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往」創傷對「現在」的人際溝通會有影響嗎?

cuddling multiracial spouses watching video on smartphone lying in bed
Photo by Ketut Subiyanto on Pexels.com

假日一早,我要去買早餐,先生提醒我:「妳還有一個麵包沒吃哦。」我的無名火瞬間上身:「你幹嘛管我還有沒有麵包?」先生解釋:「我怕妳忘記吃會浪費。」我更火大:「浪費也是我的事,你幹嘛要管我!」先生脾氣也來了,撂下狠話說:「好,以後都不管妳的事。」我把野火點燃,煙霧瀰漫,害得我自己差一點窒息。

我邊等餐點邊反思,一直以來,我的情緒堪稱平穩,何以我先生一句善意提醒就會引爆我的情緒?一個思緒像閃電似劃過我的腦子,啊,我知道了,原來,是很久很久以前,我罹患憂鬱症那個時期,我覺得我先生的大男人主義壓得我喘不過氣,我將我的憂鬱症成因推給了他,都是他的壓迫我才會如此痛苦,當時我對於我先生的言詞態度都極度厭惡,只要他一說話我就憤怒。沒想到憂鬱症痊癒至今二十年,某些相似言詞竟然還能勾起當時的不舒服,而引發現在的「暴走情緒」。

不舒服的能量沒有被適當釋放,就會鎖在內心某個深處,等到類似場景或語言出現時,能量記憶會瞬間引爆,造成情緒災難。

我們以為,只要無視或壓抑,時間就會治癒內心傷痕,像船過水無痕那般再也無動無波。結果卻是,不好的經歷再怎麼壓抑或漠視,都還是原封不動隱匿在身體某個角落,無時無刻不蠢蠢欲動,稍微有點相似訊息都足以讓這些塵封的不堪記憶再度浮上檯面,挑動每個憤怒或悲傷因子,進而影響現在生活。我們會在風和日麗下感覺陰霾,會在笑容底下感受憂傷,那種隱隱的,甚至極速的莫名情緒,時不時攪亂理應幸福的時刻。

有一個朋友跟我分享,她小時候常看到她爸爸發酒瘋,先是亂摔東西,再來痛罵她媽媽最後就是追打她和她弟弟,搞得家人們都好痛苦,直至她大學,她爸爸肝癌過世前,她都覺得自己的人生好悲慘。

她誓言只嫁滴酒不沾的男人,30歲時果真如願,之後婚姻幸福。誰料到婚後十年的某日,她跟先生參加一場重要聚會,席間她先生被敬酒,他拿起別人遞給他的酒杯喝了一口回敬,坐在身旁的她第一次看見先生喝酒,那當兒她竟然渾身發抖,不好的念頭直衝腦門:先生已經酗酒了嗎?先生也會亂砸東西嗎?先生也會對她破口大罵嗎?先生也會毆打小孩嗎?先生也會得肝癌早死嗎?她說她頓時情緒失控淚流滿面,嚇得她先生趕緊帶她回家。

深刻覺察,喚起往昔記憶,勇敢面對那些痛楚時刻。

若我們無法覺察到「現在紊亂的情緒」,其實是被過往創傷記憶所干擾,那麼,我們可能會延續不好的處理模式:

過度驚慌,生活變得無所適從

過度憤怒,傷害周遭人的情感

過度擔憂,擾亂平和的生活

我那個朋友情緒潰堤後,花了約一年的時間去做心理諮商,藉由心理師的引導,她持續觀察自己的情緒,她跟我說:

「原以為那些創傷會隨著年齡增長而遠離,沒想到只是讓我給鎖在某一個角落,隨時伺機吞噬我現在的幸福。重新面對真的好痛苦,我不曉得從前如何挺過,非常心疼那個時期的自己。」

當她勇敢的直視過去創傷時,她忽然明白:「之前的幸福其實是包裝來的,很不紮實,我如果無法處理好自己的傷痕,我和家人就無法真正享受平和喜悅的人生,因為我內心深處分分秒秒都在害怕,害怕不堪過往會再次重演。」

撕開痂皮,清除底下的膿液,讓新生細胞慢慢痊癒傷口。

以前我在外科病房上班,時常會看到清創手術,當皮膚潰爛成泥,唯有切除清潔才能有恢復健康的機會,否則,潰爛會隨著細菌啃噬,範圍越來越大,越來越難以復原。過往創傷就如同這些潰爛,也得清創才能痊癒。

過往的創傷和現在的處境分別

比如,我那個朋友學會釐清爸爸酗酒跟先生回敬一口酒的分別,並且跟先生懇談自己的創傷與擔憂,讓先生協助自己療癒傷口。

接受現在的情緒,不抗拒不批評不壓抑

憤怒、擔憂、恐懼…都是一種能量,試著讓它自然流動,不抗拒不批判不壓抑,它會膨脹,一直膨脹,給它時間給它自由,只要靜靜地看著它就好。

放下,讓傷口真正癒合

等待,我們需要耐心等待,那些膨脹的能量在我們提供自由空間後,會神奇的逐漸萎縮,讓祝福送走這些創傷,釋放它們,它們會自行消散。

當我們能夠意識清楚的祝福且放下創傷能量,過往記憶就不會再對現在形成干擾,內心狀態才能夠回歸圓滿。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