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都要聽你的?」如何改善婚姻強勢控制模式?

woman showing paper with prohibition sign
Photo by Anete Lusina on Pexels.com

我有一個好朋友,早年和她先生的情感雖然不錯,但有一個問題梗在其中讓她無法釋懷:「交往時他就規定我不能搽口紅、不要喝咖啡、不可以穿涼鞋,規矩一大堆,這不行那不行的,我一旦觸界,他就不開心。」好朋友不只一次自嘲說:「可能是太愛了,不然怎麼還會嫁給他?」

她說:「有了孩子以後,孩子跟著遭殃,動不動就會挨罵,不至於打啦,但是暴怒的那一刻,孩子的心已經受到傷害!孩子們根本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明明同一件事之前爸爸沒有生氣,怎麼這時候又大發雷霆?他們無從得知爸爸的規則,真的是如履薄冰,每天都提心吊膽。我好難受,常常跟我先生溝通,他卻說為什麼我們要惹他生氣,問題出在我和孩子們身上,不在他。我總是氣到無言,又無可奈何。」氣歸氣,她還是配合先生並安撫孩子們,盡力維持和睦的家庭氣氛。

世間事不是一成不變,原以為無解的難題,15年後竟然逐漸解開。

好朋友分享:「很神奇吧!我先生已經在改變了。以前孩子們只要有爸爸在場,都是悶著不聊天,怕引爆炸彈,現在不一樣哦,他們的爸爸拆除了很多控制藩籬,孩子們逐漸敢在他們的爸爸面前說說笑笑了,我好開心!」

「怎麼改變這麼大?是被雷擊中嗎?」我當時開玩笑的問。

朋友哈哈大笑:「因緣際會啦。」

朋友說她先生原本對於她的宗教信仰嗤之以鼻,有一次極不情願的陪她從事活動,沒想到他竟然要求再去。她驚訝莫名,說不出來的百感流竄全身,她說除了感恩她的信仰以外,再也沒有其他適當的解釋了。

「保有信仰的堅持讓妳開啟了改善控制模式的開關。」我說出我的想法。

最近她跟我分享他們全家出遊的影片,一家五口親密的笑鬧擁抱,令我相當感動,想藉由這個故事起個頭,來聊聊控制欲有多麼危害親密關係,以及要如何改善和強勢控制欲配偶的相處模式。

控制欲是指凡事都希望照著自己的意思發展,若無法順己意,小至心悶,大至暴跳如雷。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有控制欲,不同人面前會有不同強度展現,也就是說遇上A可能是好好小姐(先生),碰上B卻控制欲噴發。

強勢控制欲會破壞親密關係

職場裡越高位者控制欲當然越強,然因只是工作關係,聚合容易,被管理者比較不容易受到傷害。至於家庭則不然,夫妻及親子不是一種能輕易斷離的關係,強勢控制欲者很有可能壓抑其他家庭成員,造成他們的內心長期不舒服,以至於逐漸磨損彼此的親密關係。

我認識一位朋友,他的太太就是個控制欲強大的人。

「凡事都得按照我太太的意思去完成,否則她會生氣擺臭臉一直到我屈服。像是毛巾的掛法、衣櫥的分類、菜色和零食哪些能吃不能吃的到去哪裡玩只能住哪裡…等等,都要經過她的同意,甚至連我要跟誰餐敘也得讓她放行,唉,比我老闆更像老闆。」他曾經在閒聊時如是抱怨。

「有溝通或抗議過嗎?」有人好奇的問。

他搖搖頭說:「沒用啦,她只會說我和孩子們都是生活白癡,若不是有她,生活鐵定亂七八糟。」

強勢控制通常是建立在弱勢退縮之上。

他越是退縮接受控制,他太太就會越發強勢,不是有一句台灣話:「軟土深掘。」比喻欺善怕惡的人性。如果我們仔細觀察,身旁有強勢控制欲者,極大多數是他(她)的關係人呈現弱勢狀態,最多佔比應該是經濟能力,沒有經濟能力的人彷彿矮人一截,自信心相對弱勢許多。另一種弱勢不是經濟因素,單純是個性使然,習慣壓抑自己成全別人,這種人久而久之會變成「軟土」,要不讓另一半「深掘」都很難。

強勢控制欲過了頭是一種心理疾病,像茱莉亞羅勃茲曾演過一齣電影叫「與敵人共枕」,驚悚指數嚇人,片中她先生強勢控制著她的生活,表象是溫柔體貼,一不順他意時瞬間變成暴力男,當真遇到這種人,無需再往下看如何改善,請立即打包速速離開,這種人不會自己變好,除非長期治療。

如何與強勢控制欲的配偶相處?

