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託,不要再嘮叨了!」如何降低另一半的語言雜音?

那日跟一位客戶聊天,他說他父親上個月搬家,獨自在外面租房子,留下他和他母親兩人住在50多坪大的房子裡。

「你們家很大耶,三個人住綽綽有餘,你爸爸為什麼要去租房子?」我好狐疑。

他無奈的回答我:「我媽媽太嘮叨了。」

他父親65歲退休,和早5年退休的媽媽相差3歲,一家三口照理說挺單純的,沒想到剛滿70歲的父親竟然玩起了離家出走的戲碼。

「我爸說,他老了,再活沒幾年,想圖個耳根子清靜,好好享受餘生。」他繼續跟我說:「我媽哭得死去活來,說為這個家辛苦了大半生,臨老還得受丈夫折磨,落得一個悍婦罪名。她一直問我,她到底做錯了什麼?唉,實在無言,我又不能落井下石跟著數落她太愛碎念,老實說,我也快受不了她,但畢竟她是我媽,要是我也走了,叫她怎麼活下去。」

壓抑所形成的負面力量,往往令人驚訝。

我想起我一個好朋友,他父親在85歲生日當天離家獨居,她父親給她的理由是:「妳媽什麼都好,就是嘮叨,我忍了快一輩子,剩下一些壽命我想體驗體驗寧靜的感覺。」當時,我相當訝異,一個老先生寧可無人陪伴也要尋求自我清靜,那股動力是什麼?是日積月累的負面能量終於突破制約底線的舉動嗎?

別以為愛碎念是女人的專利,事實上,我見過好幾個人的先生碎念程度不亞於女人。

「不是跟妳說新手機有這個功能嗎?買給妳妳不用不是浪費了!每次都這樣,像上次……。」太太內心獨白,又不是我叫你買的。

「妳幹嘛買這家的便當啦,又貴又難吃……。這捲筒衛生紙很薄耶,妳為什麼不去Costco 買?我不是有辦卡給妳嗎?」為什麼你不去買,我大包小包扛回家,氣喘吁吁還要聽你囉哩叭唆。

「又是水漬!要說幾次妳才能改,杯墊是做什麼用的?把杯子放在杯墊上很難嗎?還有,浴室毛巾用完掛整齊,亂七八糟的妳不煩嗎?」太太心裡湧出回應:一直念一直念,你不煩嗎?

念人的覺得對方做事很潦草,凡事不盡善,為了對方好才會念;被唸的覺得有這麼嚴重嗎?整日嗡嗡嗡的,煩死了。

各有立場,各有堅持。

心情好時,眼睛掃過,笑笑帶過,心情不好時,特別看不順眼硬是雜音繞樑,遇到對方也低落,那就像磚塊擲瓦片,瓦片碎裂,磚塊亦逐漸殘缺,兩造都受傷。

不想簽字的婚姻,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滿地碎裂瓦片,這路怎麼會好走?以下建議是給有心降低另一半語言雜音的人:

1.設立對的目標

你要一個紛紛擾擾還是寧靜舒服的婚姻生活?這得由你靜下心來確立。

「廢話,有誰希望自己的婚姻生活吵吵鬧鬧的啊!」

沒錯,沒有人希望,但是,已經吵吵鬧鬧了,想要改善就得先確定自己的渴望。我有個長官有句名言:「目標先確立,方法自然來。」對的目標,對的方法,才會有對的結果。

2.使用對的方法

檢視“被念的事蹟”是否屬實,屬實修正,若是另一半誤會就要好好溝通。

人好面子,都有防衛心,你說我不好,我覺得是你有病,防衛心一起,人是不會想要修正自己的。

我以前常常被我先生念:「冰箱裡又有放到黃爛的蔬菜,真是浪費。」我聽一次生氣一次,把焦點挪到「都是我在買菜煮菜,你狂吠什麼!」想當然爾,當時家庭氛圍都是煙硝味。等到我懂得進修慢慢成熟後,我始驚覺,沒錯耶,是我沒有控制好購買的量,浪費食物了。

我也有被誤解的時候,如今會心平氣和說清楚講明白,偶爾用蠟筆小新的語調做結尾:「呵呵…不好意思了,你沒得念我了。」搞笑場子,減少反彈機率。

真心讚美並感恩另一半

「什麼?有沒有搞錯?對方看我不順眼,我還要熱臉貼冷屁股?」

是人都有被肯定的需求,先學會如何肯定對方,才能開啟降低雜音的大門。

「謝謝妳幫我換洗床單,香香的睡起來好舒服。」

看見另一半的辛勞付出,正視並感恩,會讓對方覺得其付出值得,滿足感才會滋生。人之所以嘮叨,都是在宣洩不滿情緒,減少怨懟情緒就能有效降低碎念時間。

抓另一半的小辮子

愛念的另一半絕非聖人,一定有犯小錯的機會,對方抓你辮子,你也可以有樣學樣。我不是要鼓勵你以牙還牙,那樣做依然兩敗俱傷,我是要你抓到一次小辮子後,懇切地跟對方聊,讓對方明白人都有犯小錯的時候,咄咄逼人無法讓人變好,唯有溫馨提醒,互相勉勵,才能倆倆成長。

「呃,老公,洗手台的水忘了放囉。」我盡量去除指責味道用輕柔的語氣說:「你看啦,你也會忘記啊,這是你第十次忘了把水放掉耶,之前我都沒有念你哦,今天是為了要爭取“以後不被你念”的機會才說的。每個人都會犯小錯,無可厚非,以後你就不要再吹毛求疵了啦。」我的心裡台詞其實是:「你再給老娘指正看看!」

好了,按照流程持之以恆試試看,我敢打包票,一定會漸漸降低你家的語言雜音。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