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馬小姐惹的禍(1/2)

他快速步入銀行。

從停車場走到銀行,行道樹上吵雜的蟬叫聲讓他相當厭煩,不到一百公尺的距離,被日照彷彿拉長了一百倍。

該死的夏天!

他邊咒罵邊用右手擦拭臉上的汗水。

「歡迎光臨,先生,請問您需要什麼樣的服務?」銀行門口的保全人員禮貌性詢問。

「馬小姐在嗎?」他粗聲粗氣的問。

馬小姐是他老婆介紹給他的理專,精準的說,他老婆是馬小姐的超級貴賓戶,後來他有了公司,馬小姐順理成章也成了他的服務專員。

說到這兒,先介紹一下他老婆。他老婆常出現於雜誌、新聞媒體上,不是演藝人員,卻跟大明星一樣有人氣。出身富貴人家,自小養成的貴族氣息,以及得自媽媽所遺傳的美貌基因,讓她不僅揚名名媛圈中,更是八卦記者最愛追蹤的人物之一。

而他,只是某個華僑的後代,父母在美國開間餐館,不富不窮的生了他,讓他唸了美國公立大學研究所,畢業後曾經在華爾街打過工,沒什麼出息的那種,賺得的錢只夠標準生活。他討厭那樣不上不下的活著,幾年後他突然有了想法,跟父母打聲招呼,他就拖著家當,長途飛行返回小時候住過的家鄉。

他拿著“曾經在華爾街待過”的履歷,找到投信公司的工作,白天穿梭在上市櫃公司,找資料研究市場動向;晚上習慣去一家名氣酒吧,有時候和男性朋友聊天,有時候一個人淺酌。他長得高大帥氣,酒吧裡的女人常會主動獻殷勤,而他,總是,淡淡微笑,冷冷拒絕。

他像獵人一樣,用無比的耐心在等待他的獵物,那些女人不是他的目標。

終於有一天,他等到了她,一個美麗又富有的女人。

他不是亂槍打鳥,他做足了功課,設定目標就靜靜等候,當然,他也用了方法。

他老婆並非偶然去那間酒吧才遇見他的,是名媛圈子傳聞已久,說有一個很帥很冷的男人,沒有女人能夠接近,她微微一笑的跟閨蜜們說:「除非他是同性戀,不然一定會變成我的男人。」

她原本只是要去證明自己的魅力而已,沒想到對他一見鍾情,不久就成了他的女友,一年後,她使出灑潑、任性、蠻勁,爺爺、奶奶、爸爸、媽媽才被迫接受這個門不當戶不對的女婿,他們只能自我安慰:「好歹是美國長大,好歹待過華爾街。」

從小,他看著他父母在餐館間賣力營生,那種不富不窮的半吊子生活,開啟了他內心深處暗黑大門,那裡會有聲音告訴他:「成功有捷徑,有錢要方法。」

於是,他用了方法,暫時成功取得“當有錢人”的入場券。

他戴上面具,隱藏情緒,變成溫柔穩重、深愛老婆的好男人。他老婆忙著拍廣告、參加慈善晚會、上節目或接受專訪,他辭去工作當她的司機、秘書和夜晚的丈夫。

他忍耐上流社會勢力的眼光,他收起自尊心抬頭挺胸走過每一雙睥睨的眼神。他從未要求任何財務,只收取每月她給他的薪資入帳。

他老婆有天仰著頭興奮的對他說:「爸爸說要給你開一家投資公司。」他勉強壓抑住內心澎湃,表面上一派自然,淺淺笑著說:「我不知道爸爸的想法,要再跟他多請示、討論才行。」

在外面,她受人矚目,好多人愛她。

在外面,他是隱形人,沒有人愛他。

在家裡,他是老公,她愛他。

在家裡,他是一家之主,他讓她愛他。

她爸爸看在眼裡,為了女兒長遠幸福之計,當爸的勢必得想辦法提高女婿的身份地位,於是,他出錢幫女婿開一家投資公司。

他慢慢被墊高了價值,加上本身也有專業知識,他插下去的秧苗很快成長,即將收割,他暗自竊喜自己已然擠入上流社會,而且認定這輩子一定會是金字塔頂端少數族群。

唉!

假如,沒有馬小姐的話,假如,他沒有愛上馬小姐的話,他不會墜入地·獄·深·淵。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