(未完,待續)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