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決定就好。」、「我沒意見。」……習慣由他人做主,小心缺乏3多

silhouette of person sitting beside body of water
Photo by Download a pic Donate a buck! ^ on Pexels.com

她先生腦溢血,從送急診室到離開人世,不到2個月的時間。喪葬結束後,兒子在機場跟她說:「媽,有急事要馬上打電話跟我說哦。」她胸口悶熱,喉嚨似哽住一大塊鉛石,說不出話來。兒子走近抱了她,拍拍她的背說:「媽,保重身體。」她點點頭,極力忍住奔騰的情緒。

先生永別,獨子遠離,留下她無依無靠,她害怕的在內心安慰自己:「兒子會再回來,會再回來…。」

兒子的身影老早消失於眼前,好一會兒她才回過神,拖著沉重的悲傷蹣跚走到停車場,她的腦子一片空白,車子到底停在哪一方啊?走向右邊找不到,走向左邊也沒有,她急了,諾大的停車場,她要找到何時?

「妳要學開車。」她先生前年跟她這樣說。

「不要啦,都52歲了,還學什麼開車?你當我一輩子的司機就好了。」她考慮都不考慮的笑著拒絕。

她25歲結婚,26歲生兒子,做月子時跟先生說不想回職場了,她要當家庭主婦帶小孩,先生領高薪,經濟不虞匱乏,遂欣然答應。

從小她人生中最美的藍圖,就是整理家務照顧孩子,煮好吃的飯菜等先生回家吃;當這些藍圖一一實現後,她已經習慣當這個家的附屬品了,沒有自己的喜好,沒有自己的想法,沒有遊玩的朋友,沒有屬於自己的空間,甚至,沒有自己的未來,總總發生都圍繞在先生和兒子,總總期盼也是關於一家人的這個那個。

她先生有一天在晚餐時對她說:「我已經幫妳報名了,妳一定要去學開車。」

冥冥之中先生知道自己會突然離世嗎?

但她只學會開車,其他好多好多生活瑣事和技能,她都不會啊,先生怎麼可以那麼早撒手不管!像,記住停車格這事,不都是先生的事?

找不到,找不到,就是找不到,她累了,剛才壓抑的奔騰巨浪終於炸開防線,一股腦兒在眼中潰堤,她想嚎啕卻喑啞,不該是這樣的啊,我都還沒準備好,你怎麼可以放手?她狂了,她亂了,她無能也無力接住遽變,沒有依靠的世界該如何活下去?

她跌坐在停車場,淚乾,又濕,又乾,又溼。旁邊人來人往,於她何干?那些陌生人怎知失去摯愛的苦痛?怎知迷茫無助的恐懼?

之後半年,她把自己囚禁在26坪大的空間,任憑回憶侵蝕她的靈魂,終日躺在床上,少少的進食,少少的排泄,梳洗已經是不必要的需求,唯一的生存紀錄是樓下的便利商店,偶爾會有她幾乎了無生機的身影。

她沒有想死,也沒有想活,嗯,應該是說她不知道該如何活。以前,買菜時有先生選擇,散步時有先生說話,各種費用先生會繳,各種家庭電器用品壞掉了先生會修( 或叫人維修),連旅遊都是先生安排……,她已經將腦子停頓數十年,生活能力跟大學主修的英語一樣,都因長期沒用而武功全廢。

她的世界很小,只容先生和兒子,以前認為夠了、好滿足,而今,除了喪偶劇痛外,突然臨面而來的現實世界,好大,大到她懷疑自己是否有毅力求生,好空,空到她懷疑自己是否需要存在。

這是一個朋友分享的依賴、習慣、失落、無依的故事,她的故事引發我一些想法:

生命從來都是自己的事,我們卻習慣將它賴在別人身上。

從小我就是個很害怕孤獨的人,不敢一個人吃飯,一個人去上廁所,一個人出去哪裡哪裡,我無意識的催眠自己:我無法自己處理任何事。這樣的潛意識讓我死命都要抓個伴,無論那個伴是否合拍,反正有個依靠就好。

好不容易有人要娶我,我以為終於有人可以讓我靠一輩子了,還來不及放鞭炮,那人就列出一長串清單,這個,那個,都是要我獨自完成的項目。有沒有搞錯?我是為了安逸才結婚的耶,怎麼變成比單身更需要獨立自主啊?

