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在哪裡?1/3

快樂在哪裡?

這句話從有記憶開始,就成為她人生當中最重要的疑問句。

她父親在六十年前就賺了足夠他們家三代不愁吃穿的錢財,她打出身起,吃上流、穿品牌,有奶媽伺候,有車伕接送,她是父親嬌滴滴的掌上明珠。相較台灣40年代出生,為了填飽肚子而提早就業的同輩而言,這樣富裕的家庭背景,應該有個快樂人生才對,為什麼,從小到大到老,她就是找不到快樂?

六十歲以前的她常跟旁人抱怨:「我這輩子命好苦!」

她說,當孩子的時候,她媽媽不准她隨便跟低階層的小朋友玩耍,除了私立貴族學校的同學以外,一律被排拒於外,她媽媽說那些沒錢的孩子沒有教養。老實說,她也沒機會跟那些孩子玩,從幼兒園開始,她就搭三輪車上學,時間到了,車伕會到幼兒園門口接她放學。她只能從車上往外望,看路上一群群孩子玩跳橡皮圈、玩躲貓貓……。

她有一個姐姐,平常倆人一起看書、一起彈鋼琴,彼此是彼此的玩伴,但彼此卻又渴望有真正的朋友。她媽媽說:「我們不是一般家庭,那些野孩子玩的遊戲,妳們不准玩。」受日本教育的媽媽非常嚴厲,吃飯時背要挺直,手拿碗的角度要抓準,一口飯量不能多也不能少,多了是狼吞,少了像厭食,都有失大家閨秀的風範。

自從她學到什麼叫“祈禱”以後,她常常在睡前祈禱自己可以變成貧窮的孩子,她恨透了當大家閨秀。

大學畢業後,她被她媽媽強迫去相親,她不敢跟她媽媽說她已經有意中人,她媽媽要是知道了,一定會先賞兩記耳光,再將她禁足。她偷偷去約會,愛情是不真實的歡愉,她心驚膽跳的談戀愛。她也沒有勇氣告訴戀愛對象她即將相親嫁人的事情,在濃情蜜意下她實在說不出口。

相親對象是當時一家很有名的紡織公司第二代,她媽媽一眼就喜歡那個男人,跟她說:「他若喜歡妳,快點結婚,妳不要去上班,在家相夫教子才是妳這輩子的職責。」

那個男人的父母親不久去他家提親,她壓抑心中的情感,聽媽媽的話,披上頭紗從一個小豪門嫁到一個大豪門。

她寫了一封信給深愛的那個男人,告訴他她即將要嫁人了,他沒有回音,從此自她的人生中消失。那段純愛刻印在她心深處,直到數十年後,她依然記得他的一眸一笑。

諷刺的是,她想感謝她媽媽之前嚴厲的教育,讓她嫁入大豪門後沒有太大的不適應;一樣的拘謹,一樣的服從,一樣的戰戰兢兢。公公婆婆都是日本著名大學畢業,待人處事比她媽媽還要嚴謹。公公一手創下的企業王國,在台灣甚有名氣。人家說有大成就的男人,雄性激素比較旺盛,會有偏房,她嫁過去果然就有倆個婆婆。先生是大婆婆生的,公公卻規定兩房都要晨昏定省。

她無需上班,卻比上班族忙碌。他們夫妻和大婆婆住7樓百坪房子,公公和小婆婆住13樓。每天天未亮,她就得起身和女傭一起準備兩家的早餐。吃完早餐,她又要讓司機載著去買菜,大婆婆說:「中餐和晚餐煮飯的阿嫂半年後會遲退,妳是長媳,要盡快學會家務和煮食,以後妳要擔起這個責任。」她聽完背脊一陣發涼,她父母親栽培她至大學畢業,目的就是為了讓她做家務?

她和他先生匆促成婚,個性如何,品行怎樣,她一概不知。相處之後,她才慢慢了解,他也只是要個能夠管理家務的女人,至於愛不愛無所謂,先符合父母的期待,以後有的是機會談情說愛,他爸爸不就是榜樣?除了有二房,外頭也養著一個女人。

她在還沒有學會燒好一桌好菜前,就懷了第一胎,那時候孕吐得厲害,煮飯阿姨已經被辭退,三餐還是得由她張羅。她回娘家哭訴,換得她媽媽冷冷的說:「這是妳的命,該做的還是要做,不要讓我們丟臉。」只有她父親不捨的說:「妳回家休養,我去跟親家說。」父母為此大吵一架。最後她雖然得以回娘家養胎三個月,卻也得罪了公婆和自己的媽媽。媽媽每日給她臉色說:「丟臉!」公公婆婆從未去探視過她,連她先生也只去了2次。

她不清楚自己的命運為何如此糟糕?逆來順受的結果,還是不得別人的歡心,她不禁要想:那如果反抗呢?下場又會是如何?

(未完待續)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