我常說夫妻相處有如跳雙人舞蹈,一進一退都是訣竅,掌握訣竅才能美化舞姿,若是一人持續往後退步,那麼另一人勢必持續跨前一步,這種毫無美感可言的直線舞步最終會跳到舞場邊緣,那時候就會有三種選擇:

  1. 乾脆不跳了。
  2. 繼續直線進退。
  3. 轉換跳法。

要有能力接受對方不再共舞的選擇。

當一方不想再跳了,雙人舞蹈絕對無法持續。弱勢配偶之所以還會委屈求全和強勢控制配偶生活在一起,定有「非如此不可」的理由,所以不會選擇不再跳了。強勢控制欲的配偶相對沒有掛慮,有可能因厭倦而選擇離場,此時,弱勢配偶是否有能力接受?這個問題絕對是改善婚姻強勢控制模式的最重要關鍵,因為有能力接受無人共舞也能獨舞時,等同開啟了改善模式的按鈕。

審思「有沒有能力 」時,我們會受社會教條、刻板印象或自我認同所影響,諸如失婚者的社會地位、二度就業的難度以及心理層面:我不夠好,我沒資格,我不配…等,阻擋了我們發展自己無限潛能的機會。

設想如何獨立,比擔心害怕失婚更有建設性。

我有一個客戶,結婚後就放棄原有的設計工作,因為她先生跟她說:「經濟我來負責,妳就專心在家當少奶奶。」以經濟來看,她真的無後顧之憂,吃住都很奢華,但以精神層面來說,她就像是籠中鳥。她先生不喜歡她之前那些不合宜的朋友,不准她再跟他們往來,取而代之的是名車俱樂部的夫妻聚會,或者高爾夫球的家庭日,她說她討厭這樣的人際互動,漂浮的話語,虛偽的問候,很想機器人,她深怕一個不小心,說了實話而把先生的生意搞砸。就有一次,她先生怒氣沖沖的對她吼:「是誰准妳跟彼得的老婆說我睡覺會打呼?妳知道因為這句話我多沒面子嗎?」她學到教訓,從此只會用假裝演出她的生活。

「我無法想像離婚啦,我爸媽會殺了我,而且,離婚後誰要養我?我又不會賺錢。」於是,她依舊選擇當「夢想藍天飛翔」的籠中鳥。

不管選擇什麼,只要能平和喜悅的生活都好,糟的是,維持優質物質現狀卻不能給她優質的心理感受,私底下她是哀怨過活的。

假設她能找出獨立基礎(比如創造穩定的經濟來源),並在基礎往上推疊(比如拓展人脈、培養謀生技能),讓自己的自信心逐漸增強,待有朝一日,茁壯到足以平衡婚姻的強弱狀態時,也許根本無需離婚,她就能享受平和喜悅的生活。

慢慢改變舞步,在不知不覺中帶領另一半跳出美妙的舞姿。

強行改變強勢控制欲者的言行是不可能的事,只能用「滴水穿石」方式,慢慢地不著痕跡引導。

  • 尊重強勢的另一半但不委屈自己

形成強勢控制欲的成因非常多,我們無法細究,既然決定和這樣的配偶生活下去,就得立下讓自己相較舒服的目標:尊重但不委屈求全。

老實說,我曾經也有個強勢控制欲的先生,記得二十幾年前我對著他說:「我不准你再命令我做任何事,除非我自己想這樣做。」沒想到他回我:「我就是在等妳這句話。」原來,我先生也不喜歡我委屈求全不快樂的模樣。

自己要先覺醒,想當什麼樣的人,過什麼樣的日子,先確定好後,別人才會如那樣的去對待自己,否則,爛泥扶不上牆,只能任憑強勢控制欲者鄙視操弄,永遠過不上平和喜悅的生活。

  • 溫柔但堅

從剛剛的開啟改善按鈕到達這步,可能已經費了不少功夫,千萬不要輕言放棄而走回頭路,試著溫柔但堅定的去面對自己極度不想順從的事,從小事開始練習找回自己的掌控權。

有個知名的韓國料理餐廳老闆,他就是個強勢控制欲的人,他要他太太不能在沒有他的時候回娘家,他非常忙碌,等他有空時,通常是一年半載之後,她受不了這樣的等待,她想念自己的爸爸媽媽,於是,她溫柔的跟他說:「我好想我的爸爸媽媽,我下個星期六想回去探望他們。」果不其然他黑著一張臉說:「我沒空,以後再說。」她早有心理準備,繼續溫柔堅定的看著她先生:「沒關係,你忙,我自己回去就好,我搭8點的高鐵到台中,搭下午5點的班次回台北,這樣就不會耽誤到我們的家庭生活了,你覺得好不好?」她先生想了半天才點頭,表面看來她還是受制於她先生,但長遠而言,她已經獲得第一步成功。

改變往往不是簡單的事,起心動念很重要,更重要的是具備耐心長期執行。要改善強勢控制的婚姻模式需要慢慢強化自己的身心狀態和技能,慢慢引導對方朝著良善的方向前進,絕對不是一蹴可及,但沿途會有收穫,最終會如我朋友一樣,失衡的控制模式會逐漸平衡,讓全家人都得以放鬆的開懷大笑。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