「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需要自己奮鬥和負責。」無情的聲音一點都不好聽。

「你不能加上我的一起奮鬥和負責嗎?」我苦思不得其解,於他,是多麼輕而易舉的事,為什麼愛我卻不願意幫我?我像個哭求不得玩具的孩子一樣,躺在地上耍賴,我不要獨立,我不要獨立,我.不.要.獨立!

自己賺錢收穫多

當一方不為所動時,另一方就會行動。」至理名言無誤,我的另一半不動如山,我只好自謀生路。

我憤恨的自己掙錢,不停歇想著:「選錯人了,別人的先生多好啊,X的,我的眼睛是被什麼糊著了!」自怨自艾無法改變事實,我把一部分精力挪到工作,學習如何溝通協調,學習如何搜尋資料,學習如何做簡報,…學習如何完成目標。我以一個職場生手跌跌撞撞,從體無完膚進步到偶有磕傷,每次領薪水的時候,我會得到某種程度的成就感,這可是我自己勞心勞力所賺到的錢哪。

勞心勞力的收穫不只有薪水,還有工作技能提升、反應能力增強、知識吸收變廣、人際應對自如…等,與薪水同等重要,都是我的收穫。

自己面對困境自信多

「我不敢開車,路上的車子好可怕。」

「我不敢上台做簡報,舌頭會打結,很丟臉。」

「我不敢發言,怕別人會笑我。」

「我不敢一個上餐廳,看電影,逛街,我怕別人會用異樣眼光看我。」

「我不敢說出我想要的,我怕家人反對會傷了和氣。」

生活中,我們有好多好多「不敢」,為什麼不敢?因為沒有自信。

自信是一種「我可以面對,而且,好或不好我都可以接受」的內心狀態

難題不會因為轉身落跑而解決,頂多只是延後,延後的這段時日,內心自我評價肯定不舒爽,懦弱、無能、膽小的標籤可能於無形中牢固心底,時不時就拿出來折磨自己。

即時勇敢面對會縮短自我批評的時間。沒有勇氣時試試這句話:「最糟就是這樣,沒什麼大不了的。」如果可以接受最糟不過如此後,說也奇怪,勇氣會忽然注滿全身,敢說了,敢做了,而事實証明,很多時候都是自己多慮,難題根本不是難題。

勇於面對是培養自信最好的方式,難題一次次破解,自信心一次次茁壯,抬頭挺胸的世界比垂首望地要寬闊太多太多了。

自己決定自由多

假設有份問卷:請問你自由嗎?我相信有一半以上的人會回答不自由。

「我要照顧孩子,哪裡都不能去,哪有自由?」

「我先生每個禮拜都要我回婆家,哪有自由?」

「我先生喜歡宅在家裡,也不喜歡我出門,哪有自由?」

「我太太隨時黏在身邊,哪有自由?」

有個70好幾的客戶,常常怪她那已經過世五年的先生:「都是我先生,我只要出門他就不高興,害我這麼老了,也沒好好玩過,想想這輩子真不值得。」

自由是自己取捨後的結果,與誰誰誰都無關。

(在這裡不討論極權國家,我說的是自由社會中一般人們的心理狀態。)

不能去何處,不能做何事,不是因為「缺乏自由」,基本上都是自己內心底層的糾結,真意也許是:「都是你我才…,所以後果你要承擔不是我自己。」

為了不想自己負責後果,乾脆把自由權交給另一半,到生命末期才怨嘆自己沒有好好活過,其實是一種極為不負責任的生命態度。凡事都有選項,要吃什麼?要做什麼?要買什麼?自己都有選擇權。

「我想回娘家。」太太提出需求。

「不行,我要回我家。」先生強勢回答。

「我已經1個月沒有回娘家了。」太太委屈的說。

「幹嘛回去啊?妳已經是我們家的人了,當然是回我家。」先生不讓步。

這時候怎麼辦?委屈配合,反正婚姻是牢籠,認命吧,還是勇於自我負責,跟另一半說:「回婆家很好,我也喜歡回去,不過,我會想念我的父母,我也需要回娘家。」溫和堅定的讓另一半知道自己的需求,不因害怕破壞氣氛而壓抑自己,換句話說,勇敢選擇自己的渴望且能夠承擔後果,這,就是自由。

夫妻相依相靠固然幸福,但世事無常,終有分離的時刻,除非一起逝世,否則,注定有一方會被迫單身終老。如若平時藉由3多打造穩固的生活基礎,即使無常,即使哀傷,也能好好繼續活下去。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