煩,好煩,真煩。已屆中年了,還在為某事糾結,人生難道就不能輕鬆自在一點嗎?

她坐在我面前,身子深陷沙發,雙手交握垂放大腿中間,嘆了好大一口氣的說:「我覺得好煩哦!」

我不厚道的開玩笑:「怎麼可能?妳是陽光女神耶,有妳在的地方一定有歡笑,怎麼可能會煩?」

「妳很過分耶,我要去投訴,說文章裡那個溫暖的人設是假的,真實的妳尖酸刻薄。」她面目猙獰的恐嚇我。

「哈哈哈…啊……哈哈」我乾笑了幾聲,Who怕Who,姐出來混沒在怕的好嘛。

「怎麼了呀,在煩什麼?」奇怪,沒在怕的我,聲音怎麼變得溫柔了。

「這才對嘛,有溫度。」她馬上坐正,上身往前傾,低聲的說:「真的好討厭她,每次看到她我渾身就不自在,她嗲聲嗲氣的樣子,讓人一股腦子想發脾氣。」

「誰啊?」我亦傾身向前,聲音降低,有種八婆道人長短的味道。

三年前她介紹了一位高中同學到她老公的公司上班,就是最近幾個月來引出她煩惱心的人。綜合她的抱怨內容,事情大概是:她那個高中同學似乎有意無意在勾引她老公,這是她單方面的感受,事實如何不得而知。身為她的好友,我倒是清楚明白她越來越揪心,越來越煩心。

「妳老公有覺得被勾引嗎?」我好奇的問。

「當然沒有。」她懊惱的回:「他說我想太多了,一個太太都應付得那麼吃力了,哪敢再碰另一個女人。可是,我就是不放心我那個同學,我一直叫他開除她,他罵我莫名其妙。」

再說另一個故事。

他憤怒的說:「勞檢來查,說我們太常超時加班,公司要被罰款並限期改善。我們部門老闆怒氣沖沖的說都是我們害的,結果怎樣妳知道嗎?老闆要我們提前打卡然後繼續工作。」

「你怎麼反應?」我訝異的問。

「能怎麼反應?就照做啊。」他似乎奇怪我怎麼會這樣問。

「事實上,你是很不舒服的,為什麼你還要配合老闆做違反規定的事?」我不解的問。

他斜眼看我:「喂~妳該不會因為寫了幾篇文章,就忘了現實生活了吧!我要賺錢,為了五斗米折腰,妳不懂嗎!」

我從未離開現實,事實上,我的文章都是我在現實當中所錯所感所悟;人生沒有一百分,設法讓自己一天比一天更輕鬆更自在,就好。

「廢話,誰不想輕鬆自在,問題是別人不會配合啊,老闆、同事、家人、手足、孩子、另一半……,這麼多別人,這麼多問題,怎麼輕鬆自在得起來?」他越說越激動,不曉得是在反駁我的想法還是現實觸怒了他?

自己的事自己決定,別人的事切莫插手

我先聲明,我說的不是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那種冷漠人生,而是不要介入別人有能力解決的問題裡。幫助需要被幫助的人,與干涉或指導別人是兩回事,好比說,家裡有女兒談戀愛了,對象諸多條件皆不合父母意,此時父母出來說話:「世界上男人那麼多,為何偏偏挑上他?長得不稱頭,又沒學歷,家裡也沒錢,妳斷了吧!」這個就是管了「別人」的事。

妳昏頭啦,女兒哪是「別人」?

這是以「家人的觀點」來看,如以「個體分別」而言,自己以外的都是別人。

女兒要嫁誰,兒子要娶誰,只要成年了,自己決定。

公司福利不好,老闆不好,要不要離職,自己決定。

老婆冷淡,老公暴力,要不要離婚,自己決定。

婆婆兇惡,公公挑剔,要不要分開住,自己決定。

自己決定 自己承擔後果。

女兒果然所嫁非人,痛苦不堪,她自己決定的婚姻,自己就要承受。承受不是指消極忍受,而是要有勇氣面對且設法解決這不如預期的惡果。

「就是怕她未來痛苦,才會阻止她跟那個男人在一起。」有朋友憂心的說。

我也有一個女兒,我完全懂得她的苦惱,但是,我不會在兒女情事方面透漏任何一絲我的想法。

「為什麼?妳不擔心他們的幸福嗎?」她不解的問。

「我用祝福取代擔心。」我回答。

孩子成年後,快樂、不快樂都不是我能左右的,與其有一天他們怨怪我管得太多,害他們如何如何,倒不如讓他們勇敢面對現實,自己做主,自己承擔。

回到我朋友說的加班問題,是他自己決定在那樣的環境下繼續工作,若天天埋怨公司爛,天天不開心,是他自己的問題,與公司制度無關。我那個女性朋友一樣有許多選擇,自己可以決定如何處理心煩,諸如:可以離婚、可以找高中同學大吵一架、可以自我覺察為何不放心高中同學,不信任先生?可以……,種種「可以」都是自己的決定,跟先生或高中同學皆無關,如選擇錯誤出現惡果,也得自己承受,不能怪罪別人。

煩,是自己決定的狀態,自在,亦如是。

你想要什麼狀態?自己決定。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