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人生一團亂的時候,該怎麼辦?

photo of man touching his head
Photo by Andrea Piacquadio on Pexels.com

有讀者問我,我的生活中沒有挫折嗎?為什麼可以快樂的活著?我回覆她,由於我生性又急又迷糊,衍生出來的挫折可能比誰都多,至於為什麼我感覺快樂的時間相對比以前多呢?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我決定要」快樂的活著。「快樂活著」是我堅定的人生目標,每當低潮來襲時,我會運用平常所學的知識來轉換不好的情緒,不讓自己沉淪於情緒黑水中太久。

在說我用什麼方式轉換情緒前,先來說個故事。

今年初我認識一個新朋友,機緣起自於另一個朋友,她覺得這個新朋友「應該要」認識我,我沒問究竟,剛好有空就赴約。到了餐廳,簡單寒暄後,新朋友說:「我叫妳Annie(我的英文名字),妳叫我Tina。」Tina邊吃邊述說她最近衰事,她說:「一團亂,真的,我今天是硬抽出時間來透氣的,快悶死了我!」。

她說疫情影響,公司做了人事精簡,她的薪水被調降了三分之一。「一下子少了那麼多收入,我嚇呆了耶,要怎麼縮減教育費和生活費開銷啊?」Tina雙手在空中比畫,彷彿要抓住什麼又不能抓住什麼的感覺。

接著她繼續說她的衰事之二:「偏偏我爸在這個時候摔斷右大腿,我妹說她沒時間照顧,我說我也很忙呀,我們兩個討論後決定請外籍看護,結果疫情因素必須排隊等候。我妹又兩手一攤說她沒辦法哦,唉,能怎麼辦,就我想辦法啊!總不能丟下我老爸不管。我每天醫院、家裡、辦公室來回奔波,請假請到一直看老闆的白眼。家裡兩個小鬼也哇哇叫,抱怨我都不參加家長會,他們的爸爸什麼也不管…。」她幾乎沒有停歇的說。

我記得我只是傾聽,沒有給予任何建議,後來的我們還是維持「朋友的朋友」關係,沒有進一步聯絡,聽朋友說她一如既往,每天還是忙得一團亂,活得很不開心。

總有一些時候,壓力會突然從四面八方推擠而來。

事情如果照著既定的步驟運作,我們大概都能掌握自己的生活,就算不能快樂亦算安穩。怕只怕突發狀況,尤其是莫非定律接二連三那種,一件事還沒解決,其他事情又相繼發生。這個時候,我們會先有措手不及、分身乏術的煩躁感,再來可能是處理不妥、分配不當的自責或憤怒感,最後是諸多情緒混雜在一起的鬱悶感,超想發脾氣的,卻不曉得該向誰發洩;超想要哭泣的,卻不曉得該如何流淚;甚至,想要消失,乾脆當個不負責任的人好了。

我們畢竟沒有撒手不管的勇氣,只能無奈的承接這些突發狀況,任憑心底兒吶喊:「我該怎麼辦?」

再忙再亂都要先靜下心,再理千頭萬緒。

上個禮拜,我在工作上出現了一個瑕疵而被老闆唸,正當我心陷自責時,一個手機訊息出現,說我得及時去中部接我媽,因為幫忙照顧我媽的親戚全家確診。我硬著頭皮又走進老闆辦公室說要請假,我的老闆再怎麼好,也會對著短期頻頻休假的我發出疑問:「又要休假?」這二個月我因家裏的事老是請特休,心裡著實過意不去,加上剛剛做錯事,整個人充滿羞愧感,霎時,我感覺生活變得一團混亂,內心好像要爆炸,非常非常不舒服。

我忍耐的搭捷運到高鐵站,買完票坐在椅子上等車,我受不了低落的情緒,忍不住回想初衷,此時不是已經與目標背道了嗎?不行,我告訴自己得立即清理和轉向了。

首先,我讓自己靜下心。

之後,我再來理千頭萬緒。

我閉上眼睛,緩緩的吸氣,慢慢的吐氣,盡可能將注意力集中在呼吸。約莫五分鐘過後,原本四處亂竄的負面情緒逐漸萎縮,心終於騰空一些位置讓平靜重新駐紮。

往後退一步,看著自己的情緒,以及造成這些情緒的原因。

接下來我讓自己後退一步,以第三者的角度,注視著自己的情緒。

那些情緒是什麼?

為什麼會有那些情緒?

是誰有那些情緒?

有些有答案,有些沒答案,都沒關係,覺察就好。

靜靜地看著那些引起「一團亂感受」的諸多念頭,讓它來,讓它走。

覺察後不要批判,也不要下註解,只要接受,接受那些紛雜的情緒,它們要停留就讓它們停留,它們要走就讓它們走,無須干涉,當我們將注意力集中於覺知時,很神奇,負面能量會一點一滴消失,不會再有「阿雜」的感覺。

也許有人會問:「那做錯的事就不要管它了嗎?」

以我自己為例,我漸漸明瞭自己帶給別人麻煩的最主要原因是「急」,「急」使得我在文書作業或日常生活中不夠謹慎,不夠謹慎以至於時有疏失,像我不止一次上錯車就是不夠謹慎,沒有細看車牌號碼,見了白色私家車就匆忙打開車門,嚇壞別人。

「急」是我該改善的缺點,我會時時提醒自己行為舉止要放慢再放慢,仔細再仔細。不過,說很簡單,執行卻有難度,剛開始還是常常忘掉這個落了那個,需要更多時間持續修煉,好消息是我每天都在進步中。

減少一團亂發生的機會,如若發生,先安住心接受已經發生的事實,再覺察當下的情緒,不批判,不干預,最後會發現,原本一團亂的感覺正逐漸清晰,甚至福至心靈,問題因此迎刃而解。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