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 部桃染疫醫生的一封信

敬愛的醫師您好:

我剛剛看了有關於您“頻頻自責”的新聞報導後,不由自主地放下預計於本週部落格上架的文章,改寫這封信給您。我知道不足以改變什麼,但就是急著想讓您明白:醫護人員染疫並非您們的錯!

醫師,咱們從前些日子那位卸任專業官員說起。他在媒體大聲疾呼,應該開除您,他深信是您沒有照著SOP照護病人,才招致此禍害。我幾乎能夠想像您那身心俱疲的哀傷面容,那時候的我,沒控制好情緒,大聲吼了三個字。您可以笑我沒水準,也可以說我沒智慧,不干我事的閒話何須生氣!醫師,沒錯,我是不該跟不值得在乎的人生氣,因為隔沒幾天,那個卸任官員在捷運中未戴口罩講電話的相片就在網路流傳。

我心想:明知故犯比較您未知而錯哪一個嚴重?

這是什麼情景?食指指責他人,剩下的四指在幹甚麼?

我不禁感嘆,我們是不是正身處於一個指責別人容易、幸災樂禍容易、隔岸觀火容易的年代?

很多人虎視眈眈的拿著放大鏡,無所事事的看待那些真正造福人類的人。他們試圖在這些勇者身上找出毛病,以便掩飾自己的無能為力並轉移焦點,以誇大或不實來博取大眾目光,人心越惶惶、社會秩序越亂,他們越可能沾沾自喜,錯以為自己是救世主?

醫師,假設您現在不是醫師,而是我們這些怕死疫情的一般人,您會讚許誰?

是只憑嘴巴就能惹生非的人?

是只憑政治立場就說好壞的人?

還是,甘冒被染病風險而為大眾付出的人?

我常想:

如果,醫院沒有醫師,病人將如何痊癒?

如果,醫院沒有護理師,病人將如何療養?

如果,醫院沒有清潔、洗滌人員,病菌將會如何散播?

當然,我也想了另一個如果,那就是,不是您照護那個重症患者,會是誰照護?那個照護的醫師就不會被傳染嗎?專業學者對此種病株了解尚有限,臨危受命的您又能了解多少呢?

醫師,我請您不要自責的理由有二:

  • 您冒著被傳染的風險照護重症病患,而那些說風涼話的人,在做甚麼?
  • 既然是冒著生命危險,您一定是小心翼翼地保護自己,謹慎再謹慎的照著SOP進行醫療,這是常識,為什麼說風涼話的人不懂?

醫師,您或許疑惑,我不認識您,連您貴姓我都不知道,為什麼我要寫信給您?

除了我前面所述的悲憤不平之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幾十年前,我也是醫學中心的護理師,然而,我卻無法堅持下去,因為,微薄的薪水和辛苦的付出不成正比,我成了庸俗的醫療逃兵。相較我那些正在醫院裡為病人付出的同學們,我有著難以言喻的羞愧感;我為了自己能獲得更高薪資和更好報酬而放棄助人專業,在門外看著疫情威脅您們,閒雜人等欺負您們,我的心何其難受。

醫師,我一直覺得,人活著只要無愧於心,就該抬頭挺胸繼續安心的活下去。您是助人的醫師,病毒透過您傳播並非您居心不良,所以,哪一個環節出錯想不出來,就是您已經使盡全力預防了,既已盡力,何須內疚?

最後,我要說的是,醫師,請不要再自責了!

謝謝所有的一線防疫人員。

醫院逃兵 宋紫菱 敬上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