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幸福原來也可以幸福(2/2)

後來,他們在一家咖啡廳談離婚。

那是四月天,老大即將高中畢業,說對廚藝有興趣不想再升學,要先去同學爸爸開的餐廳當學徒。老二國中二年級,正值青春期,不愛唸書又叛逆,整天想的都是電子遊戲。

他覺得自己活得一塌塗地;婚姻失敗,教育失敗。那陣子,他總是有種“眼睜睜看著崩落的大石頭即將砸爛腦袋卻無能為力”的苦痛感。

逃不開。

躲不了。

深思二個月,最後他選擇放手。

「我尊重妳的選擇,妳想怎麼做我都配合。」他喝了一口苦澀的咖啡後說。

她沉默良久,抬眼正視他:「為什麼你不留我?」

「妳不是寫了嗎?妳說我們的個性不合,妳很痛苦。與其互相埋怨生活在一起,不如祝福妳,讓妳幸福。」他心痛的回她。

如果不愛了,分手會比較容易,哪知,那時那刻,當他的心揪在一起,他,才明白自己有多愛她。

「你可以不要再當老大嗎?」她莫名其妙的問。

他詫異的眨眨眼,這什麼問題?

她繼續說:「我外遇了,你為什麼不發飆?你為什麼不問為什麼?」

這是繞口令嗎?外遇者理直氣壯繞口令,混淆事實真相還是蒙蔽自我意識?

他搖搖頭,說:「需要嗎?妳都愛上別人了,我需要再自取其辱嗎?」

他應該甩她耳光或者揪她頭髮,怒罵她為什麼背叛他?!像戲劇情節一樣,抓狂、吼叫、哭泣,才符合被戴綠帽的表現嗎?那不是他的個性,他的喜怒哀樂都在心裡面,從小,父母就告訴他,當家裡的第一個兒子,就是要堅強,不能叫苦,更不能像女孩子那樣輕易哭泣。

「你就是這樣!我想什麼、要什麼,你知道嗎?你想什麼、要什麼,我知道嗎?我說了,你聽不進去,我要你說,你說不出來。這樣子我們要如何交流?我愛你,愛得好累,我只是個需要愛的女人,只要你摸摸我的頭,呼呼我的手,聽聽我說話,我就知足。你一直忙工作忙工作忙工作,一直看電腦看電腦看電腦,我懷疑我只是你請來的免費女傭,替你生孩子的機器。孩子從小到大,你付出了什麼?你幫他們換過尿布嗎?你傾聽過他們的心裡話嗎?倆個男孩子需要爸爸陪伴,你認真陪伴過嗎?你陪他們放過風箏,玩過遊戲嗎?」她忽然像被打開的水閘,轟隆隆洩洪。

他被洪水擊潰,載浮載沉尋找救援,他看不見任何一根浮木,他快要窒息了,而她,卻還在岸邊等著他回答他掉下水的原因。

他無聲,她沉默。

不是討論離婚嗎?為什麼要追究過去?

「我跟他已經分手了。跟他在一起沒多久我就認清自己深愛著你,實在是太孤單太無助了,才會……對不起,我讓你痛苦了。」她擦擦眼淚,強顏歡笑說:「我們算扯平了,離婚後誰也不欠誰。」

他怔怔地望著她,想著她剛剛對他的指責,每一條控訴他都無法反駁。這是怎樣的對待?她的傷痛多久了?為什麼自己娶了人家卻沒有好好疼惜?明明很愛她,為什麼要忽視她?這個家不完整原來是缺了他的真心存在嗎?他思考了好久好久,終於蹦出一句話:「我愛妳,我們不要離婚好嗎?」

當然,幸福不是一下子就可以擁有,他們以家為基地,花了不少時間和耐心,慢慢磨合,慢慢適應,慢慢才開啟了幸福的水龍頭,讓從前的不幸福變成現在和未來的幸福。

「想什麼啦?兒子在問你好不好吃。」他親愛的老婆拍了拍他的肩膀問。

他回過神,笑著大口咀嚼幸福的晚餐。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