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樂在哪裡?2/3

現在很多年輕人都說喜歡生女兒,那是因為他們沒有傳宗接代的束縛。60年代還是傳統社會,幾乎每個媳婦在懷首胎時,內心都會充滿惶恐,深怕生的是女兒,縱使先生安慰:「沒關係啦,下次再努力」,也無法讓媳婦心安,光看公婆那失望的臉龐,媳婦的心就隱隱作痛。

那年代沒有生出男生彷如犯下滔天大罪,一般階層如此,上流社會更甚。他們擁有龐大的家產,代代傳承是老一輩最終的願望,子嗣越多代表枝葉散開越茂盛,媳婦生不出男孫,公婆除了給臉色外,冷嘲熱諷更是免不了。

偏偏,她生了雙胞胎女兒。

之後,先生再也沒碰她。

這輩子她注定沒有兒子命。

當時,她整整痛了二天,直到破水還是生不出來,醫生緊急剖腹,陪在她身邊的是她姐姐,直到要簽手術同意書,她先生才睡眼惺忪帶著酒味到醫院簽名,待到確認不是兒子後,立即臭著臉起身離開醫院。

她的公婆和她媽媽,也自始至終都沒有到醫院探視過孫女。公婆覺得失望,媽媽覺得丟臉,她自己呢?一方面心疼剛出生的女兒,一方面心傷媽媽為何如此對待自己。

天下無不是的父母?這是失職父母所說的謊言吧!

公婆冷漠對待她們母女,要她自己帶孩子、煮三餐、做家事,服侍公婆、先生一樣都不可以怠慢。

「妳這樣要怎麼過日子啊?」她那只嫁入中上家庭的姐姐問,口氣是既難過又生氣。

她羨慕她姐姐,擁有一個溫暖的婚姻,以及親切的公婆,那是她姐姐拼了命才得到的幸福。當初,她媽媽撂下狠話,敢嫁那個沒名望沒錢的男人,這輩子就不要再喊她媽媽。她姐姐含淚離開家裡,婚禮只有爸爸參加,爸爸抱著姐姐說:「對不起。」溫柔的爸爸管不了悍厲的媽媽,爸爸只會賺錢,家裡的事他無能為力,包括她媽媽被她阿公阿嬤欺負,她爸爸都只能保持無聲,這也是她媽媽越變越悍的原因,沒有生兒子讓她媽媽一輩子都想不開,也養育出超級聽話的她。

那些年,她完全放棄自我,日日努力求全,希望看到媽媽的笑顏,期待公公婆婆的軟語,盼望先生的身影。於是,她像僕人似的服侍他們,他們的指令她遵從,他們的指責她接受,不管對與錯,都是她的錯。

女兒漸漸長大,懂事了,她們問:「媽媽,妳為什麼那麼聽話?」

自小,她的媽媽就要她做一個聽話的小孩,媽媽常常對她說:「妳不聽話我就不愛妳了。」她害怕媽媽不愛她,死命當乖孩子,她媽媽曾經抱著她說:「妳比妳姐姐聽話,媽媽比較愛妳,妳一輩子都要當個聽話的女兒,知道嗎?」她用力點頭,只要媽媽愛她,她一定聽話。

但,即使她那麼努力聽話了,媽媽對她的笑容仍然很吝嗇。每次回娘家,她媽媽總是寒著臉相向,連對孫女都是愛理不理,頂多開口:「可惜啊,不是男生。」她媽媽將沒有生兒子而被婆家欺負的痛苦永記於心,發誓要讓女兒為她雪恥,沒想到大女兒不聽話,嫁了個中產階級,小女兒肚皮不聽話,生不出兒子。她媽媽把遺憾和偏執都變成寒霜,冷冷冷的凍著她。

慢慢慢慢,她幾乎不回娘家了,信義區和天母區的距離,似乎比南極還要遙遠。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